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辣鸡

D5/杰裘杰
MHA/常梅雨
农药/药鱼 白昭
其他随机掉落

脑洞贫瘠文笔辣鸡但是不要脸
写给自己开心

王者荣耀 #瑜乔#

周瑜 × 小乔


师生paro



#0

这是一个关于夏的故事。

 

 

#1

糟糕——

小乔缩了缩脖子,瑟瑟地抬起眼来看着站在面前的毫无表情的老师。

教室内的风扇声音呼呼作响,某个失了润滑的衔接处总会在转到某一个位置的时候,发出一声低而沉而沉的”吱——“声。

手中攥紧着纸条,迟迟不知该如何打开此刻发热的手掌心。

还在递给同桌的半途,被老师抓了个正巧。

同桌看着她笑也不敢笑、哭也不敢哭的样子,也一并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老师。

好像在准备接受审判。

小乔闭上了眼,在心里默默祈祷起来。

——神啊,我可不想被公瑾老师讨厌。

走下讲台来的周瑜,手握在了小乔抓着纸条的小手上。明明已快是夏天,却因为紧张而凉了下来。

热量向她传递。

他微微勾起嘴角,短短地叹了一口气。

不是讲课时严肃得好像句子的气流都毫无缝隙的样子。

他讲话时的语气融合在风扇的气流里,是磨平了棱角的音色。

他收回手来,又轻轻拍了拍小乔的手背。

“乔婉同学。”

“……是。”

“这张纸条,我没收了。”

座位上的小乔涨红了脸,直到同桌在底下偷偷地戳了戳她,才磨磨蹭蹭地打开手来,露出被攥红了的掌心。

一张被揉搓得褶皱的粉红色纸张。

从外观上能够看到不规则的字印,在折叠的边缘洇了一点。

 

 

#2

周瑜打开纸条,隔壁办公桌上的老师凑过头来,语气是有些无奈。

“又没收新玩意儿啦?这又是班上哪个学生传的纸条?”

粉红色的纸在他的眼前被摊开,周瑜轻轻笑了起来。

他的手指抚上纸张秀气却别扭的字迹。

能够看出写时极为用力。连中性笔划在纸上时因笔尖上的珠子突然的不顺畅而断开的样子,也能够清楚地看到。好像慢镜头里下落的流星,在轨迹上不均匀地排列。

写好的几个字又被划了去,在几道交错的横线下仍可见。

排列在一行里的几个字是极为清秀的。

他甚至可以想象到,在做他所不值得家庭作业时,也是这样握住笔身,眨眨她好像有什么在闪烁的眼睛、冥思苦想之后,用力而认真地写下她所认为正确的答案。

那时的她有没有咬住笔杆,有没有皱起她小小的眉头来,露出苦恼的表情。

想到这里,他扑哧一声笑出来。

 

当然隔壁桌的老师又很烦地凑了过来。

“什么?学生传的纸条里有什么好玩的新梗吗?给我看看呗。”

周瑜按照原本的样子重新给折好。

他知道是粉色的爱心形状,却看不出最后那几步是怎么将纸角塞成应有的样子。

“不是。”

他的语气里有些嫌弃。邻桌老师的话实在是有点多。

那行被划过的字不停地在他脑海中出现。

以及它被划来划去的样子。

他含笑将没能折成原来样子的纸条夹在本子里。

尚且露出粉红色的一角,成为了工作笔记的新的标签,提醒他下一个将要来临的重大日子。

 

“是夫人写给我的情书。”

 

 

#3

一周的课程结束,小乔最后离开。

她向同学挥挥手后,又有些无奈地看着沾满粉笔灰的板擦。

吹了口气,粉笔灰便在空气中散了开来。

在心里给自己再加加油,干完最后的值日,只要锁好门、放好钥匙,就将迎来美好的周末。

夕阳的光线从窗外照进来,打在光滑的黑板表面上,形成区域内令她看不清的反光。

小乔眯起眼来,抬高了手想要擦掉黑板中上方的字迹。

——虽说并不是很舍得擦去。

那是周瑜在课上写下的程式。

并不是多么工整的字体,在符号内尚有浅浅的连笔痕迹,并在一排时却是和谐的完整,令人不愿去破坏。

“乔婉同学。”

周瑜叫她名字的时候总是柔和得让她觉得自己沐浴在光里。

当然,此刻夕阳之下的教室里,不只是她,不只是走进教室的周瑜,连同桌椅讲台,连同黑板刺眼的反光里,都一并被包裹进橙色的暖光中。

温柔得宛若初生。

“啊,老师。这么晚了……”

