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没什么人气的家伙
★不太会用LFT
☆平时在微博@_你最可爱的勺宝宝丶
☆随便发点东西

MHA#上耳#

上鸣电气×耳郎响香


#1

上鸣电气最近有些奇怪。

用切岛的话来说,是“太不爷们儿了”,用爆豪的话来说,是“这么废兮兮的话还是赶紧回家”的状态。

大厅的灯还亮着。上鸣电气低垂着头,头上还搭着刚从浴室带出来的毛巾,滴滴答答的感觉倒是还蛮配他现在这懵懵的样子。

耳郎响香来到楼下倒了杯水,看着沙发上坐着的毛巾,叫了他一声。

“上鸣?”

没有回应。

她走近去,仔细地回想今天一天里,他似乎也确实不似以往。

“睡着了吗。“

于是伸出手拍了一下上鸣电气的肩膀。

一股轻微的麻酥感由指尖窜了上来,沿着手臂一路窜至身体。

她迅速地收回手,在心里默默吐槽一句什么鬼。

说不上不安,也不能算是完全无事,转身前还特地回头看了一眼。

“那晚安。”

 

#2

“别走。”

毛巾下的上鸣电气发出闷闷的声音。

的确不像他。

耳郎响香看着上鸣电气抬起手来撤掉了头顶上的毛巾,指尖隐隐的电光映入眼中,好像能听到噼啪噼啪的声音在作响。

上鸣电气的脸上意外的夹着红晕。

潮红着,有液体沿着下颌的弧线一路留下,终于滴落在锁骨的内侧。

不知是汗还是没有擦干的水。

“喂……”

耳郎响香看着此时的他,又响起刚刚从手上传来的酥麻感觉,她攥紧了手。

“耳郎,来听听我吧。用你的那对耳机。”

“你在说什么傻话,”耳郎响香撤身想要走开,却被抓住了小臂。

她愣在那里,酥麻的感觉从小臂一路攀爬而上,沿着尺神经,经过肘窝,上臂,进入胸口,心里有什么也随着这传递的感觉一同,发出频率极高的震动。

“就听一下嘛~”

小臂传来的热感也愈加厉害,她赶紧抽开手臂。

“上鸣,你在发烧?“

上鸣电气摇了摇头,笑得好像已经完全放空了电的时候总会让耳郎响香忍俊不禁的样子。

“我在充电啊。”他指了指电光噼啪的插孔。

而他,也噼啪闪烁着电火花。

 

#3

“喂,不是吧,你在漏电?”

上鸣电气伸出手想要握住她此刻垂下的耳机。

很显然耳郎响香并不想这个漏电的高温体再让刚刚那种并不愉悦的感觉从耳部传来。

上鸣电气的动作在她看来甚至可以说是迟缓,躲避轻而易举。

沙发背并不太高,他呆滞的表情下,身体开始倾倒。

“喂,上鸣。”耳郎响香还是伸出手臂接住。

上鸣电气的重心意外的并不在此,稳稳地没有落下。

他轻轻地靠在耳郎响香的肩上。

上鸣电气的笑声传来,像每一次训练时一不小心便放空电的那个样子一般,她定会噗嗤一下笑出来。

而此时,面对着这个完全不清楚自己状况的上鸣电气,她并没有笑出来,却也没有推开他。

“嘛,英雄怎么会发烧呢。只是充电啦,充电啦~”

上鸣电气嘴里仍嘟哝着,他拉过耳郎响香的耳机,耳郎也顺从地将其延长。

——像小孩子一样。

她心里这么想着。

——如果这种奇怪的感觉能停下的话。

她指的是因为与上鸣电气的接触使自己也感电的这件事。

耳机被攥在手里,上鸣电气把耳机靠近胸口。

“喂,可别乱往奇怪的地方放,”耳郎响香红着脸有些慌张,“等你清醒了有你好看。”

“耳郎,听听我嘛~”

他依旧用那张可恶的脸笑着,潮红之中却像个小孩。

她赶紧甩甩脑袋,想让自己把这种奇怪的想法甩走。

上鸣电气把耳机贴在胸口处,阖上眼似乎在等待什么。

“怦咚咚——怦咚咚——”

——声音也太响了吧。

耳郎响香对此刻的心跳有些不满,但也许是漏电的原因,并不想就此停下。

“怦咚咚——怦咚咚——”

上鸣电气的心跳声仍沿着她最熟悉的通路传入脑中,此时尚夹杂些许她仍不能够适应的麻酥感。

上鸣电气伸出手来抱住她,将脸埋进她的颈窝。

“耳郎,听~”

他的声音清楚地传来,似乎是耳机的原因,带了些熟悉的混响。

“喂,你……”

“喜欢。”

之后是沉默。

耳郎响香愣在那里,她想要伸出手去抚摸上鸣电气后背的手也滞留在半空。

对声音素来敏感的她,此刻只能听到几近将她震聋的心跳。

来自上鸣电气。

麻酥得她几乎没了力气。

也是来自上鸣电气。

——这个家伙。

耳郎响香也没有再说话,她沉默着将脸贴近了上鸣电气尚沾着水汽的发上。

“怦咚咚——怦咚咚——”

 

#4

——吵死了

——混蛋。

 

#5

上鸣电气再次醒来的时候,他认真听了治愈女郎“发烧也可以成为厉害的英雄”的超级有用的建议后,拿出了口中与插孔相连的充电线。

他坐起身来。

“那个……给你添麻烦了。”

他挠挠已经有些乱的发,看着帘子上映出耳郎响香的轮廓。

“是啊,想不到白痴也会发烧呢。”

他站起身来,没有发出什么声响。

“如果我说了什么胡话……”

——喜欢。

耳郎响香的脸刷的一下红起来,甚至没有听到上鸣电气下床时摩擦被单的声响。

她感慨着还好对方仍在那张无聊的床板上躺得像个死尸,得赶紧把奇怪的回忆驱逐出去。

“是啊你可真是烦死人了。”

——喜欢。

还会漏电。

害的她到现在都难以忘记。

他埋下脸时均匀的呼吸,发上刚洗毕的味道,还有身体酥麻的感觉。

是不是讨厌,她懒得也不想去下定义。

“那……我的样子是不是很蠢啊。”

“是啊,你蠢爆了。”

 

#6

她的回答几乎没有空隙,像是准备好的句子终于等到合适的时机。

上鸣电气哈哈哈地笑起来,一边说着“那可真是没办法呀。”

“呆子。”

耳郎响香低声说了这么一句,牙关却是咬紧的。

他的手从帘子的缝隙伸出来,轻点了一下耳郎响香。

细微的电流又流入她的身体,与前一晚相同的麻酥感。

她正要开口骂。

——喜欢。

那个声音又在头脑中出现,她咬了咬下唇。

“喜欢。”

——不是头脑中。

就在她的身后。

以薄薄的帘子相隔,一个他伸出手臂的距离。

 

#7

“蠢死了。”

耳郎响香迈开步子离开,身后的帘子被唰的一声拉开。

“你在笑吗?”

 

#8

——我当然在笑啊。

 

#后记

如果说那个轻浮的混蛋有什么与众不同。

“大概是傻着的时候还不忘噼噼啪啪地真是蠢到家了。以及,心跳声还不算难听。”

耳郎响香这么说道。

 

#后记

小小的短篇献给组织!超级喜欢两个人超可爱(暴风哭泣.gif。有天突然想到皮卡丘漏电的话会不会沿着耳机传给耳郎呢哈哈哈,可惜写不出他俩万分之一的可爱QAQ!

还会再写的喜欢小英雄真是太好了❤

 


评论(24)
热度(47)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