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辣鸡

D5/杰裘杰
MHA/常梅雨
农药/药鱼 白昭
其他随机掉落

脑洞贫瘠文笔辣鸡但是不要脸
写给自己开心

赴约

王者荣耀 #备香#

黑帮教父 × 蔷薇恋人



#1

香槟的木塞被啵的一声拔出,平静的液体缓慢外溢,在滋滋声中倾斜入杯。

刘备接过郁金香形的酒杯,递到孙尚香的面前。

她有些警惕地环视着四周,是来来往往的人们举杯而谈,面上尽是柔和的表情。

——尽管并不知道他们都在胡乱开心些什么。

她看也不看他一眼地抿了一口,口红在杯壁上留下了一个色浅而温高的唇印。连唇痕也烙得一清二楚毫无保留。

刘备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又浓又密,让他想起春天的时候,肥啾翅膀上的新羽。

眸子里映出好看的光芒,像是星星月亮都被一并包容了进去,在这一方角落里闪闪发亮。

孙尚香盯着舞池看的时候,刘备偷偷向她的方向挪了半个人的距离。

其实是想去戳一下她头发上那个又大又高调的玫红色蝴蝶结,却在靠近了之后,除了看了又看、看了又看,发现自己根本舍不得去碰她一下。

哪怕是递上酒杯,也没能做出什么觉得会给对方造成困扰的动作。

不知是酒的作用,还是室内温度确实有些闷人,孙尚香的脸上浮出一抹淡淡的粉红。

刘备放下手中的杯子,开始思索该如何向她搭上今夜的第一句话。

——孙家的大小姐,还真是耐看。

他这么想着,向沙发背靠了靠,陷进了柔软之中。

“大哥,你在干什么?!快上啊!”

不远处汉子的声音传来,刘备从沙发中起身的动作便立刻顿住了。

他在心里祈祷着孙尚香千万不要听到,起身的动作也变得缓慢而机械,一卡一卡地好像每一下都在试探些什么。

“对啊,大哥!再不上啥时候上啊!人家好不容易来一趟——”

——完了。

更加有力的极具穿透性的声音,让他恍惚间觉得可能又有哪个杯子将要被震成渣。

刘备拉了拉帽檐,想把自己的整张脸都藏进底下。

缩窄了的视野里,孙尚香短裙外的白皙的大腿肉一览无余。

尽管此时背景中的那句“我提醒一遍就行了,你又说一遍让大哥多尴尬啊”让刘备的心情有些说不上来的复杂,像才了一块吃一半的香蕉,在之后的每一步都不得不顾虑的小心翼翼。

刘备晃了晃脑袋,让自己不要再去看她,一边脱下外套想要搭在她的腿上。

“那两人一直在叫‘大哥’‘大哥’的,你认识吗?”

孙尚香回头来看了他一眼。

刘备的动作一僵,没有回答地继续将外套搭在了孙尚香的大腿上。

突如其来的温暖让孙尚香一愣,而后偏过了头去,也不看刘备。

倒是假装不在意的表情下,向内缩了缩腿的动作,让他觉得这件外套穿来得真值。

刘备从帽子下窥见她依旧微红的脸上,映出温暖的灯光色。

“不会就是要这么干坐着一整晚吧?”

刘备在心里默默笑起来,脸上却是极为配合的不解的表情,顺便还耸了耸肩。

 

溜走的时间里为她添上一杯新的香槟。

夜已入深,场内的人却丝毫没有减少。

孙尚香的手缩在刘备为她盖上的外套里,涨红的脸已充分暴露了她的不胜酒力。

她抽出一只手来指了指已起了褶皱的外套,眯着眼看向刘备的时候氤氲着几乎睁不开来。

她打了个小小的酒嗝,像是随时会咬到舌头一般,嘀嘀咕咕着。

“你看看你,这么好的一个人。要不是本小姐已经有了那么的狗屁婚约,一定找个像你这样的人嫁了。”

她低下头去猛吸了一口气,又重新扭回过头来,对着刘备的帽檐戳了一下。

他的帽子向上一蹙,又落了回去。

孙尚香嘻嘻嘻地笑起来,朝他摆了摆手。

“算了算了,不着急,等本小姐长得和你一样大了再说。”

于是她又一次仰起头来,一口干尽了杯内的酒水,也瘫进了柔软的沙发里。

 

 

#2

窗外的凉风吹进教室,孙尚香在桌前胡乱地揉了揉头发,手中按动的模块笔还没有放下,侧边的笔夹便刚巧地挂在了头发上。

昨夜醉后的记忆终于迟迟归来她的脑内。

大腿的位置好像还有那件外套覆盖的温暖。

想赶紧拍自己两下,从那段莫名其妙的记忆中爬出来,却在收回手时因为笔仍夹在头发上而扯出疼痛。

她“嘶——”了一声,红着脸去胡乱地解。

因为脑中愈发清晰的记忆而慌了起来,与笔夹缠绕在了一起的头发也越来越乱,头皮越来越疼。

“啾啾——啾啾——”