周瑜“嗯”了一声,拿过一边的另一个板擦,举起手来擦去小乔所够不到的最上缘。

他伸出另一只手挡在小乔扬起的脸的上方,防止飞起的粉笔灰被她吸了去。

而这个怔怔看着面前高大的他的小乔,早已再憋不出半个字来。

好像免疫这些粉笔灰是他作为老师所应带的技能般,依旧是平常的语气。

“我来。”

小乔抬头,自下而上地看着周瑜的脸。

在光里,和漂浮着颗粒的空气中。

他下颌的曲线,滚动的喉结,和动起来的右手,都融进此刻她热得宛若烧灼的目光里。

他鼻间发出“嗯?”的问声。

小乔有些慌乱地在身前摆起手来。

“我在想……您的手好大啊……”

——又被公瑾老师看到这么丢人的样子了。

周瑜笑起来,放下手中的板擦,在她面前缓缓蹲下身子,将视线平行。

他举起手来,立在她的眼前。

“比比?”

 

小乔看着蹲下来的周瑜,手掌心的线模糊在夕阳的光里,她几乎都要忘记自己是否在脸红,此刻心跳的频率又是如何。

她的手掌根部与周瑜的合在一起,又一点一点地覆上。

从鱼际到掌指关节,直至与他的重叠在一起。

好像时间就此放缓,颗粒下落没了速度,浮云不再遮住光线,教学楼里布局交错。

周瑜的手心上温度传来,是与此刻的光线一般的温暖。

与周瑜的手比起来,她的手小小的,白白的,在他的手心里。

指尖稍微地偏移,顺势嵌入她的指缝中,便是相扣。

周瑜的手臂又是一收,被握住了手的小乔向前倾来。

 

唇瓣相碰。

 

小乔瞪大的眼顺着周瑜覆上的动作而阖上。

 

——公瑾老师,嘴唇和手都温暖。

 

 

#4

周瑜的目光像窗外进来的阳光,落在小乔的身上,打在黑板上的反光。

就连空气中那些飞扬的脏兮兮的粉尘,好像也在这光里变得柔软起来。

小乔看着面前的老师,是她未曾见过却也不敢想象的表情。

周瑜像是宠物店外趴在橱窗上的孩子,看玻璃柜内优雅的大波斯猫懒懒地打个呵欠,也会扬着嘴角像发现了什么惊天宝贝。

小乔张了张口,语气里仍是颤抖着的,面上的红晕在背光的夕阳下显得格外稚嫩却又格外和谐。

 

好像她就是从光里出生、在光里长大,又在光里注视着他。

是青春的颜色,是她应有的最好的样子。

是在讲台上的他所视的及的空间里,那个顶着丸子头的女孩,用承载了整个星河的闪闪发光的眼睛看向他的时候,思考后用清明透亮的嗓音发出一声细而几不可闻的“哦~”的时候。

她的思考紧紧跟在他手指划过的黑板的每一个位置,他攥住粉笔写下的字,那些对他而言有些过于简单却值得她用心思考的程式步骤。

就好像,他是那目光里的一颗星,是她声波所振动的一寸空气。

她的声音好听依旧。

是路过走廊时,听到她与同桌的闲聊,一声不小心听到的“公瑾老师”,几乎足以让他融化成一滩水,沿着空调管道流进桶里,发出咕咚的一声。

那样的音色。

 

“我……是在做梦吗。”

 

好像他就是在她的梦里存在、梦里呼吸,在梦里叫她的那一声“乔婉同学”。

去想象和自己一般大的时候,他也一定永远是他最好的样子。

是每每在课上抬头去看他的时候,好像气流都温柔。

字与字的间隙,某个辞藻的发音,句末或短或长的停顿。

引领她走向正确的思路时,那些对她而言有些晦涩难懂的解法,都不如他握住粉笔时,沾了粉笔灰的指节分明的手指好看,不如他讲解时开合的口唇,努力想看清隐约却又转瞬即难以捕捉的侧齿。

对于那个课间里被偷偷称呼为“公瑾老师”的人,她明明只敢期待着,去听一声世界上最好听的“乔婉同学”。

就好像所述课程均无色彩,唯有唤她名时字里有感情。

就好像,他从梦中走出来,而她不愿清醒。

 

