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辣鸡

D5/杰裘杰
MHA/常梅雨
农药/药鱼 白昭
其他随机掉落

脑洞贫瘠文笔辣鸡但是不要脸
写给自己开心

8月
白昭《桥上》
冒盲《黑鸦》 杰裘杰《挥霍》

△不吃杰佣/信白/狗崽△

王者荣耀 #亮乔#

诸葛亮 × 大乔

师生pa  甜的

 @温轻 太太的JK大乔与官方的黄金分割率诸葛老师!

求求你们都去看看太太的原图吧真的超级美好QwQ



#1

将来的梦想?

大乔看看面前只写了“我的梦想”四个字标题的作文纸,并没吐槽这个烂俗的练笔题目。

她啪嗒一声打开封印已久的中性笔笔帽,写下了第一行的第一句话。

——“我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可以成为诸葛夫人。”

 

 

#2

诸葛亮被大乔的班主任建议过有无数次了以后,终于与大乔在教学楼后的树林相约谈话了。

“乔莹同学。”

大乔像是完全察觉不出诸葛亮的为难,她一路上不停地偷看诸葛亮一次又一次欲言又止的样子,努力控制住自己不笑出来。

凉风吹过树间发出沙沙的声响,脚下新生的嫩草也随之伏下又起,露出褐色的土地。

大乔的手指绕上垂下的发梢,转了两圈又搭下来。

发丝微卷,她扯了扯恢复如初。

诸葛亮蹭蹭沾了点新泥的鞋尖,又看了看光里憋笑的大乔。

看她指尖绕过的发梢,长长的编了麻花结的辫子乖巧地垂在身后,走起来微晃。

“乔莹同学。”

诸葛亮插进口袋中的手不自觉地攥了起来,为自己寻找一个让双方都不尴尬又能切中要害的开场——既不能太直白,又得表达得足够清楚。

“是的,诸葛老师。”

只是应了他一声,向他靠近一步。

微风吹起褐色的发丝,镜框内犹豫的眼看得一清二楚。

这个传闻中聪明无比却在她眼里有点呆的数学老师,藏起紧张来叫她名字的表现还算不错。

大乔笑着看诸葛亮。其实心里明白得很,却完全不主动提及,期待着他的开场。

诸葛亮放在口袋中的手松开,他拿出来向上推了一下眼镜。

镜架上移时,鼻梁侧面被压出的浅浅的粉红色印记好看得很,让此刻的他更加像一个被告白后无措的高中生。

“我觉得,有些事……还是不要太早考虑。”

手又放回了口袋里,他用余光瞥着大乔。

明知道在看自己,却偏偏不予回应。

大乔向他靠近了一步,露出没有听明白的表情。

“嗯?比如?”

像许多个课间里,抱着习题去办公室向他请教时,也是这样的表情。

倒是他真的讲起来,她倒不去看题了。

只能硬着头皮恰到好处地一点题,待她笑嘻嘻地回一声谢谢。

“比如说,”诸葛亮往一边挪了挪,“有些事,还是应该等到毕业再考虑。”

大乔几乎要噗地笑出声来。

这个本应聪明的老师,纠结了半天竟是这样的台词。

她靠过去,在他的身前抬起头来对上视线。

微微皱起的眉头,企图回避的目光,和咬住牙时明朗的下颌曲线

大乔笑起来。

也不知是因为无措的他好笑,还是心中一团热热的、将要窜出的温度让她不得不扬起嘴角。

“那您就是答应我了!我会好好地期待毕业的!”

 

诸葛亮像解释点什么,却看她闪闪发光的眼睛里,已尽是对未来的期待。

大乔挥挥手,步伐里是他的不忍打扰。

看到她走时,身后的辫子也一晃一晃,麻花的底部有好看的红色蝴蝶结。

还是张口叫住了她。

“以后请不要再拿老师开玩笑了。”

大乔回过头来,看着半个身子都被树给挡住了的诸葛亮。

细枝上的花苞在他身前是浅色,已经到来的新学期一定也会可爱得让她一直这么笑下去。

而那个已经看不清表情的、该是聪明至极的,她口中的“老师”,也不是那么笨嘛。

她招招手,在教学楼后门的入口倒过身子走起来。

旁边打闹的同学哈哈着撞到了她的侧肩,便赶忙在稳住身体时看了他最后一眼,也随着人群进入楼内。

诸葛亮无奈笑笑,听得她抬高了的声音。

“放心吧,诸葛老师!我只喜欢您一个人。”

 

 

#3

夏风吹起粉红颜色的裙角,也吹起大乔长长的辫子。

她伸出双手来,递上在手中被捏了好久的、边缘已经皱起来的小信封。

还画了一个Q版的戴方框眼镜的小头像,一旁贴了大大的红色爱心。

诸葛亮没有接。

“乔莹同学,我应该说过,这种事……”

大乔低下头去,却仍旧伸着递上信封的手。

她的声音从底下传来,在又闷又湿的热气中,好像随时都会蒸发掉。

“那就请您等到我毕业的时候再打开它吧。”

