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CM

朝暮

王者荣耀 #瑜乔#

周瑜 × 小乔



#1

吴地处东南,冬季来得晚。

当周瑜连外套也来不及脱下,直截穿过庭院。

各位长短工们的迎接被简单地回复,扫地的老汉看着他的背影又叹了一口气。

推开房门时们心里想有什么突然的一沉,压在了心口上。

蜷在被子里窝成一团花卷的样子,被角都被卷进了里面。

周瑜在床边坐下,看着这一大坨密不透风的被子。

“小乔,我回来了。”

被子的呼吸频率的起伏明显一顿,紧接着滚到了墙角。

又是无言。

他无奈地笑笑。

“怎么,不想见我吗?”

被子里立刻传出了回应,蒙在被里的声音闷得几乎辨认不出是在说什么。

他还是努力地去听。

声音有些嘶哑,与平时的轻快不同。

“不是的不是的!周瑜大人,您快去休息吧。小乔生病了,会传染给您的。”

他轻轻拍了拍被子。

“不先看看你,我怎么好好休息啊。“

能够感知到被子中的人的犹豫。

周瑜仍在床边坐着,问她病了几日又有没有乖乖服药之类。

几经劝说,小乔终于缓缓地探出小脑袋。

平日里扎成团子的头发散了下来,并不太听话地贴在脸上,尚有几根还因为窝在被子中的时间太长而翘了起来,形成有些笨拙的呆毛。

周瑜看着她憋红了的小脸忍俊不禁,心中却也有些没能早在她身边的内疚。

像有一小块面疙瘩,黏在他的心口窝。

小乔从被子下探出手来,用小小的手指戳了戳周瑜。

“周瑜大人,不好意思,让您看到这么狼狈的样子,请您快去休息吧。“

周瑜握住她伸出来的手。

面上虽是潮红,手却是冰凉的。

他用双手握住,对她笑起来。

“再看你几眼,就当我休息够了。”

 

 

#2

吴地冬季的寒意来得晚,却也会不客气地停驻。

小乔在院子里伸了个懒腰,康复的感觉真好。

哈了一口气,便在空气中形成短暂的白雾,又消散。

她小声地念叨着。

“希望冬天可以快点过去。“

周瑜正穿过回廊,看到才病愈的小乔在院内自言自语些什么,便几步过去,从身后偷听几句。

小乔的耳边传来浅浅的笑声。

“小乔喜欢春天吗?”

她点点头。

希望和周瑜大人的第一个春天快点到来,让她也看看这里花开的样子。

周瑜打开身上的外套,将小乔裹紧其中,又收紧了双臂,把小小的她拥进厚实的外套里。

是在冬天里也温暖的布料,里层的绒毛扫在小乔的脸上,弄得她又热又痒,耳边还有周瑜意外快速的心跳声。

她立刻噤了声,伏在周瑜的胸前听。

“暖了吗?”

“嗯。”

 

“这是让季节一下子变成春天的魔法。”

 

是的。

和周瑜大人的第一个冬天,就像春天已经到来了那般温暖。

如果真正的春天到来了呢?那时都督府内会有怎样的新鲜植物,而她和周瑜又将以怎样的关系进行些如何的对白呢。

她想象着,偷偷地笑起来,向周瑜的胸口蹭了蹭。

头发扫在周瑜的胸前颈前,连她偷笑时一不小心发出的咯咯声都暴露无遗。

他低下头去,轻吻她的头发,也笑起来。

 

 

#3

吴地的冬季停驻的时间里,却也有暖意。

摇曳的灯下,周瑜阖上手中地书本,没有发出声响地插回了书架之中为它而等的留空。

小乔看着灯光里的周瑜,是如火一般的色彩,在房间内安静。

是独属于她的周瑜大人,而不是那个人称的铁血都督。

连空气好像都温暖了起来。

小乔扬起嘴角,在周瑜回过头来之前埋进了书本中。

希望能多陪他一会。是在这有限的空间里,把时光变化成无限的魔法。

周瑜看着缩起来偷笑的小乔,并没有戳穿她。

而是什么也没有说地坐在一旁,侧过脸来看她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样子。

小乔悄悄地放低了手中的书,偷偷地瞥了周瑜一眼。

他便也快速收回目光,托住下巴假装在思考些什么的样子。

小乔用细而小的声音喃喃着,完全没有发现已经把内心的想法全部嘀咕了出来。

“周瑜大人这么好看,想亲亲周瑜大人。”

