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辣鸡

D5/杰裘杰
MHA/常梅雨
农药/药鱼 白昭
其他随机掉落

脑洞贫瘠文笔辣鸡但是不要脸
写给自己开心

8月
白昭《桥上》
冒盲《黑鸦》 杰裘杰《挥霍》

△不吃杰佣/信白/狗崽△

旅梅雨

MHA #常梅雨#

常暗踏阴 × 蛙吹梅雨


#1

光秃秃的树上什么也没有。

小梅雨抬起头来,明朗的天空中有白云缓慢地飘着,去往她尚未踏足的远方旅行。

她看着如此了无生气的老树,拿起放在一旁的小包袱,把怀里的老式相机又小心翼翼地塞进去,打了个干净漂亮的结,打算去往下一个有趣的地点。

——这种没什么特色的地方,阿爸应该不会喜欢的。

小梅雨拎起小包袱,头顶上传来一声干咳。

“咳咳。”

她抬起头看上去,树杈上正站着一只黑黑的大家伙。

眯起眼来仔细看看,是一直遍体乌黑的、羽毛长长的乌鸦。

她礼貌地打个招呼,树上的乌鸦扑棱扑棱翅膀飞了下来,还一不小心抖掉了两根羽毛,正巧落在小梅雨的面前。

“带了相机的话,就不要浪费了吧。”

于是小梅雨又站回到树下,让并不会使用老式相机的乌鸦笨拙地为她拍下一张照片。

等到她等得脚都要麻了,才听到乌鸦先生说“好了。”

大大的树干下小小的小梅雨,手中攥着两根黑色的羽毛。

照片寄回家,乌鸦先生的羽毛就留作下次的护身符吧。

 

 

#2

这天的风有点大。

小梅雨裹紧了包在头上的绿油油的头巾,是阿爸新买给她的。

身前又是那棵巨对她而言过于巨大的树。

呼呼的声音飞来,一阵巨风吹走了她头上刚才裹好的头巾。

她“啊”地一声叫出来,紧接着一抹黑影随着头巾一起飞了出去。

小梅雨挠挠头,又戳戳下巴,有些茫然地等待着。

直到天色渐暗,那抹黑色的身影才从泛红的夕阳中清晰起来。

小梅雨踮起脚仔细看去,是乌鸦先生衔着她的头巾飞回来了!

乌鸦降落在她的面前,递上已经脏了的头巾。

他身上的羽毛又糟又乱,打上了的泥巴的颜色让他看上去脏兮兮的的。甚至还有干枯的破叶子,都挂在身上,像一个到了一月份才搬出屋子的、用过好几年的圣诞树。

小梅雨说道“谢谢”,邀请他拍一张照片,发给阿爸看看她的新朋友。

乌鸦轻轻一笑,抖抖身上并不能甩下来的苍耳球,故意用轻松的语气回答:“举手之劳而已。”

小梅雨偷笑起来,相机的倒计时只剩三秒。

3、2、1……

相机的强光照过来,乌鸦却猛地飞起来,逃出了镜头。

小梅雨看着这张失败的照片。她裹着脏乎乎的破旧的头巾,身旁模糊了的黑影落下两根羽毛,像是从被踢坏了的毽子上掉下来的。

她凑近去仔细看,发现身后的老树上,不起眼的位置刚好开出一朵浅浅的粉紫色的小花苞。

 

 

#3

夏天到了。

树枝上的小梅雨擦擦汗,从包裹里拿出相机准备拍一张终于登上树的纪念发给阿爸。

低下头去翻包裹的时候,头顶上荷叶做成的帽子耷拉了下来,刚巧不巧地遮在眼前,挡住了小梅雨所有的视线。

她的眼前一片漆黑。

伸出手去摸索着,却在急急忙忙之中脚下一滑。

紧张的下坠感之后,成了吹到脸上又拂过的平行风。她伸长手去拉起帽子,看到的是乌鸦先生黑乎乎的后背。

耳边仍有风呼啸而过,却是飞着的乌鸦所带动起来的。

小梅雨发出一声小小的压下声音的“哇”,还怕打扰到乌鸦先生的飞行。

低下头去看的时候她的心都要吊起来。原来那棵废了好大的劲才能攀上的大树,从上空看不过才只有一点点。如果能飞的更高,是不是只化作一个小点然后看也看不见了?