拉过她的手来,周瑜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拿过板擦的手上所沾的粉笔灰沾到了周瑜的脸上,他却像完全没有意识到一般,依旧是平静而柔和的语气。

“嗯,看来不是梦。”

小乔想要用手替他擦掉脸上沾到的粉尘,却被手上的新灰而抹得更加难以去掉,揉在了一起,乱糟糟的一堆。

她赶忙道起歉来,用袖口轻拂周瑜的侧脸。

 

“对不起,老师。粉笔灰又脏……又苦。”

 

周瑜看着小乔脸上依旧未褪的红潮,在夕阳的颜色里,让他想起某个学期的运动会。她跑过终点后红着脸笑起来的样子,比那天的太阳还要好看百倍。

一不小心撞上他的目光时,立刻缩回去的时候,似乎是不一样的红呢。

他重新握住脸旁小乔攥住袖口的手,笑起来。

 

“嗯?我只知道乔婉同学。又干净……又甜。”

 

 

——公瑾老师……

——太犯规了!

 

 

#5

三年生活中的最后一场球赛。

小乔看着同桌几乎要冲上场一般激动的声援,也感到有些将要脱口的坐不住。

直至身体上突然的一暖。

校服外套被披在了身上。

而在一旁看着比赛坐了下来的,是公瑾老师。

她立刻把将要抬起的屁股又给坐了回去。

也并不是多么想和公瑾老师坐在一起。

只是在他的面前,若自己也像其他人一样站起来大喊大叫,怕是不够淑女也不够好看。

现在只能假装在看向场内,却也不敢看向他。

“看你落在了教室里。虽说夏天快到了,操场上风大,还是多穿点的好。”

她木然地点点头。

那天像突然敲碎了梦境后走出来一般的公瑾老师,又在与她如此靠近的位置。

小乔捏紧手中的饼干盒,塑料隔断发出了吱嘎的响声。

扁而长的苏打饼干被她咬下一口,露出里面镂了空的薄层。

她沿着虚线掰开,递到周瑜的面前。

“……老师,吃饼干吗?”

她抬起眼来瞄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

“这半是我掰开的,没咬过。”

周瑜看着她上有些颤抖的小手,又为她理了理乱糟糟的衣领。

 

接过另一半、被咬过一口的苏打饼干。

“谢谢你,乔婉同学。那我要这一半。”

 

这披在身上的外套似乎过于有效了。身体暖暖的好像夏天已经来到,手指却又冰凉的不知该放到哪里。

周瑜拉过她的手,放进她校服的口袋里。

有什么碰触到了她的指尖,并不尖锐却亦不柔软。

她去摸索着。

是叠成了心形的纸。

——啊!

是那天,被没收的纸条,又被放回了她的口袋里。

她知道纸条所写的内容,用自己都几乎听不清楚的声音小声地问了一句。

“老师,会讨厌我吗?”

周瑜晃晃手中被咬过一口的饼干,又摸了摸她被风吹得有些乱的头发,重新遮住露出的前额。

春末夏初的操场上,风算不上大,却让她在此刻忘记了呼吸。

那些刮过耳旁的风都被她听得仔细,生怕她的公瑾老师的某句回应混在这风里,而被她的粗心给错过了。

就像在最后一步忘记添上的小数点,在结尾答句漏掉的一种分类讨论。

想起他时突然折断的笔芯,从脸旁滑脱的托腮的手。

而公瑾老师,是比这些重要还要重要的重要。

 

一阵风、一朵云,脚下行过的一只蚂蚁,都怕打扰。

“不。”

他的声音确实混在了风里,却远比和风声好听得多,也比云温柔都多。

却更比蚂蚁爬过时更让人心头泛痒。

挠不着,却急得想要跳起来。

 

“我喜欢乔婉同学。”

 

啪嗒——

放在腿上的苏打饼干盒掉落在地上。

咔嚓——

周瑜咬了一口手中的苏打饼干。

“东吴A班,加油——”

小乔涨红脸,用尽全身的力气向着中场休息的场内大喊了出来。

 

 

#6

是周瑜的最后一节课。

像每一个三年结束一样,他留下对所有人未来的美好祝愿与鼓励。

与每天的课程授毕一样,他收拾好教案,又走回办公室。

连鞋子的哒哒声,也是一直以来的节奏。

小乔的视线没有落在他的身上,而是低垂着头,几乎要埋进课桌里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同桌“再看一眼公瑾老师吧”的声音太大,以至于连他也听得一清二楚。

