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是个菜狗
★不太会用lof,弧长

MHA #常梅雨#

常暗踏阴 × 蛙吹梅雨

十杰paro


#Day1

像飓风。

地面被卷起的风尘里,叶子也舞起,在剧烈而迅速的飞升后,又缓缓落下。

随他的降临。

森林的深处惊起飞鸟鸣声一片。

他垂下眼来,看着面前平实无华的小屋。

木门吱呀一声打开,身着布裙的少女挎着篮子从屋中走出来,发上打着奇怪的结,她背对着他轻轻阖上了门。

他清了清嗓子。

少女回过身来,仰起头看着这个立在巨大的黑色坐骑身上的身着漆黑色斗篷的陌生人。

她缓缓地开口。

“你好,驭龙者先生。”

他吃了一惊,正要说些什么,听得她一句“呱”又收回了原本想说的话。

这是什么奇怪的口癖?!

她的手伸入篮子上盖住的餐布下,掏出来一只红色的苹果举起来。

“城堡的话,在西边哦呱。”

“啊,谢谢。”

他接过。

地面又是一阵风起,以他巨大的坐骑为中心旋转着,吹起他的斗篷末,也吹起了她的裙角。

“一路顺风呱,驭龙者先生。“

 

#Day2

吱呀一声,小屋的木门再度打开,她轻轻地阖上门。

又是身着黑色斗篷的男子,立在巨大的坐骑上安静地俯视着她。

“你好,驭龙者先生。”

他又是一咳。

在想好如何以不那么丢人的方式说出迷路的事情前,她竟然提前出现了。

“迷路了吗呱,”她又是从篮子里取出一只苹果,抬起手来递给他,“城堡是在那个方向。”

她像前一天一样,拎着小小的盖着方形餐布的篮子,从他的面前过去,对他说了句“一路顺风呱”。

“谢谢。”

他看了看她所指的夕阳落下的方向,再次与脚下的龙一同升空。

他小声嘟哝着。

“原来是西边啊。”

她说过的吗?

也不知道是被什么吸引走了注意力,完全没有记住她说了哪个方向。

脑海里只有那句奇怪的似乎并不太合时宜的“呱。”

他低下头问道脚下的坐骑。

“黑影,她刚刚说‘呱’了吗?”

 

#Day3

为坐骑梳了梳并不能够梳理整齐的毛发,他埋头擦拭着被它胡乱甩到身上的水。

“黑影,作为一头龙,还是多些帅气行为吧,往我身上甩水这种事还是停一下比较好。”

它低下头来给他一个方便的角度登上。

“作为一个勇士,到了城堡以后公主不在家才是更挫吧……”

沙沙的声响传来,它突然噤声没有再说下去。

“怎么了黑影?”

他也跟着紧张起来,手放在剑柄准备随时迎击。

溪流的尽头,身着布裙的少女沿着岸边走近来。

她招了招手。

“你好,驭龙者先生。”

“你好。”

还是假装已经见过了公主比较不尴尬。

直到他从篮子里又掏出一个苹果递给他,被称呼为黑影的坐骑才重新昂起头,再次准备出发。

“驭龙者先生是要去杀大魔王吗?在那个方向哦呱。”

说毕,她又只剩下一个安静走开的背影。

能够看到取出苹果后篮子上的餐巾没有掖好,溪边的泥土沾上了她的裙角。

“嗯,这次有好好地说了‘呱’啊。”

等等?!

哪个方向来着?

 

#Day4

身穿布裙的少女又一次在林中停下了脚步。

是漆黑色斗篷的问路的冒险家。

她有些小心地靠近过去,看他阖着的双目,身体靠在身后粗壮的树干上,发出细小却可闻的微鼾。

在他一旁小心地坐下,她用几乎听不清楚的声音小声地说了一句。

“你好,驭龙者先生。”

她悄悄地从篮子里拿出路上收集的花,无声地缠绕起它们,做成一顶小小的花环放在两人之间。

可惜驭龙者先生的龙的脑袋实在太大了。

也希望森林里能有些更好看的花。

她看了看两人之间过于朴素的花环,纠结之中又把手伸进餐巾下的篮子里,掏出一只新的苹果放在花环中。

这才露出一个微笑,也轻轻靠在了身后的树干上。

已经听不到他的鼾声。

她加深了嘴角的弧度,仍旧没有睁开眼来。

 

驭龙者先生醒来了吗?

