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没什么人气的家伙
★不太会用lof
☆喜欢你们

王者荣耀 #瑜乔#

周瑜 × 小乔


师生paro


#0

这是一个关于夏的故事。


#1

糟糕——

小乔缩了缩脖子,瑟瑟地抬起眼来看着站在面前的毫无表情的老师。

教室内的风扇声音呼呼作响,某个失了润滑的衔接处总会在转到某一个位置的时候,发出一声低而沉而沉的”吱——“声。

手中攥紧着纸条,迟迟不知该如何打开此刻发热的手掌心。

还在递给同桌的半途,被老师抓了个正巧。

同桌看着她笑也不敢笑、哭也不敢哭的样子,也一并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老师。

好像在准备接受审判。

小乔闭上了眼,在心里默默祈...

王者荣耀 #白昭#

李白 × 王昭君


#0


这是一个关于冬的故事。


#1

琵琶声停。

落雪留落在案桌上摆放整齐却丝毫未动的点心上,放置已久的酥皮表面的温度并不够融化这一点。

“何人?”

她的语气似乎较这雪来也更冰凉几分。像屋檐垂下的已结冻的冰柱,又随着举手的那么一敲打,落入滚烫的热汤,虽消融了进去,却散不尽那溶和的凉。

听得身后的人轻声笑笑,覆在她眼上的掌心传来如波的温度。

像方才煮好的热茶,却又更似是才温好的老酒。

他拿下蒙住她眼的双手,语气中尽是酒气。

“想一睹你芳容的人。...


【85/100】喰

王者荣耀 #庄扁# #蜃炼#

蜃楼王(庄周) × 炼金王(扁鹊)

黄金paro

无差


#1-起

没有宝藏的终点是黄沙给予冒险者最后的馈赠。

而没有终点的宝藏亦是他所给予的梦靥。

茫茫之中的冒险者,抚平了脚底的沙,画出脑内曲折缠绕的星月符号。

手上点起六芒星的光,他将掌心放置在图案的正中。

骤然风起,刚刚被抚平的沙旁,沙粒打起旋来。

满目皆是沙的黯淡了的颜色,夹在让人站立不住的巨风里,狠狠地扑了他一身。

他剧烈的咳嗽起来,用力吐掉吹入口中的黄沙。

再看看脚下被写好的符文,早已被突来的大风刮得无从找寻。

只有满目的黄...

MHA #麦相麦#

山田阳射 × 相泽消太


[限定首尾写CP]

开头:这是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发生的故事

结尾:遇到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奇迹


#0

这是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发生的故事。

当然也不是说现在就老了。

如果能够四十年、五十年后讲出来,那也更好。


#1

相泽消太被告白了。

是普通科的某个女孩。

她将折叠整齐的粉红色信封双手递到相泽消太的面前,收件人名字上的金粉格外亮。

教学楼后的阴影里,女孩低低地埋着头,极力想要遮住脸上涨得通红的颜色,一副要钻进地下的样子。

他垂下眼...

英雄其名。(02)

MHA #上耳#
上鸣电气 × 耳郎响香

是联文,上一章@君え、 太太的00~01

限定首尾写CP
开头:我做了一个噩梦
结尾: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

02

“我做了一个噩梦。”

终于还是说出口。

她伸手拉住上鸣电气的战斗服衣角。


楼宇间的角落里,二人警惕地靠在墙后。

耳郎响香耳垂上的插孔钻进墙体表面,她抬起头看着上鸣电气的侧脸。

少有的认真表情,在安静的空气里,眼眸像承载了模拟环境中人造阳光的颜色,在她的目光里闪闪发亮。

他安静注视着外面的情况,等待耳郎响香给出一点所能听到的讯息,或是需要移动的信号。

噩梦?

二人在楼宇间...