一只看起来有些臃肿的红毛小鸟落在窗台上,左边的腿上缠了一朵小小的、撒了金粉的玫瑰花苞,用红色的丝线不松也不紧地固定住。

她用力地一扯,笔夹上缠了头发的模块笔被啪的一声拍在桌上,她快速地站起身来向着窗外的楼下望去。

是那顶被她用指尖一挑又落下的帽子。

窗台上的鸟扑棱扑棱翅膀向下飞去,稳稳地落在了那个并不如何高大的男子的肩头。

男子摘下帽子,向她一挥,露出笑得温暖的表情。

嘴边不张扬的角度,是在对她发出邀请。

不得不承认,虽不是最帅气最好看,但这确实是她这么多年来见过的最柔和的一抹笑。

她也立刻咧开嘴笑起来,起身从后门溜了出去。

有没有吓到后排的其他同学,正在讲些无趣内容的老师又没有没发现她,开关门的声音没有没有太大的声响……

她全都没有去在意。

只知道头皮上还有点发麻的疼。在走廊跑起来的时候,耳旁带起的风让她有种在被空气笑话的轻微的压迫。

——“一定找个像你这样的人嫁了。”

孙尚香停下了奔跑的脚步,在教学楼下的大镜子前愣住了。

刚刚脑内的是什么鬼?!

——那是她昨晚说过的话啊。

——还是在喝了不知道多少以后、意识最不清楚的时候说出口的——最发自内心的话。

她恨不得一头撞过去躲进镜子里。

想到那时的自己,一定是蠢到极致的样子。

去挑人家帽檐一定也是这时候做的,而刚才的自己还在为这种失态的表现而偷偷高兴起来。

她蹲下了身去捂住自己的脸。

竟然还蹦蹦跳跳地一路跑下楼来。

——趁现在回去来还来得及。

在心里给自己这个遁走的想法点上一万个赞后,孙尚香在脑内再次确认了溜走的完美路线。

她快速起身。

咚——

狠狠地撞在了刘备的下巴上。

只有半步距离的刘备一手摸着下巴,另一手已先了她一步抚上撞到的她的头顶,用最小幅度的动作给她揉了揉。

孙尚香赶紧向后退了一步,双手抱住头顶。

不知是否因为疼痛,连讲话时都是咬牙切齿的样子。

“喂,你干嘛啊!”

看着刘备脸上有些委屈的表情,那句“嫁了”偏偏又在脑内响起。

就像有个小人站在她的耳边,用最劣质的广场大喇叭发出噪音穿透耳道,形成久久不散的回音。

嫁了——嫁了——嫁了——

她的脸憋得通红。

此刻抱着头才想起被笔夹给弄乱的头发还欠整理,又去僵硬地揪了揪。

“去看一下吗,你脸都疼得红了……”

刘备看孙尚香噘着嘴一脸不满地整理某一小撮头发的样子,也挠了挠头。

是以为蹲在地上的她哪里不舒服,才会走得那么近。

谁能想到,这意外的“亲密接触”说来就来。

刘备看着她渐渐平静下来的样子,终于放下心来,舔了舔牙龈渗出的腥味。

 

 

#3

“大叔,你这种土大款的打扮,就不要踏入神圣学府了吧。”

车内的刘备点了点头,看着孙尚香理直气壮的样子,嘴角勾出一个有些无奈的角度,对她笑笑。

“可是你的任务不是没能完成嘛,我当然要来接老婆回去了。”

刘备讲话时无可挑剔的语气让孙尚香一瞬间没反应过来他话中的关键。

对前半句认可地点了点头,然后便是要跳起来。

“谁是你老婆?!”

刘备看孙尚香涨红的脸,和那天晚上喝了一杯又一杯之后迷迷糊糊着说要嫁给自己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你啊。”

孙尚香几乎是想让司机立刻停车,把刘备从车上给踹下去,然后补上两炮。

——尽管车和司机都是刘备的。

“本小姐可是有婚约在身的人,不许你胡说!”