再不出声的话……

我可要睡着了呱。

 

#Day5

今天的公主依旧不在城堡。

是因为没有带来魔王的首级所以其实是被拒绝了吗?

他掉头准备再去那间小屋问问穿布裙的口癖少女,却在此时看到少女的身形从森林走出来。

她的那条长裙在漆黑色的斗篷之下,依旧能看到面容在眼前清晰。

“你好,驭龙者先生。”

她脱下身上的斗篷,和篮中的苹果一起递到他的面前。

“谢谢你呱,驭龙者先生。”

带走了苹果与花环,却在她身上留下了那件斗篷。

满是风与尘土的味道。

睁开眼看到它的时候。

好像能够感受到腾空时带起的巨大的气流,在空中快速移动时刮过脸两旁的烈风。

穿过森林有树木花草,路过溪边有流水游鱼。

一路上辛苦了,驭龙者先生。

他看了一眼她此刻的笑颜,迅速披上斗篷。

再次的风起与升空。

裙摆被吹动出好看的弧度,也吹起了篮子上早已不平整的餐巾,露出内部空空的篮子。

抱歉了,已经是最后的苹果了呱。

她抬起头来看着天上的黑色缩小至化为一点。

“再见了呱,驭龙者先生。”

 

#Day6

从城堡归来的路并不陌生,不再在路上采些小花确实节省了许多时间。

她在小屋前停下了脚步。

几日里频繁出现在眼前的巨大黑色坐骑。

与漆黑色斗篷的冒险家。

“你好,驭龙者先生。”

又出现了。

它垂下头让他走下来。

纠结许久,他还是选择在临走之前回到这个最初迷路的地方询问一下。

“请问,这个国家的公主去哪了?”

她伸出手来挠了挠侧脸,抬起头来看着面前这个漆黑色斗篷的已算不上是陌生人的冒险者。

像第一次相遇时一样,她缓缓地开口。

“就在这里呱,”她说,“我就是这个国家的公主。”

 

#Day7

她轻轻地关上小木门,与每天出门时没什么不同。

回过神去看到的是好像在思考着什么的冒险者。

“你好,驭龙者先生。”

明显是打断了对方的思考,像某一次出现时一样。

他有些慌乱地接上。

“啊,公主殿下……”

她笑起来,“叫我小梅雨呱。”

他从巨龙的身上走下来,看着眼前这个满面笑意的少女。

“我是……”他伸出手到她的身前,“来迎娶公主的。”

 

#Day7-II

“没有魔王的首级的驭龙者先生吗呱,”她做出思考的样子,脸上的笑意确实没有丝毫的减退,“这可怎么办好呢。”

他从斗篷里拿出,轻轻放在她的发上。

是花环。

小雏菊新鲜依旧,白色的花瓣在绿色的茎上也显得鲜艳起来。

他看着少女笑起来扑向他,也张开双臂,将她稳稳地收进了怀里,脸上却是收不住的不好意思,变换着不知道该选择哪个表情。

仿佛都能听到她这身看惯了的布裙与他穿惯了的斗篷摩擦的声色。

沾上了泥土的裙角,有草叶清香的领口。

每一寸都是令人舒服的气息。

她的发丝是苹果香,轻轻扫过脸上。

他阖上双眼,微微勾起一抹浅浅的笑。

“我有公主的信物。”

 

#Day7-III

哗啦声中,巨大的坐骑身上滚落下什么东西。

她看过去。

是几个苹果,从它的身上咕噜咕噜滚了下来。

感受到他不自然地别过脸去想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的样子,她又笑起来。

“驭龙者先生竟然一个也没有吃,这也是信物吗呱?”

 

#后记

很久很久以前,身穿漆黑色斗篷的驭龙者来到了这个国家。

很久很久以后,身穿布裙的公主的国家里长出了苹果林。

暂且称这个故事叫做《有着奇怪口癖的青蛙公主与不专心的乌鸦驭龙者》好了。

 

#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已经不是最初的脑洞的那个故事了(疯狂抱头.jpg),很捉鸡的表达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真是抱歉!!

小雏菊的花语有纯洁的美和藏在心底的爱,就很天真烂漫【不是……

想到的场景写出来变成了学前班简笔画2333很尴尬。

太喜欢十杰paro了暴哭,下周就疯狂同框了想给全世界安利他们的可爱QAQ!可能是真的上年纪了写个抱抱我自己都贼紧张,下次写两个人拉手手我可能会心脏骤停吧(不是)

最后,感谢耐心阅读的每一位!


评论(12)
热度(41)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