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辣鸡

D5/杰裘杰
MHA/常梅雨
农药/药鱼 白昭
其他随机掉落

脑洞贫瘠文笔辣鸡但是不要脸
写给自己开心

8月
白昭《桥上》
冒盲《黑鸦》 杰裘杰《挥霍》

△不吃杰佣/信白/狗崽△

命中

王者荣耀

#明世隐 乙女向



#1

庭前落花。

似是经了一夜的雨,载了晨露地零散着。

你拉开门,看他推来茶碗。液面荡了两下,映着他的样子归于平静。

依旧是第一次相遇时的语气,好像已看透了一切的走向,只等你的一句话。

或许是切入战场时迅而有力的指令,或许是退出时一句笃定不要回头。

你是他口中的召唤师大人。

 

 

#2

那时你与他的配合并不算熟练,战后的他劝你换一个搭档。

“这世上英雄无数,却偏要与我共苦。”他轻抚牡丹的花瓣,“明世隐,一介辅助罢了。”

你不听,放下手中的茶,对着庭院中的他的背影提高了音量,想要他听清你所传达出的每一个字。

“这战场确实英雄无数,可那又如何?我偏要选择你。”

有人长枪在握,有人利刃收鞘。有人狙射,有人屠龙。

而你选择了与他一同,以花以卦。

明明从此一起走的契约已盖下指印,嘴上却不饶你。

“一堆无用的热情。”

他说这话时语气柔和,像极了院中的花,让人一瞬忘了荆棘,也忘了曾经冲破泥土的发劲。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回来房间,他倒掉原有的茶叶,预备涮干净茶壶好冲泡新茶。

你伸出手去挡住他的动作。

“别冲新的了,上一壶的味道就挺好。”

看着你的眼里仿佛氲了层雾,你说不上来是种怎样的眼神,只是低下头去不好意思再看他,也怯怯地收回手来。

听到他笑笑。

“再泡同样的就是了。”

茶叶冲过太多次,会尝不出来味道。

人与人相处了太久,又会如何。

你与他都希望,在未来共同战斗的日子里,是水流过无数次也带不走丝毫的茶香。

 

 

#3

季节轮回。有晴便有雨,有暖亦有霜。

花瓣轻触嘴唇,你在如血的红色落下一吻。

他接过来,眼神却依旧在你的身上。

垂下的眼里是你,是花瓣。

“花有重开日,您说这人……”

散了的花确实没什么看头,你转身回屋,对他挥了挥手。

“也定有重逢时。”

坐下时你看他依旧在院子里,手中是接过的花瓣。

他也举至面前,如你一般,在上面落了一吻。

你笑起来喊他。

“明世隐你干嘛呢?”

若不是你回头来看他,说不准也捕捉不到这趁你回头便做些小动作的他。

他倒是一点也不尴尬,眯起眼来回应你,好像你才是应该不好意思的那个。

“稍微表达一下爱意。”

你甚至不知如何回应,悻悻地缩回去脑袋。

他看看你,又看看手中的花瓣,笑容浮上。

“真是……无用的热情。”

 

 

#4

胜时不骄,战败亦不颓。他明明也身在战场,却总是语气轻松看起来毫不在意结果。

你在回廊看他修剪庭院牡丹,谈起今日的险胜。

“那一战真是万幸,多亏有你。”

茎叶断时咔嚓的一声好不干脆,他放下手中的剪刀。

“小小的推波助澜而已。”

回过头来,他弯起明亮的眼,笑得温柔。

这表情让你犹豫,纠结起现在是不是最好的开口时机。

他走过来,摸摸你的发,是从相遇时就没变过的明了。

“大人但说无妨。”

你坦白了并不如意的生活,回春后还将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并不输给战场的复杂。

无数困难亟待克服,而你在他处所寻求的庇护也将迎来最终的期限。

他依旧是早就看到了这一天一般,一如既往的语气几乎要把你憋出眼泪。

“走了也好,不然总担心您要走。”

你随他回屋,他坐在桌前沏一壶茶。

却不知自从你称赞过一次,他便再也舍不得换。

你不如他,眼里根本藏不住不舍,垂下头去,艰难地咽下一口。

久久不散的茶味,你的喉头一紧。

“看来是明世隐的茶不够好,留不住大人您了。”

他的语气有如他每一次从战场归来。

已经算到了结果般,微微扬起嘴角,眯起眼睛来看着你的样子。

“现世太远,明世隐就不送了。”

他沉默了一会。

“倒是小居在此,您若何时想要回来看看,随时欢迎。”

你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抬起眼来看看院中的牡丹,如你与他二人,是明夜的暗香。

 

 

 

#5

又敲了他的门。

叩击的触感,怕是多少年过去也不会变。

“临走前,想请您为我算一卦。”

他算也不算,笑着摸摸你的头。

“乾卦,飞龙在天,宜上分。”

相处了这么久,又怎会不知道。

期待与他一同战斗时,他便会告诉你,大人今日大吉大利,我们这就出发。

疲惫不堪却还要在深夜再战时,他又会说,大人此夜为凶,早些休息吧。

哪有什么卦象说。

恒也好,变也罢。

于他而言,你是不需去算的卦。

你用力摇摇头,表情认真。

“不,要算的是你我的八字。”

他愣了一下,异色的瞳里闪过未有的惊讶。

你又坐到了那个每次来都会坐的位置,主动学着他的样子沏茶。

这次轮到他跟在后面,看着你而欲言又止。

你叫他坐下。

“不用算了,你命里缺个我。”

他垂下眼来看着你,笑起来。

“大人也会算卦了?”

你回答得理直气壮。

“不然你算算看咯?”

他怎会没有算过。

算你逐梦的大吉,是他别离的凶相。

他明白你的意思,可不会上你的当。

“卦不能算尽,您明日再来吧。”

何来明日啊。

明日这里换了新茶,明日你已又开始了摸爬滚打。

明日依旧有日升,明日依旧有花开,明日却没有这轻叩院门,没有回廊里听他修剪时利落的相碰。

你不打算放过他,凑过去。

“那怎么证明我是对的?”

他沉默了好一会。

只听斟茶的时候流水,和着风过庭院落雨在花的飒飒。

池边青苔,泥土新翻。

开口时语气有如初识,说些你听不懂的卦,却又温柔如波。

他笑起来,无可奈何的语气让你的心口似被剜下一块肉。。

“且当是明世隐命中缺大人吧。”

 

 

#6

醒来之后你推开窗子。

晨风之中飘入一片牡丹花瓣。

你握紧了手机。

听说今明两天有雨,希望不要打湿了梦中的牡丹花。

 

 

#6

终还是没能换新茶,依旧是你喜欢的味道,奈何你带也带不走。

他抿了一口。

相伴路短,原以为您于明世隐,与爱无关。

只可惜……

人算,不如天算。

 

 

#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又出新英雄,我永远喜欢过气老公【不是【说着又爬了墙头

一个“下学期一定好好学习”的故事2333

放假在家太久,简单写写复健一下x


评论(4)
热度(51)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