世界 #1 #2

MHA #常梅雨#
常暗踏阴 × 蛙吹梅雨

脚刹上坡自行车
限定首尾写CP
开头:那场雨,彻夜未停
结尾:你愿意和我一起环游世界吗

#1

那场雨,彻夜未停。

雨落的声音在窗外啪嗒啪嗒着,混合在房内钟表的指针划过每一秒时的咯噔里。

水汽凝在玻璃上,蛙吹梅雨的身形在玻璃的另一边模糊地移动着。

浴室的门被打开,水雾从脚边与她一同走出浴室。

蛙吹梅雨揉了揉按在头顶的毛巾,头发梢甩出几滴水,落到脚下的毯子上,被迅速吸收进了线绒里。

坐在沙发上的常暗踏阴并没有回头,他咽下最后一口水,迟迟没有放下手中早已不知道看到哪里的报纸。

“小常暗。”

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蛙吹梅...

光(4)

王者荣耀 #药鱼#

扁鹊 × 庄周

假如遇到真爱胸口会发光

(1) (2) (3)


#4-嗔


他放下手中的茶碗。

茶的味道并不够使他喜欢,远不如在每日诊后独自去做客时在室外的坐席上的一饮,那一口滚烫却清淡的草叶味,便在自在无为的理论里,沿着喉管在体内留了一路直沁心口的凉。

耳边是他所爱的声音,和着时起时止的风声,是同样的捕捉不到的失落感在满是实落的门齿外,被拦截的茶叶的味道里。

总令人不愿起身离开。

与桌面相触时清脆的响,和着敲门声。

门外传来冷漠的女声。

“先生今日不看。”

他知道,这话...

光(3)

王者荣耀 #药鱼#

扁鹊 × 庄周

假如遇到真爱胸口会发光

第一章:(1)

第二章:(2)


#3-嗔


庄贤者,不悲不怒。


症状并没有缓解。

他将碗放在一边,药汤深色的表面不安地晃动了几下,又归于平静。

“先生,”庄周看着面前平静得过分的秦缓,“这药若是太贵,子休担不起,便不服也罢。”

晴天里的院子是温暖,将要入秋的季节里,凉意已在前来的路上。

他席地而坐,头顶的老树在风里发出沙沙的声响。

像那日走出秦缓家,门口袋里的红豆,若是摇动起来,定也是这般声响。

“不必。”他的手轻撑下巴,看坐在树下静...

MHA #荼渡#

荼毘 × 渡我被身子


#1

“喂喂,慢点嘛,想要那个新的斯坦因大人的公仔!”

渡我被身子看起来好像并不太想赶快结束然后早点回到那个阴暗又无趣的老巢。

她一路蹦跳着,没有错过道路两旁的任何一家商店,都要扒在橱窗外面,巴望着里面展示着的服装、乐器,或是什么可爱或不可爱的玩偶。

都要发出夸张的感叹。

“哇——这个超可爱——”

“唔——想抢回去——”

“这种暗黑的设计能够用到斯坦因大人粉丝后援会的线下聚就好了——”

走在前面的荼毘皱起了眉。

“喂,渡我。我们不是来郊游的。”

“有什么关系嘛~”

她小跑两步跟上,绕着荼毘左右...

光(2)

王者荣耀 #药鱼#

扁鹊 × 庄周

假如遇到真爱胸口会发光

上一章:(1)


 #2-贪

他看着庄周走进门来,步态缓慢,毫不似已等候了一天。

进来门时,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胸口突然泛起了强烈的光。

他知道那光。


每半月举办吟诗会的湖边。

那个举竿的身影在光里柔和,他看到那人靠树坐得惬意,垂下的头却轻点。

仔细看去,手中的竿尚未垂下,他却已阖了双目。

他笑起来。这样岂不是连是否有鱼上钩也不知道了吗。

想走过去提醒下那人,却在走了两步后又停住了脚步。

他与那个以坐姿入眠的男子仅几步的距离,却好像有一堵无形的墙...

1/4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