★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最近好像有所长高
★手帐er
★写同人的家伙
☆但是在这里大概看不到什么热cp
★现在是一名光荣的中医学生
★不太会用LFT
☆但是会常整理介绍
☆平时在微博@_你最可爱的勺宝宝丶
☆随便发点东西
☆每一个喜欢都会让我开心很久

若梦

#蛊蝶#


#1


“好像做梦一样。”

巫蛊师的手抚上放在一旁的面具。

似乎已经吸收了足够的热量,面具上传来温暖,灼在他的指尖上。

庭院内盛蛊的罐子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他像没有听到般依旧阖着双目,让习惯了黑暗的苍白的脸暴露在阳光下。

枕在她的腿上的他微微勾起了嘴角,以一个意外能够察觉的弧度被她捕捉到。

他听到传来的她的声音,仿佛是在脑内直接奏起的铃鼓,他甚至以为自己听到了“沙啦啦”的声响。

“您在说什么傻话呢。”

她的语句中带着毫不掩饰的笑意。

若是那笑颜也映在庭中的水池,便会是双份的快乐了。

这么想着,他嘴角的笑意也加深了些许。

“是、是。看老朽...

妄梦

-0-

梦境之中,皆为虚妄。


-1-

这已经是他十天里的第三次迷路了。

在路口嘻嘻嘻的笑着,身后的人也不知他所笑的含义和他所探求的方向。

“您可真是擅长迷路呢。”

她轻轻晃起手中的铃鼓,周围的浓雾渐渐散了去些许,他嘻嘻嘻地笑着跟在她的身后,时不时提醒走在最尾的农人不要跟丢。

今天也是陌生的新面孔呢。

道路两旁的鸦声不止,农人也忘却应是个什么季节。

梦境之中,皆为虚妄。

“谢谢你,小姑娘。不必再引了,后跟紧老朽便是。”

她向二人挥了挥手,浓雾再临通往他巢穴的窄路,迷失了农人的归去。

他们会去哪里呢。

她并不细想,这梦境中若是有迷路的人,那寻求苏醒的祈愿总...

作梦

-1-

“您也迷路了吗?”

如果要找什么作为比喻,那么她的声线大概是风。轻盈的风。

“不是哦小姑娘,”他摸摸身旁在黑暗中隐隐发光的灯,“这是老朽的住处。迷路的倒是你。”

这风的温柔带来的春的气息让他感到久违的温暖,原本忽明忽暗的灯光似乎也会因此而亮了几分。

“啊啦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您。”

她身上的清香也如春,只可惜这阴冷的石洞内许是不会再有什么新鲜的期待了。

“不碍事,不碍事。”

忽闪的暗光里,他看着她年轻的面孔,是自由的没有忧愁。而这个终日与蛊虫为伴的自己却也并没有资格谈及什么久违的缅怀。

“谢谢您。”

她扬起的嘴角在灯光里温暖得刚好,有那么一瞬间想把她也收进这...

冒险

-1-

般若觉得吸血姬讲话太少,他来的时候甚至没有收到一句她的欢迎。

但是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阿妈,麒麟血过期了。”

般若笑嘻嘻地看着阿妈苦恼地挠着脑袋,决定邀请吸血姬一起去寻找新鲜的食物。


-1-

吸血姬觉得般若的话有点多,刚来到寮的时候还要问她怎么不赠他一句欢迎。

对自己一天到晚地以小公主相称,也顾不上观察一下自己是否喜欢这个称呼。

“啊啦,小公主不喜欢这个称呼吗。”

吸血姬金色的眸子发出忽闪的光芒,而般若也再一次巧妙地仿佛没有看到吸血姬眼中的杀气。

“小公主?”

般若又向着吸血姬靠近了几分,口中发出咯咯的笑声。

吸血姬的唇瓣微张,口轻启,露出...

无妨

=1=

椒图怕生。

不论是曾经那些好奇的人类脸孔,亦或是现在摇晃着尾巴向自己表示欢迎的鲤鱼姑娘。

不论是曾经鱼缸内有限的空间,亦或是现在水中不曾熟悉的温度。

她只能急急忙忙地收起自己的尾巴,阖上蚌壳,蜷缩在这一方狭小的空间里。

主人一定会来的,会把她带回家,会让她重新露出长长的、会在光下闪闪发亮的尾巴的。

等他便是。

无妨。


=2=

椒图怕生。

瑟缩在蚌壳里,只露出一丝丝缝隙,足够窥到一斑便可。

她听到人类的感谢声,在蚌壳内也微微晃动起尾巴。

只是经过的一张张脸孔里没有主人罢了。

那滩上的却也似乎并非人类。

轻摇手中扇,足下游鱼潜。

那会是张怎样的...

蕤宾

〖零-空城〗


这城从不是个小而秀丽的地方。

自来到这座城,岁杪便放下了手中的剑。

她绝不承认是因为尚未有花开。

而只是因为剑上的锈痕。


〖壹-蕤宾〗


蕤宾第一次要走进下弦宫的时候,岁杪正在门口。

那是蕤宾第一次见着岁杪的剑。

她在门前的石阶停住脚步,问。

你那剑有名字吗。

岁杪瞥了她一眼,没有。

岁杪是一贯瞧不起这种弱不禁风般女子的,蕤宾却从石阶上退下来。

那你有名字吗。

岁杪拔剑,脚下风起,周围有青色的叶飞到剑锋上。

剑锋指向蕤宾的左脸,没有继续下去。

蕤宾一笑,脑袋向左一偏,对着剑锋吹了口气,落叶...

极昼-[剑灵相关]

[前言-孽缘花]


遇见并没什么预兆,别离不过是简短的道别。

他极少问我在哪里驻足,却总降临在她身边。

以绿林盗驻地开始,一起看过红叶山庄的落叶,经过绿明村流浪的商人前,踏过江流市高傲的石狮子,在风月馆前道一句简单的晚安。

感谢你或情愿或无奈的陪伴。

如果可以,我只期待下一个遇见的人能够有几分像你。


[迷失]


奈何绿林盗驻地的阳光太耀眼,透过叶间的空隙,在他的发间镌下好看的光斑。

如他开口的温柔涓流,让她仰起脑袋后仍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唯有微垂的瞳仁,是与光斑相同的色彩。

他的下颌对在她的额钱,...

Po张图证明我还活着。

在医院见习的日子。
比起看诊,患者人生百态更为深刻。

体育课(๑´ω`๑)


体育课(๑´ω`๑)

1/4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