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CM

【85/100】喰

王者荣耀 #庄扁# #蜃炼#

蜃楼王(庄周) × 炼金王(扁鹊)

黄金paro

无差


#1-起

没有宝藏的终点是黄沙给予冒险者最后的馈赠。

而没有终点的宝藏亦是他所给予的梦靥。

茫茫之中的冒险者,抚平了脚底的沙,画出脑内曲折缠绕的星月符号。

手上点起六芒星的光,他将掌心放置在图案的正中。

骤然风起,刚刚被抚平的沙旁,沙粒打起旋来。

满目皆是沙的黯淡了的颜色,夹在让人站立不住的巨风里,狠狠地扑了他一身。

他剧烈地咳嗽起来,用力吐掉吹入口中的黄沙。

再看看脚下被写好的符文,早已被突来的大风刮得无从找寻。

只有满目的黄沙在飘忽着,落得他一阵难堪。

——即使周围并没什么人能感受到他的难堪。

 

 

#2-起

黄沙是暴烈的领主领主最好的遮蔽。

而领主是暴烈的黄沙所囚困的玩弄者。

他侧卧在巨大的坐骑上,手掌拍了拍口唇,打了个巨大的呵欠。

沙漠世界的统治者,一声长长的呼气,或许就会在某处掀起一阵巨风,让吹起的狂乱的沙吞噬勇敢或懦弱的冒险者。

周围的风起,在他与坐骑的周围打起了旋来。

他却依旧安然地坐在正中。

听耳畔妖风吱吱作响,沙粒相互拍打碰撞。

似乎都与他无关。

直至在黄色的飞起的沙墙另一边,青翠的竹林由透明渐渐清晰,在眼前放大。

身下的坐骑开始模糊,瞬间散作黄沙。

倏而纷纷落下,铺成一块小小的坐蒲团,承载毫无干劲的拖着长长的呵欠尾音的主人。

“今天的梦,还远远不够填饱肚子。”

 

 

#3-承

冒险者知道,却也不知道。

他知道沙漠总有边境,却不知道边境是何种样子。

在竹林驻足。

浑然不知走了多久,又是在哪一个瞬间。

只是回过神来的时候,茫茫的黄沙终结在一片箬绿的空间。

他的手抓紧侧包的带子,警惕地环视周围。

早已没了什么黄沙,没了什么晒干人的烈日。

就连身上被风、被干旱,被跋涉所折磨弄脏的衣物,也已不复存在。

只听得上头传来的鸣声,像是异国的生物,他所未闻过的音色。

竹林层层,被掩蔽在浓雾中的深处,传来飘忽的人类的声音。

“也不知,这梦会是长或不长。”

他不明白,向着雾的深处走去。

鸟鸣像是从脑内直接响起,又像是伴随他一路始终保持着距离跟在头顶。

在曲折的小路里,两旁的绿竹安静地为他指引。

石桌布着棋子。

唯有黑与白,在纵横的长线上,摆出他所未见过的样子。

另一边的男子低垂着眼,不知是睡是醒。

他背后的竹林随风稍微动作,发出沙沙的响声,惊起鸟雀拍打翅膀飞离,听得飞去的声音。

苍白而晦暗的上空,是斜挂的缺月。

回头看一眼,他的背后却是宛若圆瞪却无烧灼感的日轮。

男子指了指是桌上的黑与白。

“请解。”

 

 

#4-承

他在这边坐下,面对黑与白的平面,迟迟开口。

“你是谁?”

听得鸟鸣已止,竹叶不动。

在这不知如何进入、又不明怎样离开的箬绿色的空间里,等候他的竟是局棋。

“等价交换,”半睡半醒的男子将他从思考中引出,“解出来,走出去。”

男子看着他,目光里尽是他所看不透的平静。

他的手一挥,在棋局上方横划出一道金色的光。手掌所过之处,落下点点黄沙。

“您定能够解出漂亮的答案。”

他低头看向棋盘。

记忆中闪现而过的是一口辛味直顶鼻腔,是胃里久久散不去的暖意。

“温酒的味道。”

男子的手一翻,掌心仰面向上。

空气中金色的颗粒聚集,凝成一小小的瓷盅,递到他的面前。

脑海中响起自己的声音。

“饮者……长生。”

他接过瓷盅,却并没有下口。

他看着无色透明的表面,映出他苍白的脸。

在黄沙中消隐,又浮现出挂了伤却平静的白皙面容。

“越人也太不小心。”

不知是哪里的声音,伴随着药酒点在脸上划痕的刺痛感。

心口却是如他所言的“温酒”那般,烫得很。

东方的红药,竟是这种触感。

鼻息间谷物发酵后的味道,萦在竹林,绕在周身。

他看到盅内自己陌生的释然的表情。

好像那个时候,为那个自己点药的人,语气中尚带着微嗔的笑意,动作轻柔之中,连口中轻吐的气流也好像仍贴在脸上。

他听到“越人尽开些玩笑”。

听到“那时越人已经没有记忆啦”。

是谁的声音?