她仰起头来看着天上飘过的白云,和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比起来可要快得多。

——对呀,因为她正在天上飞着呢!

乌鸦把她放在原本的树枝上,浅浅的粉紫色的小花正开着,她取出相机,邀请乌鸦先生一同拍一张。

他难得的没有飞走,看小梅雨在花前站立好,整理整理被风刮歪的荷叶帽,告诉他:“乌鸦先生,开始倒计时了。”

5、4、3、2、1……

一瞬间熟悉的快门光闪烁,小梅雨身旁的乌鸦低下头来,在她头顶的大荷叶上轻轻地“啾”了一口。

 

 

#4

“此致,小梅雨呱。”

念着写下最后几个字,小梅雨把信收紧信封,认真粘好封口,在外面用粗大的铅笔写下地址与收信人。

“紫花大道第六棵树,乌鸦先生收。”

她捏着信封想了一会,从背包里取出一根重新梳理过的羽毛,贴在信封上。

——这样就一定不会寄错了吧。

“吱嘎”地推开门,院子里的三叶草已经长满了一塘。

她一蹦一跳地过去,打算采摘出这一次的邮寄费,顺便准备一下菜饼,才能去看望乌鸦先生。

说句不好意思的话,她还想飞到天上去瞧一瞧,想看看自己的小房子,要飞得多高才会看不到。

——咦?!

三叶草地里有一只黑色的影子。

“呱?”

她叫了一声,草地中的黑影动作一顿,并没有走出来。

小梅雨拨开三叶草,看到的是弯着身子想要躲起来的乌鸦先生,口中还叼着一根脏兮兮的四叶草。

原来乌鸦先生是在寻找幸运呢。

但是他怎么来到这里的?

小梅雨看着他,为他拍掉羽毛上沾了的泥土。身上破破烂烂满是疲惫,还要昂起头来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连口中的四叶草掉到了地上都没发现。

他也看看小梅雨,说道:

“好巧啊。”

 

 

#5

清新的黄色渐渐填满了正中暗淡的土色长条。

常暗踏阴戳了戳手机屏幕上伏在桌前写个不停的小青蛙的背影,口中喃喃着:

“小梅雨在写什么呢。”

蛙吹梅雨从身旁经过,探过头去看了一眼常暗踏阴低亮度的手机屏幕,回了他一句:

“想和乌鸦先生一起去更多的地方旅行呱。”

叮咚声里,新的照片送至门口的信箱。

开了花的老树下,抬头仰望的小青蛙,视线在树枝上闭目养神的大乌鸦。

保存好了照片,又是在门口的它,脏兮兮的,还在信箱里塞了根羽毛。

好像跟攻略中写的不太一样?

会是什么意思呢……

常暗踏阴抬起头来看了看也盯着他手机屏幕的蛙吹梅雨,才突然意识到

——糟了,被蛙吹同学看到自己起的名字了!

他赶紧摁下锁屏键关闭屏幕,调整好语气:“蛙吹同学,我不是那个意思。”

蛙吹梅雨的食指搭在下巴上,大眼睛盯着他。

也不知是在纠正常暗踏阴对她的称呼,还是强调一遍手机应用中显示的昵称。

“是小梅雨呢。”

 

 

#6

紫花大道第六棵树的乌鸦先生搬走了。

至于有没有收到粘了羽毛的信,谁也不知道。或许可以问一问夏花和下个季节飞过上空的白鸽?

内容又会是什么呢?

 

行过许多路,淌过许多河,攀过许多山。接下来的旅途,乌鸦先生是我最希望可以分享的旅伴。

 

也许是这样的吧。

 

 

#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不知道有没有过气的旅行青蛙pa!为什么不带蛙酱玩你们都不爱蛙酱了吗!

没什么描写,试试这种平实(?)的文风,对话也不多,希望能写出点可爱的游戏里的小童话的感觉(并没有…

小英雄第三季马上就要来啦!鸦和呱呱超可爱请继续多多喜欢他们吧呜呜呜呜

 


评论(8)
热度(65)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