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没什么人气的家伙
★不太会用LFT
☆平时在微博@_你最可爱的勺宝宝丶
☆随便发点东西

MHA #荼渡#

荼毘 × 渡我被身子


#1

“喂喂,慢点嘛,想要那个新的斯坦因大人的公仔!”

渡我被身子看起来好像并不太想赶快结束然后早点回到那个阴暗又无趣的老巢。

她一路蹦跳着,没有错过道路两旁的任何一家商店,都要扒在橱窗外面,巴望着里面展示着的服装、乐器,或是什么可爱或不可爱的玩偶。

都要发出夸张的感叹。

“哇——这个超可爱——”

“唔——想抢回去——”

“这种暗黑的设计能够用到斯坦因大人粉丝后援会的线下聚就好了——”

走在前面的荼毘皱起了眉。

“喂,渡我。我们不是来郊游的。”

“有什么关系嘛~”

她小跑两步跟上,绕着荼毘左右转个不停,眼神仍在四周的商店来来回回扫着。

渡我被身子窜到他的面前,轻巧地转过身来,换成并不平稳地逆着走的动作,并一边抬起头来看着他。

街头拉起的彩灯的颜色映在渡我被身子的脸上,荼毘伸出手来挡住照到她眼睛上的强光。

她的眼睛眯起来,嘻嘻地笑着。

好像不再急着去买刚才提到的斯坦因公仔。

一路的彩灯在这里结束,看不清楚小巷内的情况。二人拐了进去。

突然明亮的刀片从看不出具体深度的巷内飞了出来。

荼毘迅速推开一旁的渡我被身子。

“呜哇!”她在身后楞了一下,立刻便恢复了好像发出嘻嘻嘻笑声的标志性笑容。

掏出匕首,与荼毘一同走进小巷。

“被英雄狩猎……嗯……”

渡我被身子轻轻跃起,在一旁的回收箱稳住身体。

她舔掉匕首上沾到的血。

粘稠的猩红色液体附着在她的舌尖上,随着她的收回又留在她的唇瓣。

她抿起嘴来,看黑暗里的荼毘以职业英雄所反应不及的速度攻击了过去。

遮住上空的云开始散去,终于能够隐约看到巷子里的情况。

两三名已经不再挣扎的职业英雄倒在地上,鲜血从身下缓慢地向外扩大着覆盖范围。

呼吸早已静止。

“也不是那么讨厌啦。”

“走吧。”

荼毘走了几步,听到身后的声音有些不对。

“扑哧”“扑哧”个不停,好像有什么被戳破又给拽了出来。

他回头看过去。

渡我被身子蹲在仍有余温的尸体旁,一只手臂抱住自己的膝盖,另一只手紧握着匕首,在心口出插入又拔出,插入又拔出。

血液扑哧扑哧地向外冒着,每一次拔出都可以看到顺着匕首下流又滴到尸首战斗服上的不新鲜了的血液。

已死的英雄的双眼尚未闭上,就那么盯着晦暗的上空。

身下的血流到她的脚边,沿着鞋子的外沿再次扩散,快要将她包围。

乌云飘来,挡住了月光。

“够了。”

荼毘再次皱起眉来。

他想在更多职业英雄到来前离开。

“可是……”

渡我被身子把匕首在英雄的战斗服上划了几下,她拎着仍沾着血的匕首站起身来看着巷口的荼毘,隐约之中好像还能看到大道上的彩灯在闪烁不停。

“这个家伙,耽误了买斯塔因大人的公仔,又打扰了被身子和荼毘哥哥的约会……”

那双总是眯起来的眼睛下面,是难得的没有上扬的嘴角。

“我讨厌他。”

这不满的表情令人不安。

“被身子和荼毘的约会”吗。

荼毘看着眼前脸上被溅到了血的少女,与出发时不同,失望的表情上是已有些散乱的发。

尽管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样子的话来应对这样从未见过也不曾想象过的场景,他还是走了过去。

毫无防备之中,少女向他跑过来,右手从一侧抵在墙上,用左手扯住荼毘的领口。

她再一次笑起来,好像都能够听到嘻嘻嘻的声音在脑内直接响起。

她踮起脚尖,扬起脸来凑上去。

就好像走在路上,她突然就跑到前面去,又突然回过头来,突然冲他笑起来的时候。

就好像在某个看不见的地方突然开了一枪。

“被身子很生气哦。”他们的脸之间仅有一指的距离,却久久没有贴上,“需要补偿。”

荼毘垂下眼来。

“什么补偿?”