大乔把信封往诸葛亮怀里胡乱地塞,趁他无奈伸出手来挡时又飞快地跑开了。

额头上细密的汗珠,耳边聒噪的蝉鸣。

可以的话,希望现在就毕业。

远处的石阶上,戴学士帽的毕业生们扬出手中的书卷,跳跃起来留下在校园的最后一个瞬间。

经过走廊的拐角时,她由窗子向外看去。

那个黄色外套,带着方框眼镜的数学老师,手中还拿捏着褶皱的信封。

楼下的诸葛亮停下脚步,正正巧巧地抬起头来,对上她的目光。

她笑起来。

——也许,真的成为诸葛夫人也不错。

 

又被诸葛老师叫去谈话了。

期末的时候好像每位老师都总有谈不完的话,讲不尽的“那年”。

关于毕业季临近却仍要克服浮躁继续战斗的在校生,关于那该断即断日后再续的跨级的缘分。

诸葛亮递给她一张新印的解析几何讲义。

轻飘飘的纸张,用夹子与几张习题固定在一起。

“印好了。保持干劲,努力学习。”

大乔接过来,噗的一声笑了。

她晃晃手中的讲义。

“原来您这么迫不及待地希望我毕业。”

诸葛亮无奈地看着她,不说是否真的对大乔的毕业迫不及待,倒是对于结束这对话确实是迫不及待的。

大乔笑起来时轻轻耸肩,可以看到脖颈的侧边有一口被蚊子叮过后凸起的小包。

好像连清凉油的微辣带香的气味也清晰起来。

 

信封之中根本没什么有用的信息。

没有饱含了少女心的字字行行的真情流露,也没有对尚未到来的岁月的并不实际的粉红幻想。

只是她留下的一张字条,写下“解析几何的讲义丢了,老师可以帮我印一份吗”。

至于交给他,只不过是想看看,这个平日隐忍得要命、半点在意也不舍得多表现出来的诸葛老师,是否和她一样

——对将会到来的毕业

——同样迫不及待。

 

 

#4

诸葛亮知道自己还会再落入同样的圈套。

是某个干冷无雪的年末,加班临走时的天色已暗得差不多。

放学后便在楼下等待了许久的大乔,讲话时咳嗽发出的啰音让他有些慌。

他赶紧关上了大门,看大乔从包里掏出心形的盒子。

亮色的包装纸、蝴蝶结形状的缎带,在角落写的小小的“诸葛老师收”。

诸葛亮转了个身,挡住身后摄像头的直线方向。

他把大乔未能系好的外套领子紧了紧。

“我应该说过,在你毕业之前……”

诸葛亮皱起眉来,手抵在大乔身旁的墙上,未能讲完的话被大乔打断。

长颈鹿边框围了一圈的开关缘沾了些脏兮兮的颜色,凛冽的风像是随时要冲进门内。

“这是义理巧克力。感谢您一年的付出。为人师表,教书育人……”

诸葛亮的手向下一按。

“啪”的一声,大厅内的光亮全灭。

漆黑之中,开关尚未散去的余音里,巧克力包装纸的摩擦,二人的呼吸。

以及犹豫了片刻之后,大乔额头上来自诸葛亮嘴唇的温暖。

又是“啪”的一声,大厅内重新明亮起来。

大乔受到刺激而未能适应的双眼眯起来,看到诸葛亮似笑非笑的表情,告诉她——巧克力,我收下了。

 

眼看着大乔走到了来接她的车前,诸葛亮又叫住了她。

“乔莹同学。”

大乔松开已经握住车门把的手,跑回到诸葛亮的面前。

“是,诸葛老师。”

他推了推眼镜,讲话时热气从口中飘出来,在空气结成了雾。

他替大乔拉上了书包拉链。

自从取出巧克力就敞到现在,他故意留到分别时用来叫住她。

“感冒,要赶快好起来。”

大乔用力点点头,“一定会的。谢谢你,诸葛老师。”

诸葛亮压低了声音,用只有两人能够听到的程度给她留下今日最后的讯息。

“这样,我就可以选择不用担心传染的方案了。”

 

 

#5

大乔在办公室盯着表转了约又十分钟的笔了。

故意没有交作业而自愿留在诸葛亮的办公室,却没想到他同意之后便是一整晚的值班巡楼。

——这和大家一起上自习有什么区别啊。

大乔叹了口气。

 

门把手转动,她坐直身子,开始摆出认真补作业的假态。

诸葛亮回到办公室,看到大乔几乎什么都没写的空白册子,在心里偷偷笑起来。

“乔莹同学,大家已经放学了。”

大乔没有抬头,继续假装思考题目的样子。

嘀嘀咕咕的埋怨声,倒是像故意说给他听。

“一整晚都在巡楼,那我来补这个作业还有什么意义。为人师表,教书育人……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

“乔莹同学。”

