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没什么人气的家伙
★不太会用LFT
☆平时在微博@_你最可爱的勺宝宝丶
☆随便发点东西

MHA #常梅雨#

常暗踏阴 × 蛙吹梅雨

14卷扉页设定






#亥

常暗踏阴走起路来有铃铛响起的声音。

初七,他带上邻居老太酿的甜酒,像每次的这个时辰一样,在他腰间铃铃的声音里走出了院子。

弯月被浓云挡得严实,道两旁歪歪扭扭的矮树让人看不清楚脚下蜿蜒的小路。

偶有鸦声在林子深处响起,曲折地穿过树木传入他的耳中,又与他腰间的铃声混杂在一起。

当铃铛的声音终于停了下来,他在一块平地盘腿坐下,放下那壶新酿的甜酒,在自己的身前纵向放两个小小的酒杯。

 

#子

身后的矮树的枝叶相互摩擦,发出沙沙的声响,又惊起一片鸦声。

窸窸窣窣中,头戴高帽,身着官服的少女拨开了树丛。

双手在身前伸长的手臂前垂下。

她有些别扭地跳了几步,眼神落在他面前的甜酒上。

“久等了呱。”

 

#丑

他拿起酒壶,给对面的小杯斟上半盏。

“新酿的甜酒。“

她低下头看了看,头顶的官帽并不乖巧地向侧边下滑了半截。

“我也有礼物呱。”

她的手伸进胸前的大口袋,摸索了一阵,拿出被叠过许多层的深绿色粗布。

她一层一层地拆开,终于露出了一只小小的青蛙样子的小面团。

“这是?“

面团被轻轻放进他面前空着的小杯里。

她抬起手有些不自然地挠了挠侧脸,眼神仍直直地盯着杯中的面团。

“是巧果呱。”

他忍俊不禁。

又想起对方僵直不方便的膝关节,主动站起来递上酒杯,还不忘补充上一句。

“没有糯米。“

 

#寅

他一言不发地看着眼前少女样子的她带着满脸的笑意饮下一杯甜酒。

只知都是留长辫,这个打结的发型倒是奇特得很。

跳起的方式似乎也有些不一样。

但是他手捧小酒杯一脸满足的样子让他并不想去仔细比较。

毕竟,今夜携铃而来,你也刚好出现。

 

#卯

远处鸡鸣声起,她放下酒杯。

“多谢款待。但是天亮了,我要走了呱。”

他伸出手去拉住了正要跳开的她宽大的袖口。

“等一下。”

被她的大眼睛所盯着他并不感到害怕,却也是一时觉得不知该不该为自己此刻的冲动而后悔。

“呱?”

——可是,只有今天一天啊。

他垂下眼来又看向了杯中放置得别扭的蛙面团。

——必须趁今晚。

浓云散去,月光终于洒到身上。

“今晚,”他终于又是犹豫了一下子,“……月亮…真圆啊。”

——完蛋。又浪费了。

他甚至有些后悔没做点什么能帮他提高下感情表达的修炼。

她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头顶弯如舟叶的缺月,好像随时就会失去平衡掉下来。

她一下子笑开。

笑颜在月光下被照得清晰明亮,怕是甚于方才那一杯酒,他从未尝得的味道。

牛郎他一个旱人,能驾得了那船吗?

织女那般柔弱女子,在那上又能不能坐得稳?

“是啊呱,”她说,“月色真美。”

 

#申

常暗踏阴走起路来有铃铛响起的声音。

他带着已空的甜酒壶与别扭的小面团,在刚刚升起的太阳下,听取身后鸦声四起,踏过被树遮挡柱的蜿蜒的小路。

回到自家院子。

晨练的少年跑进屋,叫他一声“常暗师傅有人找”。

他强顶着储备了一整晚的困意,却在走到门口时一瞬便全无。

好像是昨夜的甜酒都灌进了他的脑壳,好像是树的枝丫长进了心口。

好像是鸦声在耳边响起又落下,好像那个要走的瞬间抓住了谁的袖口。

她站在门外看着他。

发上打着奇怪的结,怀里抱着那顶不合适而总是滑得歪歪扭扭的毡帽,连翎羽也那么垂了下来。

她想那时打开被布层层包裹的蛙形状的面团的时候,明明在看她,又好像没在看他。

她缓缓地张开口。

好像刚刚拨开他身后的矮树时,他压抑着狂躁的心跳等待她的声音响起。

她也像那时一样,她说。

“久等了呱。”

 

“这里……阳光……你……”

他想起什么般好像要跳起来,有些激动地想要用组织不清的语言来表达什么。

“阳气都被我吸走了呱。”

“是小常暗的摄魂铃太好听了呱,情不自禁就跟来了。而且……“

她笑起来。

像那杯他并没有喝的甜酒,像浓云散去后的清明的月。

“想看看人间里那个初七也会满的月亮。”

 

#后记1

“听说山脚那里雄英道馆的常暗师傅多了项新本事。”

“什么新本事?”

“收妖。”

 

#后记2

“啊呀,小梅雨,那日的糯米酒味道如何?”

“好喝呱。但是请不要告诉小常暗。他好像到现在还以为我是真的粽子。”

 

△传说僵尸怕糯米

 

 

#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七夕快乐!用了14卷扉页的设定~过了太久不知道怎么写出中国风的句子了就干脆那么直白地写出脑洞吧2333

是常暗师傅把呱呱粽带回家过七夕的故事!

总之就是七夕快乐!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非常抱歉!第一次用这种非正剧的设定2333以及再次安利这对呜呜呜七夕快乐❤


评论(4)
热度(28)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