少女的眼里映出闪亮的光彩。他尽力压抑着什么般,说出口的声音都有些沙哑。

“那……就要荼毘哥哥当做补偿吧~”

脸颊上的潮红色被他尽收眼底。

在这一个暗得几乎没有什么光源的环境里,她的笑容未免有些过于灿烂了。

渡我被身子的手抚上他颈部的疤痕,指尖的力道是恰到好处的轻柔。

如果可以用什么来作比较的话,是好久之前她望向黑市橱柜里的斯坦因公仔时,手指在玻璃上划动时的样子。

“这个补偿可不小。”

渡我被身子依旧笑着,看着荼毘强装镇定的样子。

喉结滚动,他努力调整呼吸。

两个人贴得那么近,早就感受到狂乱的心跳。

害得她也有了些紧张,还要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

荼毘看着她红红的脸,抚摸自己身体时甚至还有烫人的温度。

想起一路上故意找出各种理由拖缓行进速度的时候,不断地确认他有没有停下来看她。

就连现在她以为他看不到的眼里隐隐的泪光,也全部收下。

 

“嗯,”她说,“因为被身子是大坏蛋嘛。”

这次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有液体顺着她的侧脸滑下来。

荼毘反手起身,便调换了二人的位置。

渡我被身子倚在墙上,荼毘前臂折起,抵在她头顶的墙壁。

他低下头来,用粗糙的嘴唇亲吻她脸上的泪痕。

有咸咸的味道进入口中。鼻息间是少女身上特有的清香与血腥味混杂在了一起。

他抬起另一只手摸了摸渡我被身子已经乱得不像样的头发。

 

“我知道,”他发出沉沉的声音,“我也不是好人。”

身下的渡我被身子睁开眼来看着他,突然间“哇的一下子哭出了声。好像用了好大的力气,终于能够发出声音。

“明明……明明都好多次了。被身子早就开枪了!为什么……为什么总是打不中你啊!”

她讲话时过分幼稚的哭腔惹得他有些无奈地看着她,却也微微勾起嘴角。

“渡我,”他低下头来在哭个不停的她的耳边发出轻轻的吐息,“你早就命中了。”

“啊?”

她挂着一脸的泪看了他一会,好像终于听懂了,突然间咧开嘴重新笑起来。

她抬起胳臂环上他的脖颈。

听到荼毘的声音传入耳中。

“那么,该我开枪了。”

 


#2

“渡我,别笑了,把嘴闭上。”

“啊?这个要求我可不想答应!你想啊,今天一整……”

“不闭上的话,我怎么吻你?”

“哇!那我说完这——唔……”

 


#后来1

“被身子和荼毘哥哥的约会,是成功收尾的哦!”

她激动地挥舞起手臂,在黑雾面前走来走去,完全没有提到被职业英雄狩猎的事情。

黑雾有些无奈地递上一杯茶,“职业英雄们呢?”

渡我被身子将手缩进袖子,四指握住袖口,抬起来挡在脸上。

她笑着在沙发上打起了滚,停下来的时候脸埋在袖口猛吸了一口。

“今晚是被身子和荼毘哥哥的秘密哦!”

 


#后来2

荼毘碰也没碰黑雾递来的茶。

他托腮坐在吧台,似乎在想些什么,眼神落在角落已有些时候。

黑雾调整好了语气。

“昨晚的职业英雄……”

并没有回应。

“咳!关于昨晚的职业英雄……”

荼毘这才回过头来盯住并不能看到表情的黑雾。

“斯坦因公仔哪里有卖啊?”

 


#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已经不是最初想的那个故事了(手再.jpg)

真的太喜欢他俩了!想给全世界安利他们的可爱!

一直觉得被身子最然是病娇役,但内心一定还是个少女的吧这种感觉,荼毘真的是好帅,但是也是不太了解他的个性所以战斗部分很简略(说实话也并不会写战斗场景),觉得他是在那方面会很傻的那种(x)。

想写出“努力撩对方但其实都被对方看穿了”的样子!双向箭头终于亮起来的的感觉!

也特别喜欢《废柴》里面,肥恭说“请喜欢我吧”,主任“已经喜欢上了”的感觉!

最初的脑洞只好留着下次开车用了【有缘的话

 

希望能够吃下这对安利!他们真的超可爱!


评论
热度(12)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