周瑜放下手来,握住了小乔。

却也没去看她,继续假装在思考什么一般,用确定小乔能够听到的声音,也学着她的语调,笑起来。

“小乔这么可爱,真想亲亲小乔。嗯,也好想小乔亲亲我。”

 

 

#4

吴地的冬季停驻不久的暖意里,寒亦并不逊色。

小乔为周瑜披上外套,看他张开双臂后,微微一耸肩收紧外衣的样子,却是难以笑出来。

周瑜回过头来看着她努力地咧出一个强硬而别扭的笑容的样子,无奈地笑笑。

“怎么,小乔是舍不得我走吗?”

小乔用力地摇起头来,像一个刚刚遭受了撞击的钟。

 

“舍得!胜利与小乔,希望周瑜大人选择胜利!”

 

周瑜拍了拍她新扎好的团子头。

 

“胜利和小乔,都要选。我很快就回来。”

 

小乔点点头,仰视着这个在光里连轮廓也柔和的周瑜。

外套在有些萧瑟的冷风里摆出好看的角度。

让她想起初遇时的那一眼,舰船上逆风而望的他,瞰着那片海域,瞰着浩荡的天下。

看到他的口开开合合,却听不清是在说些什么。

确是那时随海风而起的衣角,也是这样的角度。

像是要融进光里,化成无数个粒子。想要包裹在她的周身,让冬季如她所说,一瞬入春。

小乔伸出手来捏住了周瑜的袖口。是并不怎么柔软的布料,不像里子那般搔在她的脸上时会泛起小小的躁动。

周瑜便回过头来,也准备再看她最后一眼。

可以的话,摸摸她的脸颊,抚平她的头发。

一切尚未来得及,小乔便踮起了脚尖,在周瑜的唇上落下短暂的一吻。

嘴唇上是凉的,只是一瞬间,也能感受到。

甚至都能够清晰地知道,她捏在周瑜袖子上的手也正抑制不住地颤抖。

而后快速地被转过了身子,用手紧紧捂住脸。

周瑜看不到她的表情,却看得到小乔的耳朵根红得宛若一颗刚从碗里提出来的、才洗好的水萝卜。

听到她的声音从指缝慢悠悠地传出来,却像一支利箭又直又狠地戳在他的肉上,几乎再也站不住一般,想就此留下,与她不闻外事地、在都督府内抱她抱够一整个冬天。

 

“这是长工姐姐教给我的,能把春天提前带给您的魔法。”

 

 

#5

吴地的寒意不输,光却是明亮的。

最后一抹光线伏在地平线,是夜将至。

小乔在都督府的院内穿着针线,眼神却在大门的方向游移不定。

一旁的长工主动帮她收拾好了工具,“小乔小姐心不在此,盼得急了便不必勉强,还请早些休息吧。”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趴在院内的桌上,看已要消失的光里,出现宽阔的身膀。

听到下人们的迎接声,她才看清。

是真的周瑜归来,而不是日复一日等待中那不知虚实的假想。

不是针头扎进皮肤、陷进肉里之后,在疼痛中想起的、远不在身边的面容。

又一次踮起脚尖来,好像这几厘的高度已足够让她的视线越过地平面,去探及他所留下的脚印。

她高举起手来,如他的每一次凯旋。

翘起脚来让周瑜能够听到她轻灵的声音自都督府内传来。

“欢迎回家,周瑜大人!”

 

 

#6

朝时裹一件衣,暮她翘首待归。

昼有忧他风袭,夜深临窗共读。

 

今生虽短,与尔朝暮。


可已矣。

 

 

#

是个没什么意义的小甜饼。

十分想参加文夏太太的都督府里的活动,然而脑内并没什么梗,只好写点辣鸡日常x,就这么发出来了……

最近乱七八糟的忙,写得很烂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机会改这篇……

希望一切都会变好!要努力变强!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