自己又说了些什么?

他开始有些轻微的头痛,持盅的手也颤抖起来。

 

竹林。棋局。温酒。鸟鸣。雾瘴。

 

“子休,若是有来生,再在此相见吧。”

“到那时,定陪你解了这棋。”

 

 

#5-转

沙漠中的夜晚冷到骨髓。

如果当初没有做这个愚蠢的决定,现在的他也许在某楼阁内品尝着最新式的饮料,与那些有潜力的新晋者们探讨当下最先进的炼金术。

他起身的时候有些头痛,皱了皱眉,却想不起做过什么梦。

心口好像被剜下了一块,在夜里像是连风也也能够穿透。

 

#6-转

他走了两步,准确地找到了风源。

贴在墙壁上的白色铁盒,翕动着长而扁的口,在狭小的空间里不断地呼出冷气。

明晃晃的光线,来自头顶的灯,脚下却没有落下影子。

他低下头来看着自己沾满了血的双手。

隔着薄薄的不明材质的手套,仍能感知到那份黏腻的触感。

好像听到脑内传来的声音。

“博士——”

“博士~”

他走到门边,镜子里映出他疲惫的面容,嘴角尚有以线缝合的痕迹。

他甚至不知道疼不疼。

模糊中,记忆里的黑夜里,听到自己的声音清晰。

“你会好起来的。”

他不知道自己在与谁对话。

周围的人收拾好了器具纷纷离开,没有一张他认识的面容,把他一个人晾在冷气之下,任风由领口钻进。

 

“阿缓真是可靠。”

“那如果我死了,下辈子还要做我的医生呀。”

 

有什么攀上他的脖颈,温度由皮肤下传,直至他的肌肉里,由纤维延伸,在身体内传导。

唯有心口仍是空的,凉得像刚从河底捞上来,那风由前进入又从后背溜出。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

 

“不会的。”

“你不会死。”

 

 

#7-转

周身风起,他从镜中看到身后铺盖了白布的方长的床上,坐着一位原本应无了呼吸的男子。

他走下床来,身边飘着金黄色的沙。

手在空气中划动,翻掌露出以细绳相穿的戒指。

挑起时已走近他的身边。

没有躲避。

这平静的表情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却无法在脑海中搜寻到任何记忆。

 

“你是谁?”

 

项上一瞬凉意,是金属与肌肤相触。

他看到被戴上的项链,被磕磕碰碰而变得粗糙的戒指外痕,在他的胸锁处反射出晃眼的光。

那人平静而含着笑意的眼眸里,映出镜中的他。

颓然的姿态,面上是连自己也未曾幻想过的倦容。

那人站在那。

倏忽间消失,化作屋内飘散的沙,在无影的灯下亮得他几乎睁不开眼来。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褶皱的被单,白色的粗糙布料,都融进溶血的黑夜的黄沙。

 

 

#8-合

男子伸了个懒腰。

身下的鲸幻化成沙,又重新凝成了长毯的形状,在空气里扬起闪亮的沙尘。

殿内灯光明亮,他的脸也映出金色。

“开门吧。”

他慵懒的声音在长殿内回响,一旁的狮人应声而动。

殿门开启时,与地面摩擦发出厚重的声响。

当殿外的光景在阳光里投射了进来,是满目的黄沙,与狂风一同飘入大殿。

茫茫里尽是金黄的颜色。

巨大的门框里,是瘦削的炼金者的身形,在刺眼的阳光里清晰。

他勾起了嘴角,身下长毯无声地飘起。

对他说了一句“欢迎”,长毯飘至他的身前。

仆从递上美酒,他并未接受。

手上凝出发光的六芒星,他有些紧张地看着殿内的男子。

男子左手又是一挥,六芒星也在他的掌上出现,右手在上面点出日月的符号,沙粒便凝在上面。

是他曾在沙漠里画过的符文。

只可惜被风刮去再也找不到。

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男子“呼——”地一吹,手上的符文又散作空气中金色的沙,四去了无痕迹。

他笑起来。

 

“欢迎,炼金者。”

 

金色的蝴蝶在他的周围盘旋了几个半周,时隐时现,像日光下的沙。

“蝴蝶?”

