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辣鸡

D5/杰裘杰
MHA/常梅雨
农药/药鱼 白昭
其他随机掉落

脑洞贫瘠文笔辣鸡但是不要脸
写给自己开心

渡夏

第五人格

#裘杰#

现au 大学pa

《E》的前篇,《P》的平行

小作文 祝大家节日快乐 



#1

悬在房顶的风扇嗡嗡个不停,与破旧感十足的吱嘎声混在一起。

裘克的腿搭在墙上,不安地抖动着。

T恤背面浃满了汗,死死贴在床上铺得不平整的薄凉席上。

暑假到来前的一个月又闷又热,在宿舍的每一秒都称得上煎熬。

右手拇指在手机屏幕的角落以最快的频率按动着,左手用力搓得几乎要把屏幕给戳穿。

几秒之后,随着他一声恼火的“操”,裘克把手机摔在床上,画面中是他一点也不想再重温的死亡回放。

另一张床上的杰克也皱紧眉头,嘴唇抿成一条细线,纤长的手指把头发由上一路拢到脑后,露出额角的汗,其中一根又不安分地垂了回来。

他所握的手机屏幕也是同样的灰色,敌方人物无情地践踏在他的尸体上。

聊天栏内蹦出一条红色的敌对消息,对这边的五位战士发出赤裸裸的挑衅。

“这么菜,叫老公就让让你们。”

裘克差点没从床上滚下来,对着屏幕比了个无人能接收到的中指,然后飞快地打下字。

他轻蔑一笑,对于自己这份不服输也不低头的男子气概极为满意。

与裘克同时发出的还有另一位队友的话,两排蓝字并列地排布着。

再仔细一看,他恨不得噔噔噔地爬到杰克床上,揪住领子,一路拖拽到卫生间把他从下水道冲走。

裘克的“滚”的下面一行:

“嘤嘤嘤老公公。”

班恩半天才憋出的一句傻逼被系统屏蔽成两个可怜的星号。

从此杰克各种不忍直视的骚话几乎毫不间断地发送在公屏上。

裘克看看他的方向,靠在墙壁上腰背挺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让人难以相信就是这个人,不停发送着那些让人想要点下“举报此用户”的话,甚至每一个字还都能巧妙地错开所有屏蔽词。

似乎是感受到了裘克充满杀气的目光,杰克也看看他,然后露出一抹极为自信的笑。

裘克翻了个白眼,“我他妈倒是想投降了。”

 

 

#2

冷气从空调口中吐入房间,泛着白气立起二人的汗毛。

娇生惯养的杰克受不了没安空调的小破宿舍,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大床房。

出门前看到了热得几乎要融化的可怜裘克,决定稍微告诉他一下。

裘克躺在那,对电风扇张开大口,身体动也不动,好像一团放弃了生存的糯米糕。

杰克戳戳他的脸,回应是一声懒得动口的鼻音“嗯”。

过了两秒,这热傻了的大脑才开始运作起来,终于明白杰克在说些什么,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走走走!”

