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辣鸡

D5/杰裘杰
MHA/常梅雨
农药/药鱼 白昭
其他随机掉落

脑洞贫瘠文笔辣鸡但是不要脸
写给自己开心

世界 #1 #2

MHA #常梅雨#
常暗踏阴 × 蛙吹梅雨

脚刹上坡自行车
限定首尾写CP
开头:那场雨,彻夜未停
结尾:你愿意和我一起环游世界吗

#1

那场雨,彻夜未停。

雨落的声音在窗外啪嗒啪嗒着,混合在房内钟表的指针划过每一秒时的咯噔里。

水汽凝在玻璃上,蛙吹梅雨的身形在玻璃的另一边模糊地移动着。

浴室的门被打开,水雾从脚边与她一同走出浴室。

蛙吹梅雨揉了揉按在头顶的毛巾,头发梢甩出几滴水,落到脚下的毯子上,被迅速吸收进了线绒里。

坐在沙发上的常暗踏阴并没有回头,他咽下最后一口水,迟迟没有放下手中早已不知道看到哪里的报纸。

“小常暗。”

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蛙吹梅雨轻轻叫了他一声。

“啊。”

简单的回应。

她弯下身来凑过脸去,从侧边盯着他似乎专注于报纸内容的样子。

身体上裹着浴巾的蛙吹梅雨垂下头来的时候,裸露的脖颈处有水珠沿着身体表面下滑,流落到锁骨上窝里,让身体也映出了一点灯光的颜色。

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常暗踏阴的呼吸较平时有些粗重,在她的耳边起伏得隐忍却又巧妙地暴露了出来。

他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试图将精神集中在报纸,却在嗅到蛙吹梅雨靠近时传来的香气时,完全乱了阵脚。

像丢入了石块的池塘中,四散而逃的游鱼,纸面上的字符不断重组排列,在他的脑中甚至无法排列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是洗发水的味道。

是沐浴乳的味道。

是蛙吹梅雨正与他几乎零距离地呼吸出的味道。

无法阻挡地传入了鼻腔中,穿过鼻内的通道,直达他的巅顶。

“还是这么简短的回应呢呱。”

蛙吹梅雨的目光落在他所看的报纸上,出现了几个熟悉的英雄的名字,今天的大家也一如既往地在各界活跃着。

“嗯。”

常暗踏阴发出的声音已有些低哑,他也没有在意蛙吹梅雨是否在看他所打开的这一版面。

倒是她讲话时在耳边伴随着浅浅的呼气,钻入耳道,在鼓膜出摩擦,声音传入大脑。

弄得他浑身都像痒了起来,几乎要发起抖。

“可是我……偶尔也想和小常暗……”

嗡——的一声,无形的气流冲上常暗踏阴的巅顶,在他的身体里一下子炸了开。

他迅速地伸出手去,揽过蛙吹梅雨毫无防备的身体,柔软地落到了沙发。

沙发的表面立刻陷下去,常暗踏阴的右腿抵在她的两腿之间,伏下身子,像她刚才一般贴在了耳畔。

眼里尽是浴巾所未包裹的皮肤,出浴后尚且散发着湿润的热气,冲击着他的每一寸残存的理智。

他压抑着自己心口即将要爆炸的压抑感,尽力调整着乱作一团的呼吸。

“想和我什么?”

她放下挂在沙发背上的左腿,弯下来搭在常暗踏阴的腰后。

感受到搭上来的力量,他知道,以她现在的样子,浴巾下已是一览无余。

他控制着自己不去想象她叉开双腿露出毫无遮掩的浴巾下的样子,也不敢抬起头来看她的表情。

“想和小常暗,更像恋人一些。”

没人再去理会掉落在地上的报纸,因为他一瞬间的用力而带着胡乱的褶皱,揉搓之后丢到了沙发下,再也发不出声响,那些活跃着的英雄们的名字,也只是纸上排布的字符。

窗外的雨仍旧滴滴答答地掉落着,在窗上打出斜斜的点,又顺着方向滑下去,在窗面的玻璃上划出轨迹。

蛙吹梅雨握住他的手,放到她隆起的胸部上。

几乎已经要松弛下来的浴巾,是被她随意地折进里面的。浴巾的边界,在她隆起的圆上勒出短浅的凹陷。只需要他指尖轻轻的一划,便会将她未着任何衣物的身体完全暴露在他的面前。

常暗踏阴抬起头来,看着此时的她的样子。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刚刚出浴,她的面颊上是意外的潮红色,清晰可闻的呼吸中,以氤氲了水汽的眼注视着他的表情。

他低低地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蛙吹。”

他深吸了一口气,伏了下去。

 

#2

房间突然剧烈地晃动,桌上的杯子咣当一下被震到了地板上。

“烦人的船。”

常暗踏阴皱起了眉。

“小常暗,专心呱。”

她的语气中似乎有些不满,用另一只手强行将常暗踏阴的脸扭到自己面前,只许他看着自己。

船体依旧晃动着,这趟开往海岸另一边的游轮,起因是他在决定一起生活的那天,讨论准备时的一问,“蛙吹,愿意和我一起环游世界吗”。



#咳
@君え、 太太的联文,是限定首位写cp
这个脚刹是真的困得不行,再不刹车就要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把最后这里改好,要不要补还是再说吧,晚安!

评论(6)
热度(47)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