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没什么人气的家伙
★不太会用LFT
☆平时在微博@_你最可爱的勺宝宝丶
☆随便发点东西

光 (1)

王者荣耀 #药鱼#

扁鹊 × 庄周

假如遇到真爱时胸口会发光


#1-贪

 

庄贤者,无欲无求。

 

他坐在诊室外的长条椅上,左右陌生的男男女女并不吵闹。

他阖着双目,靠在身后的墙上,听得一旁的人窃窃私语。

“秦先生医术如何?“

如何呢?

他没有听清后续的对话,也并不在意。

就连这似乎是漫长的等待时光,他亦不在意。

身着白衣的瘦削男子从另一边的方向走来,身边跟着表情稚嫩仍怀抱书本的学徒。

他的脚步急忙,衣角都轻轻地飘起来。

他听到周围的人私语的语调有所变化。

——看来是终于开诊了。

他不慌不忙地睁开双目,却在一瞬间又呆住了。

周围人的目光尽数聚在他的身上。

他茫然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胸口,手足无措之中似乎也让他有些难耐。

众目睽睽之下,他的胸口正发出明亮的光。

好像在衣物底下藏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夜光珠。

他抬起头来捂住胸口,耀眼的光芒却并没有因此消失。

没人注意的先生与学徒们匆匆地走了过去,已无声地打开诊室的门。

听得此刻走出会诊室的女子优雅却又冷漠的声音。

“一号患者。”

此时他的胸口强烈的光芒才终于暗了下来。

好像同这光一起,心跳也快得让他受不了。

停下之后,那种在脑内突然出现又迅速消失的“咚咚”声好像仍在耳边不愿散去。

第一位取到号码的患者反复确认者手中写着“壹”的木牌,走进诊室。

周围人又开始了新的窃窃私语。

关于室内身着白衣的医者的诊疗在传闻中是如何精湛,关于排队中的等待又是多么漫长与无趣。

至于是否与他有关,他依旧不在意。

毕竟这光,也确是他前来看诊的缘由。

 

约是有一段时间了。

最初的病发是在哪里呢。

 

是在拥挤的人潮中,被四面而来的力量推搡着,他几乎要站不稳。

那时不知从何处伸来的一直手扶住了他。

阳光眩目,他没有看清那人的面容,只听得一声轻柔的“小心”。

于此在人群之中,他的胸口突然发出光亮。

像是身后吟诗会的大皮鼓,在他的胸前突然胀破。

他愣在那里,木然地回复一句“谢谢”,烬灭在了周围人的讨论声中。

胸口的光亮慢慢暗下来,缓缓恢复了平常。

他抬起头来,目光穿过丛丛的人群,却找不到那个人的样子。

他只记得,那个善良的人的手。指尖温暖,关节分明。

一切都是恰到好处。

 

是在夜晚月光下的街角。

当与落在发上和肩头的雨滴停止了接触,换成拍到伞面的打击声。

他接过伞来,看着眼前有个瘦削的背影对他挥了挥手。

听得他说“请贤者也多注意些安全,早些回去吧”时,像是那时的声音从哪里钻进了身体,弄得他浑身像是泛起痒来。

胸口突然的明亮,像是把今夜的月装进了胸腔。

对方的身形与似乎在哪里听过的声线都在雨与夜色中远去。

他抬起头来,目光在夜里迷失,再次找不到那人的样子。

他却记得,那个温柔的人递来的伞柄上,仍有浅浅的余温。

雨势不大,雨声不止,他后颈与背衔接处的曲线柔和又温暖。

一切都是恰到好处。

 

是在无垠的山野。

他以手中木轻敲,和着节拍唱起来。

他啦啦啦啦啦的歌声一路畅通地传远,他自在的步子也轻巧地点在地上。

“贤者好兴致!”

他听到声音从远处传来。

那人的双手拢在口边,向他喊着。

“这歌声真是同贤者一般的清乐,羡煞羡煞!”

然后招了招手。

他想看清那人的面容,向前迈进一步,却在这一步时,胸口又骤然泛起光亮。

他的手捂在胸口上,见光照耀了片刻。

直到终于渐渐暗下来。

他才发现,那个在远处招手呼喊他的人,已从视野中消失了。

他仍记得,那声“贤者”穿过山野。草叶芳香,芳菲正盛。

一切都是恰到好处。

 

总有那么多个片刻,零零散散地组成他几乎所有关于胸口与光的记忆。

他无意去寻找那些人都会是谁,又与他何干。

只是听得某位故友的学徒的建议。

他劝贤者去请教下秦先生吧,各种疑难杂症定会药到病除。

他不急。

也是想看看这光是从何而来,又会因何而去。

天下若还真有他所不知晓的神药,稍尝二剂也无何不可。

 

“贤者也来看病吗?”

一旁的老者笑着看了看他。

他点了点头,不多加解释。

“老朽没记错的话……刚才贤者的胸口,确是发光了吧?”

他这才被引去了注意,忽忙询问。

“啊,世间竟有贤者所不知之事。”老者呵呵地笑起来。

身后又有人走进先生的会诊室,在外等候的寻诊者已所剩无几。

老者柱起了拐杖站起身,看来是该他去就诊了。

他的脸上依旧是未变的笑意。

“是与真爱之人相遇之示。”

他愣在那里,脑海中一瞬浮光掠影。

吟诗会上池面波光闪动,月夜里雨滴落地,山野间风吹草动。

种种种种。

那所谓“真爱”竟然满处而是吗。

他也笑起来。

不知是自我安慰还是对愚论的暗自嘲讽。

“庄贤者,请您入室就诊吧。”

女声传来,他是最后一位就诊者。

他与老者皆不厌烦等待。

夕阳的光线照进诊室的桌上,是慵懒的麦粒的颜色。

女子“今天先生本是已看够上限,特地为贤者您留出……”的声音在耳边散去。

一日中最后的一丝光线里。

他嗅到山野间的草叶香气,看到后颈与背柔和衔接的线条,在光里勾画出模糊的轮廓。

那是指尖温暖、关节分明的手。他握起笔来。

一切都是恰到好处。

这时。

他的胸口突然泛起光来。

 

#一些可能无关的话。

字数有点少2333没问题的话应该是3章。

已经不会用古风的文字了(一开始是现代paro然后又改了下),行文很捉鸡非常抱歉!

很喜欢这个梗~第一次写连载的超紧张,希望能做好!

顺便一说诸葛先生的新衣服也太好看了,想染指(住手2333


评论(2)
热度(28)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