诸葛亮忍俊不禁,又叫了她一声。

大乔皱着眉,抬起头来看这个辜负她万千少女期待的理科男。

诸葛亮弯下腰,趁她抬起头的空档吻了下去。

是秋天的时候,窗外被染黄的叶子在套音调的风里飘起,打在透明的窗玻璃上。

天不热也要夹在办公桌的诸葛老师的扇子,预习了无数次的学科教案,关机后没彻底断电而闪烁红灯的电脑显示屏。

保温杯中已凉的水面平静,坏了的灯管声音烦躁。

风声怖人,植物无神。

大乔却觉得,此刻已是最好的季节了。

 

诸葛亮又是推了推眼镜,背过身去收拾东西没再看她。

她也知道,背对自己的这个人推眼镜时,一定又露出那两点浅粉色的压痕,总是对自己微蹙的眉一定会舒展开来。

大乔泛红的脸上已尽是笑意。

“诸葛老师。”

诸葛亮拎起桌旁的包,没有回应。

“诸老师?”

依旧没有回应。

“那……村夫老师?”

诸葛亮终于回过头来,恢复了一直以来的表情。

“不许这么叫我,”走到门口时又补充一句,“赶紧放学了。”

大乔跟上去,有点可惜没能看到一直以来成竹在胸的他也悄悄害羞起来的样子。

“好的,诸葛老师。”

——以后,和以后的以后,总有机会看的。

 

 

#6

大乔贴在数学办公室的窗向内看去,目光扫过一张又一张的桌子,却并不见诸葛亮。

 

今天,大乔毕业了。

 

找不到最希望得到的祝福。

她叹了口气蹲下身子,握紧了手中的书卷。

三年的时光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她也要如那些曾羡慕过的一届又一届的学长学姐一般,留下纪念,道一句珍重。

和喜欢的人共享了四季的风景,喜怒哀乐都有人分担。

——关于那个最初只是开玩笑才写下的名字。

“真的喜欢上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她嘟囔着。

一个即将从此远行的毕业生,得一句祝福也满足。

“乔莹同学。”

大乔迅速站起身来,丢下了手中摆拍的卷轴,扑向也找了她许久的、给她三年时间上色的人。

诸葛亮笑起来,声音和每一次为她讲题时一样。

连空气里都是他的味道。

“你是在等谁呢?”

大乔踮起脚尖来圈住他的脖颈,落下崭新的她的吻。

诸葛亮背在身后的手一松,灯盏花掉落在地,花瓣散开,他也拥住大乔。

 

“从此以后,我终于可以——

“光明正大地

“对你思想不单纯了。”

 

“毕业快乐。”

 

 

#7

“毕业以后,你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

“但是他们都不如您好。”

 

 

#6

散落的花束,是娇小却从不低头的灯盏。

写了字的牌子露出来。

解过三角函数、画过函数图像,笔下有永恒的等式,也有巧妙的算法。

 

“将此花献给即将毕业的

——未来的诸葛夫人”

 

 

#4

大乔的义理巧克力只给过一个人。

拆开包装后的他,直至融化在口袋里尽是巧克力的味道,也没能舍得吃下第一口。

“怕您不同意寒假和我出来,提前送上情人节巧克力。

 

“献给

——我未来的先生”

 

 

#0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乔莹同学的呢?

春天被同班男同学揪住辫子,明明已经教训了人家,还要跑来办公室打小报告的时候。

夏天偷跑去池塘,也不嫌脏了小裙子,扒在边上看鲤鱼的时候。

秋天捡了操场上的落叶,剪成心形塞进数学办公室门缝的时候。

冬天在结了冰的池塘边,用手敲敲池塘的水面,叫他一起听的时候。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诸葛老师的呢?

春天无奈地听着被扯了辫子的夸张的抱怨,安慰说因为可爱的时候。

夏天带她去医务室,不许她吃冰淇淋却从口袋中掏出糖果的时候。

秋天经过大堂,用身体撑住们让她进来,又默默取掉落叶的时候。

冬天明明池塘已经结冰,却说谎也想一起看小鲤鱼的时候。

 

 

#0

“对诸葛老师的喜欢,是101分的喜欢。

“那个春天找我谈话时,阳光30分,凉风30分,花香30分。”

“原来我只有11分啊。”

“卷子上的红笔笔迹10分。

“您是比满分还多出来的那一分。”

 

“对乔莹同学的喜欢是1分。

“给未来的诸葛夫人留99分。

“现在的你,独占一分。”

 

 

#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恶作剧变成真喜欢的玩脱大乔和明明很喜欢却非要摆出老师架子的诸葛先生。

加了点印象中的大乔(腹黑又有点毒舌,管人家叫诸老师/村夫x)的样子和有些傲娇的诸葛老师(聪明得很还故意落入圈套陪大乔玩戏弄老师的游戏x)。

不知道大乔究竟是乔莹还是乔靓…就选了其中一个,希望不会引起阅读不适x

P.S.并不会取标题,写之前《小幸运》洗脑所以orz

评论(9)
热度(87)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