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是个菜狗
★不太会用lof,弧长

光(2)

王者荣耀 #药鱼#

扁鹊 × 庄周

假如遇到真爱胸口会发光

上一章:(1)



 #2-贪

他看着庄周走进门来,步态缓慢,毫不似已等候了一天。

进来门时,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胸口突然泛起了强烈的光。

他知道那光。



每半月举办吟诗会的湖边。

那个举竿的身影在光里柔和,他看到那人靠树坐得惬意,垂下的头却轻点。

仔细看去,手中的竿尚未垂下,他却已阖了双目。

他笑起来。这样岂不是连是否有鱼上钩也不知道了吗。

想走过去提醒下那人,却在走了两步后又停住了脚步。

他与那个以坐姿入眠的男子仅几步的距离,却好像有一堵无形的墙挡在了他的身前,让他狠狠地碰了一鼻子的痛。

他看着那个安静的他,表情上什么都没有写。

好像湖面的波光是将阳光反射到他的身上,明亮却不刺目,让他移不开视线。

那个无欲无求的贤者,是他所见的最好看的睡颜。

于是隔着这仅有的距离,是把整片湖都揣进了压抑的胸口。在这小小的方寸,开始发出耀眼的光。


每日诊毕都会经过的街角。

那个毫不躲避雨落的赤足者,足底与水洼相触时发出好听的啪啪声,比由屋檐到地面的确是动听得多。

他常讲“阴雨天里慎湿邪循阴经而入”,此刻却就那么看着眼前人,仿佛世上早已无了什么病气,仅剩两位无所相隔的青年人。

沾了水的发丝在空气中划出弧线,滴下一颗顺发而下的水珠,贴在他平静的侧脸上。

雨落在他的周身,又在轻微的碰触后巧妙弹开,组合着勾出了围绕着身体的新边。

那个自然的不避自然的贤者,是他所见的最温柔的轮廓。

于是他在这个几步之外,是把屋下悬着的灯笼给顺走。在这个月下的夜色里,胸口突然发出明亮的光。


采药的山野间。

听得木枝敲打,啦啦啦啦啦的歌声绕过树木丛林,穿过空气,到达他的耳边,又由耳孔直接钻入身体。

他循着歌声去,看到一路沿河而唱的他,在哗哗的流水声里,唱着完全不同节奏亦合不进调子里去的啦啦啦啦啦。

步子里毫无牵挂。

贤者莫不心系天下?贤者莫不求民生?贤者……

是贤者吗?

毫无羁绊的自在表情,若是是世上最自由的人。

后背的药筐突然沉重。

而他,一个功利的医者,又如何。

那段穿过山野的歌声,是他所闻过最直入心底的音色。

足矣被茫茫山野覆盖的这一条溪流的距离外,是山寺外的芳菲在他的胸口绽了开。于是在这不狭不宽的对岸,他的胸口突然便泛起了光。



而那个光芒的引燃者,就那么不急不缓地走进房间。

在他的面前,用他所听过的最好听的声音,唤他一句。

“先生。”

女子从外关上了房门,之后再无来诊者。

他挥了挥手,亦称呼他一句。

“庄贤者。”

眼前的人将桡侧腕偏向他。

他看着干净却也又是纤细的手腕处。

在吟诗会上紧张的一握,温暖便顺着传来;接过伞柄时袖边滑下后露出的白皙,流入眼底;山野间敲打手中木时起伏的节奏,钻进心口。

当温热的指尖与桡侧皮肤相触,脉搏在指下起伏。

是沉是浮。

是迟是数。

他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嘴角露出一抹浅笑。

怪医扁鹊诊病唯利而治,而此贤者怕是听不及这个药方。

他指指自己胸口的光亮,问道。

“先生可有何妙方?”

他没有回应,试得脉象略沉,略缓。

听得声音钻入,却是与脉象不同的轻柔。似濡。

“先生授方,子休怕是负担不起。”

“不必,”他摇头,“贤者自断是否负担得起,易。”

不明,他问。

“先生何意?”

他提笔在竹片上写下三行字,推到他的面前。

字迹清秀否?入木几分?

墨香又如何?臭气几分贵贱?

那贤者是无从得知了。

他又像那日于无形的墙外窥视时那般,下颌轻点,已是阖了双目。

他无奈地笑了笑,起身将窗叶闭上。

植此季节,莫让风也偷袭了你。

一瓣花顺着他关窗时的气流飘入,在已诊过无数患者的已称不上干净的空气中旋了几周,终于停落在案机的竹片上。

那是先生所授妙方。

仅有三行,九字。



是心者,

以秦缓,

用余生。



他垂下眼来看着这位到访却又在奇怪的时机睡去的、他期待已久的访者。

原来那迟而沉重的脉象,示他这并不稳定的睡眠。

想用无力的指尖勾画他的侧脸,却又收了回去。

这手上,有血有疾病,亦有死亡;有财有贿赂,亦有索取。

他捂住胸口突然隐隐发出的小小的亮光。

“还好贤者已睡去。这抑制的药剂若是再早个片刻,怕是会让贤者尴尬了。“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有如川楝味道的笑。

这双手确是不堪。

胸口的光亮由暗转强,愈发耀眼起来。

他伸手拨开睡者脸上的发丝。

亦阖上双目。


“庄为贤者,自无欲无求。然秦缓,非贤者。”


“秦医,贪者。”


 

#一些可能无关的话

依旧是《贪》!鹊鹊视角。是第一张的前与后,其实是6件事(划重点)。

怕是之前说的三章不够了【尴尬。

还是像短篇的合集真是抱歉,第一次写连载不太会,如果有衔接得不好非常抱歉!

希望喜欢暗搓搓但是很温柔的鹊鹊(鞠躬)!

 

△臭(xiu)气,是香的!(划重点)

△川楝的味道,是辛里带苦,苦中有涩!(划重点)

 


评论(3)
热度(20)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