她攥起拳头,在他的面前挥了两下。

想说两句刘备如何如何比不上她的未婚夫来打击他一下,却搜寻不出任何已知的信息。

一个不知是如何长相、又是如何性格的人,将成为她接下来一切的碍事却又万能的借口。

“反正你也不知道那个婚约者是谁吧,”刘备拉下帽檐来,没有去看她的方向,“那天是你说要嫁我的,我就同意了。”

毕了他又小声地嘟囔了一句,“这么算还是你求婚的呢。”

孙尚香立刻被堵得一句话也挤不出来,她看着刘备故意不看自己的样子,心口像塞了十好几个塑料袋,闷得人喘不过气来。

却又无法把缠在一起的它们一并去掉,只能一点一点、一袋接一袋地从混乱中提出来,才能舒服一小寸。

她吸了口气。

“那种话,本小姐就是说了!”

她抬手打掉刘备头上的帽子,扯过他胸前整齐的赭色领带,狠狠地印了上去。

目光所及的如羽的睫毛。

唇膏上淡淡的巧克力味道。

柔软的触感不断地放大、放大,像那夜坐进了沙发,像一头埋进了绒毛枕头里,予他短短的地转天旋。

孙尚香的唇离开他,“呸”了一声。

“什么狗屁任务,本小姐不做了!停车!”

车子平稳地在孙宅门前停下,她伸手去打开车门。

刘备拉过孙尚香的手,将她重新拉近自己的怀里,在唇上补全了那个对他来说结束得太早的吻。

直到孙尚香红着脸骂着脏话狠狠摔上车门,刘备仍是努力收敛起脸上的笑,以一句“好的老婆”迎合那一声几乎震动了整辆车的“咣——”。

车子没有离开孙宅,而是由一旁的通道驶了进去。

车后已排了长队的黑色轿车尽在这一辆后保持着距离等候。

司机座位上的男子通过后视镜看刘备依旧盯着窗外的样子,一副显然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的迷茫表情。

“大哥,什么意思啊?”

刘备探出舌尖,像舔掉方才的血一般,又抿去了唇上沾的唇膏。

他勾起嘴角来,拉下了车窗,看那个气鼓鼓的大小姐走入孙宅时每一步都用尽了力气踩下去的样子。

于是毫不掩饰地笑了起来。

 

“娶。”

 

 

#4

指尖划过已积了灰尘的相框,孙尚香低头埋进被子里。

“本小姐喜欢的人啊,怎么还不来救我。”

门口的男子斜倚在门框上,叉抱着手臂看她头也不回地嘟嘟囔囔。

身体在大大的床上陷进去,让人想要从身后拥住她,一同在雨天里睡下。

 

或许更早,或许更晚。

总之是一个午后。

孙尚香听不进去长辈们虚伪的寒暄与奉承,还是在花园内撒开腿玩跑个几周更为适合她。

——尽管被逼穿上的长裙格外的碍手碍脚。

吧唧——

被凸起来的石子给绊倒在地上,她坐起身揉揉磕红了的膝盖,忍住疼痛不让眼泪掉出来。

——堂堂大小姐,岂有哭鼻子的道理!

相遇便是在此刻。

少年在她的面前蹲下身子,轻轻吹着气。

而后对她笑起来。

“大小姐,痛痛飞走了吗?”

少年笑起来清爽而温柔的样子,像一只凝集了阳光的穿云箭,“biu”的一声直插在她的心上。

什么聚会美酒,什么花园小径,都不如这一位少年来得耀眼。

少年向她伸出手来,她也配合地搭了上去。

尽管动作中有些少女矜持的小犹豫。

她红着脸看向一旁的小花,用余光去瞟少年,看到他弯下身来为自己轻轻拍着弄脏了的裙子。

细腻的动作让她心跳得想要蹦出来。

如果说心中住着一只小鹿,那一定是只刚才学会了跑的、对外界一切都感到新鲜的、顶有活力的鹿。

她讲话时故意模棱地吐字,想让他听到却又不想让他听到一般,她嘟起嘴来,说出了对于那时的她而言的世上最高的褒奖。

“你这么好,能嫁给你就好了。”

少年的动作一顿,笑着摸摸她的头。

比他矮了一截,还是个可爱的女娃娃。

甚至于她明不明白“嫁”的含义,他也猜测不来。

于是他说。

“好啊。”

孙尚香叉起腰来,依旧是满脸通红的样子,超级大声地向他宣布。

“那以后你和本小姐就是关系第一好了!”