于是现在二人在冷气足够的房间内,手指在屏幕上搓来划去,继续着在宿舍里便沉迷的大学生活动。

裘克立起枕头靠在床头,然后倚了上去,两条腿大大地分开,撇得几乎占了一整个大床,好像他才是出钱的土财主。

杰克拉过来椅子,依旧坐姿优雅,眼神紧盯着屏幕,并没有流露出对于裘克的霸道的任何不满,只是趁裘克没有注意的时候把腿搭了上去。

他勾勾脚趾,在裘克的大腿上轻轻摩擦。

痒感沿着大腿上传,一阵麻酥。裘克挪动一点想要离开他的接触,直起腰向上蹭了蹭,顺便腾出右手比了个中指,又快速地投入回游戏中。

杰克用余光扫着一脸认真的裘克,他有些压抑地呼一口气,伸直腿,朝对方蹬了蹬脚。

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挑衅还是什么,这一伸,正好点在了裘克叉开的的两腿之间。

也不用力,就像刚才一样,他贴着足下凸起的柔软轻轻勾勾脚趾,在裘克松松垮垮的裤衩上缓慢又小幅地摩擦。

足底是粗糙的外裤,却依然能感受到最内的滑,他的足下渐渐开始了不耐烦的回应。

裘克的腿立刻并起来,把杰克的脚踝夹在两腿间。

这一夹,将原本只是覆在上面的足给束缚得更紧,与他的下体强行挤在一起。

杰克假装要抽出来,在裘克的力量中来回挣扎,不断加大着与他摩擦的频率,发出沙沙的声音。

他曲折地“嗯~”了一声,像个被钝头木棒戳了一下的气球,给磨擦的部位加了点躁动的料。

裘克把手机咯噔一声甩到一旁的床头桌上,“我他妈还没叫唤呢。”

头顶上空调的风呼呼作响,风叶上上下下缓慢地移动着。

他拿起手边的遥控器调成睡眠模式,月亮的图案在屏幕上显示出来,像儿童节前里奥做的装饰礼物。

杰克耸耸肩,用下巴指指床头桌上玩到发烫的手机:

“你不会打算这么玩一晚上的游戏吧?”

裘克分开腿,扯住他的小腿往外一用力,像个处理旧废品的回收者在往卡车后箱里丢垃圾袋。

他的力量使杰克在椅子上转了半周,后者用蹙起的眉来表达对这种无礼的行为的极大不满。

裘克放倒了一直立在身后的枕头,拉开被子钻进去。

身体陷在柔软的大床里,再往上扯了扯,蒙住他此刻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的脸,闷闷的声音传出来,像一个刚和父母吵架的女初中生。

“不,我他妈要睡觉了。”

 

 

 

#3

没有关闭严实的落地窗前,粗厚的遮光衬布与纤薄的若水纱相互贴合摩擦,隔绝房间外聒噪的夏蝉与明亮扑朔的萤火。

夜色中二人以背相对,各自占据着床边,相同的是难以入眠。

睡眠模式下的空调缓慢吐息,电子屏幕在定时归零后无声地暗下来,也阖上了风口。

不愿承认自己并没有入睡的事实,二人均不再在一切归于宁静后去碰远在床头桌的遥控器。

热度由落地窗缝溜进来,一点一点侵蚀着有限的空间。

裘克的额头沁出汗水,他强忍着热,假装已经进入深度睡眠,作出随意的姿势挠挠屁股,顺便还吧唧了一下干燥的嘴。

杰克发现了。

他翻过身来悄悄勾勾嘴角,又一次抡起长腿,搭在裘克的腰上。

裘克身上一沉,憋住了没有爆粗。

他暴躁地翻身,带动着一整个大床都在震,试图用这种方式甩掉粘上他身体的杰克。

杰克却趁势勾起腿,箍住他的腰,顺便往前蹭了蹭,钻进他怀里。

这位裘克眼中总是顾形象顾得不要命的衣冠禽兽,连在宿舍睡觉时都要像棺材中的吸血鬼那样端端正正躺好的杰克,终于学会蜷起身子,缩在了他的身前。

也许是在等一个拥抱把他牢牢揽进去吧。

裘克叹了一口气,把那句即将爆出口的“你他妈要热死我”给生生咽了下去。

他伸长手臂有些不情愿地颤抖着把这位瘦削的纤细的绅士揽进怀里,他扬扬嘴角,发出难得细小的声音。

“垃圾,现在不知道嘤嘤嘤了?”

怀里的人发出沉稳的呼吸。

在煎熬了太久之后终于的放松,卸下一切重负般,未来得及还嘴,已经睡着了。

于是他也终于得以安然地阖上双眼。

 

“知道了,狗东西。”

 

 

 


评论(10)
热度(50)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