他看着没了标签的工作笔记,寻思着似乎也没下一个重大日子了。

那张还给小乔的纸条,不知道她又打开看了没有。

她低下头去不看自己的样子,让他有些微微的心疼。

好像那折叠过的心形一角,正好正巧地、不偏不倚地抵在他的升主动脉上。

下班时关闭了办公室的灯,却看到门口夕阳的光线里,丸子头的小小的身影。

和那天一样。

他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

双眼哭得红肿,尚带着抽泣声的小乔,从口袋中拿出被搓得不成样子的粉红色纸。

一层一层地摊开,露出上面被划了好多层的字。

话还没有说清,眼泪先由眼角顺着脸流了下来。

她用手背胡乱地抹了一通,在脸上糊成一片,

声音抖得厉害,像刚拔出塞子的碳酸饮料,向上冒着盘旋的冷气。

 

“谢谢老师愿意喜欢我,可是我……”她吸了吸鼻子,“对不起,老师。这个夏天,我就要毕业了。”

 

周瑜张开双臂,抱住眼前这个瑟瑟发抖的少女,几乎想要将她融成自己的一部分。

 

“乔婉同学,你不要哭,我倒觉得,”他以平静的目光看向小乔,眸子里依旧有光流转,“太好了,这个夏天,你就要毕业了。”

 

挂着眼泪的脸上还是搞不清楚状况的表情。

“啊?老师?”

周瑜笑起来,吻她红肿的眼睛,是比他的嘴唇还要热的温度。

 

“不是什么老师。是公瑾。”

 

 

#7

毕业典礼的那天,她不安地搓着裙角的蕾丝边,搭上了周瑜伸来的手。

手心的温度未曾变过,熟悉的热量传递上来。

她笑笑,声音喃喃。

“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吗?”

周瑜摸了摸她的头,带她走到钟塔下。

不习惯高跟鞋的小乔步子缓慢,每一步都像在探索。

周瑜在半步的距离等她,看她小心又害羞的样子跟在身后。

“那你上辈子一定是个小超人。”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小乔高举起手。

“那我这辈子也要做小超人!”

夏季的日落格外的晚,直到最后一抹日光遁入地平线以下,空中的第一颗星开始明亮。

他俯下身来。

背后夜幕降临,天空由白转为墨蓝色。

启明星作为景布唯一的装饰,他在小乔的额头落下浅浅的一吻。

 

“乔婉同学,你已经是我的小超人了。”

 

小乔把口袋中折叠过一次又一次的粉红色的心拿出来。

最后一次递到周瑜的手上。

夜色之中根本看不清楚字迹。

二人却都是心知肚明。

被划去的那行文字,是”小乔“与”公瑾老师“之间,横向画上了箭头。

又被胡乱地划了去,在一堆乱糟糟的划过的痕迹下。

周瑜用批改作业的红笔,在她剪头的起始端,又添了一个反方向。

这是他最后的批改。

给他的“乔婉同学”对他箭头上,又添了一笔。

——等到毕业的夏天,再交给我吧。

他笑起来。

像每一个从讲台上看下去的时候一样。

像在远处看到她跑着跳着的笑容时一样。

像那个午后他蹲下身子在扬尘的空气里浅浅的一吻。

像给慌乱的她披上防风的外套。

 

#8

分针与秒针划到头顶的位置重合,钟声与礼炮在头顶响起。

他将手中攥紧的粉色桃心与花束一同抛上空,弯下了身去,将小乔高高抱起,在原地转了个圈。

 

“不论有多少个三年、五年、十年,一百年,我永远喜欢乔婉同学。”

 

“喜欢,想成为公瑾老师的新娘的喜欢。”

 


 

#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从《终极三国》到《王者荣耀》,实在太喜欢这对。

是关于夏天的故事,虽然已经毕业好久了但是作为阿姨就接他们回忆一下青春吧2333

觉得夏天贼适合他们,嘟嘟的“宠”是不会犯错误的“宠”,乔妹的“白甜”也不是无脑的“白甜”,所以在夏天这个又要考虑毕业又要庆幸毕业的季节,真是贼好的。

希望甜得但不要太腻,相互单箭头好!

还有一万个梗想写没写出来【。

同桌香香虽然一定看不出来啦2333

他们那~么好!疯狂为瑜乔打call

最后表白一下瑜乔的各位太太们你们都是珍宝!


评论(8)
热度(71)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