他发出疑惑的声音,却听得那人笑起来。

“蝴蝶?竹海?棋局?白衣?死亡?”

他笑得越来越大声,在长长的殿里伴久久的回音。

他挑起炼金者的下巴,以半眯得眼与他对视,瞳仁里映出金色。

“我是蜃楼王。是沙漠的领主。”

旅途中所有的梦与环境,只是他的玩具。

竹林共饮一盏温酒,架空里的约定。

他已然搞不清楚,是真是假,是实是虚。

唯有心上久久填不圆满的缺洞,让黄沙也穿透了他,吹散在宫殿里。

 

炼金者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声音。

“不过原子与虚空。”

蜃楼王重复着他的话。

“原子与虚空……原子与虚空……好一个不带记忆来去的炼金王!”

他松开捏住下巴的手,高举起来。

 

宫殿内骤然光亮。

白色的空间,白色的墙壁,刺耳的警鸣狂躁不已。人来人往,手拿瓶子的白衣女子推着移动着的白床焦急地拥搡着。从他们的身体穿过。

光芒闪动不停,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地变换成苍白而晦暗的天空,竹林内叶与叶沙沙地摩擦,头顶是将坠的缺月,和着黄鹄的啼鸣。

一切又归于平静。

在空荡的大殿内。

没有飞沙,没有仆从与美酒。

只有相对的二人,与残断的大柱屹在中央。

他垂下手来,轻轻地拍了拍身下的飞毯,扑起几粒沙尘。

“没有宝藏,”他说话时的声音有些沉重,“也谢谢你的梦,让我久违地饱餐了一顿。”

是记忆之中的“越人也太不小心了”、“那残局谁收”。

是飘忽的“博士——”“博士——”和“下辈子也做我的医生吧”。

眼前人的笑容让他想起殿外永无止境永不消停的黄沙,想起一棵不知是否真实存在的胡杨。

像要送他离开,大门处的沙又组成了新的符文。

 

炼金者叹了口气。

他用指尖点了一下面前的金蝶,化作空气中的沙尘,落到地上。

“等价交换。”他开口时的语气不快不缓,“似乎在这里,可以找到永恒的秘密。”

蜃楼王凑近到他的面前,一个几乎要贴上去的距离。

“永恒?”

炼金者点了点头。

 

“永恒。”

 

“即便是抛弃你的贵族生活为代价?”

“即便是风总吹走你的星月符号?”

“即便是再也无雨无雪、四季天晴?”

“即便是腐烂在了这沙里?”

 

“不过原子与虚空。”

 

落到地上的沙又飞起来,重新化作手上的金蝶,扑起翅膀。

 

“不过原子与虚空。”

 

 

#9-合

也许是这么多年以来的第一次。

他是沙漠的君主,是食梦的暴君。

他是来自东方的王子,是寻求真理的炼金者。

 

——等价交换,不变的原则。

茫茫的沙海里没有宝藏。

等成了没有仆从的君主。

等成了断壁残垣的殿堂。

等成了黄霾里的最后一抹颜色。

等成了等待的永恒。

他说——

“你终于来了。”

 

 

#10-后记

是仅一人留存的记忆,抑或是他所制造的架空。

已无人再去在意。

打上赫尔墨斯封条之后的事,尽散在茫茫黄沙罢。

 

 

#11-后记

这个向他伸出手来的王。

是蜃楼的幻境吗。

 

 

#一些乱七八糟的梗

万物的本质都是原子与虚空——德谟克利特

有一秒的竹叶不动,鸟声不鸣——是因为蜃楼王在那个瞬间停止了思考

西方的红药——东方的药酒

赫尔墨斯封条——炼金术师的秘密

 

 

#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以上是梗的部分。

实在是太喜欢黄金组的设定,看似为难但其实一直在引领他走到作为终点的自己的宫殿。

至于最后是不是幻境,我也不知道了。

也希望他们下一世也在一起,就以彼此等价交换吧(我在说什么),特别喜欢《钢·炼》里告白的时候,“什么一半人生,我的人生,全都给你好了!”

最后,我这种人能参加百日真的超级开心,认识了好多可爱的太太,很喜欢你们!!

欢迎一起来玩啊,笔芯!

最后大家学习加油!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