——果然不明白。

孙尚香伸出尾指,少年也伸出了尾指。

相勾。

而后拇指相碰。

还不及花丛高的孙尚香,与只能露出半个头的少年。

在花园的一笑,便是什么光景也逊色。

少年的声音比那时的阳光还要温暖。

他点点头。

“嗯,说好了。”

 

可惜那之后才明白,当时怦咚怦咚的心跳,指尖相对时她脸上烫人的温度,放大了无数倍的花香,与多少年都忘却不了的音色……

是小小的她的小小的身体里,名为喜欢的小小的种子。

“那时啊,本小姐对他说——”

孙尚香从被子中抬起头来,还未能看清门口的来人,他已走到床边将她圈在怀里。

收进了双臂,为她拭去眼角的泪花。

依旧是温暖如阳光的音色,在她的耳边响起来,带着柔软的呼吸的气流,贯入了身体。

好像是回到了那个与意中人相遇的午后,又好像是在某个喝了太多香槟的夜晚陷进沙发里,在楼上向下一望时忘却了一切奔跑起来的悸动。

他笑道。

“你对他说,要他等你和他一样大。”

孙尚香愣在那里,回头来看刘备在光里笑着看她的样子。

那只肥了吧唧的鸟扑扑翅膀,停在了她房间的窗台上。

刘备与她额头相抵。

“哪有那么美好。你起身的时候脑壳撞在我的下巴,两人都疼得要命。”

——还要先安慰她。

孙尚香笑起来,用极小的力气轻捶刘备的胸口。

“本小姐清楚!”

刘备看着她通红的脸,这是多少次都没什么长进的可爱。

——所以,也算是你向我求婚的了。

 

 

#5

屋内的音乐声里,孙尚香跟着节拍晃起双腿。

她在灯下举起刘备的手来,发出一声拖长了的满意的“嗯~”。

刘备任她欣赏着,在他指甲上厚涂的玫瑰红色,另一只手揽住坐在他怀里的孙尚香的腰。

孙尚香哈哈哈地笑起来,低下头在刘备的侧脸又烙下一个新的唇印。

刘备也不顾手上的指甲油,握着托起她的手,蹭掉她在自己脸上留下的唇膏颜色,再去吻她手背。

正红色在他的唇边乱七八糟。

“喂喂,犯规了啊刘玄德!”

她依旧摇晃着两条裸露的腿,看刘备并不离开她的手,而抬起眼来看她的表情,眸子里的深邃让她立刻软了双腿,晃动的动作慢了下来。

“嗯,那就罚我吧。”

刘备笑起来,翻转来她的手心,吻上后以舌尖轻划,惹得她又痒又气,不自觉地缩起身子。

却不知这样的小动作让刘备的笑意更深,在她的锁骨边啜出一小块红色印记。

孙尚香拢起手来,翘起拇指和示指,对准刘备的左半边胸膛。

一戳。

“biu~”

 

 

#6

婚期将至。

孙尚香抬起头来又看了一眼她每次与刘备的房子。

她裹紧身上刘备的外套,像那个夜晚一般吸了一口气。穿过花园的路上,那些个叫不上名字的黑衣装束的男子没有一人敢拦她。

那个不知名不知样貌亦不知人品如何的男人,将要打倒记忆里的少年刘备,又要击败重新相遇的青年刘备。

新建一个档的位置,成为她余生的依赖。

想到这她就觉得好像咽了一口坏掉了的芝麻糊,黏黏稠稠地赖在咽喉,多少口流水也冲不下去。

连双眼都疼了起来。

她一脚踹开大门,向着空荡的大厅喊着。

“刘玄德!”

那个应来救她的英雄的名字。

她抬手擦掉眼角的泪。

“你给我出来!”

眼泪沿着两侧的脸向下而流,划出一道细长的轨迹。

“你出来……”

刘备从她的身后走进来,看到她颤抖的身体。

“出来……”她咽下最后一口的涩味,“出来娶我!”

 

 

#7

“好的老婆。”

 

 

#8

婚期终至。

刘备握住她的手,放进了外套的口袋里。

摸到细而冰冷的环上,一颗又硬又大的触感。

 

 

#9

“刘玄德!本小姐竟然被你给骗了三次!”

 

 

#10

“就罚你……让本小姐看看,你以后还能怎么骗!”

 

 

#11

“好的老婆。”

 

 


#

是bcy小可爱的点文~

一个并不霸道的并不总裁和真的大小姐,在长大后重新相遇一次的故事~

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很多次想干脆秀一波吧又赶紧收起笔来x,在紧张中就放飞自我了886(奇怪的方面x)

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被点文,你别发刀你别发刀你别发刀”哈哈哈哈其实是很想写把刀刀x

很多情节和很多梗都是现实和过去穿插着的,以前对备备说过的话在现在又重演啦!【顺便一说起题目真的太难了2333

让备哥的攻气值上升些~看大家写的备备都太可怜了,就希望写出一个更少女的香香和腹黑点的备哥(毕竟年龄差还在这),其实是有点受不了家暴狂魔和大怂包的这种组合的x。

#5才是最初的黑帮father和情人相处模式(就知道究竟放飞自我多少了233

不说了磨刀去了,溜溜.gif~


评论(7)
热度(43)
  1. 顾久洛洛萩❀168CM 转载了此文字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