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没什么人气的家伙
★不太会用LFT
☆平时在微博@_你最可爱的勺宝宝丶
☆随便发点东西

走吧

>Obon

 

踮起的脚尖在地板摩擦。书架顶端的画册摇摇欲坠。

哗啦——

下坠。

啪嗒——

相触。

她吃痛地蹲下身将自己蜷成一团,紧紧捂住头顶,口中发出细小的唔唔声。

地板上是摊开的画册。是若绿色。她在一片水汽之中看不清画面上的人是谁,只是安静地合上,又重新踮起脚尖。

仍是不稳,绷紧的脚尖颤抖着,瘦弱的小腿颤抖着,最高处即将归位的画册也颤抖着。

哗啦——

下坠。

啪嗒——

相触。

又是一次。

这次她终于勉强躲开,后背撞上窗框,又是吃痛地捂住后背,唔唔地呢喃着什么谁都听不清楚的话。

窗外传来男孩子们元气的声音,她用右手随意地抹了抹眼角的泪,小心地拉开窗帘,是森林的青葱色,在盛夏的阳炎里被映成箬竹。

看不到什么人,这里是隔绝的小屋。

阳光从窗帘拉开的位置跃入房间,打出一片金黄。敞开的画册中央,仍是若绿色的少年。她蹲下身去捡起画册,对着阳光歪歪脑袋仔细地回忆着爽朗笑容的主人,却找不到是哪个角色。

——只觉得,是应该出现的。

——是什么时候呢。

她这么想着,轻轻合上画册,却没再打算第三次放上书架。回过头去看一眼映入眼帘的窗外森林,她叹了口气。

笃笃——

是敲门声。她猛然间抖了一下,原本抱在怀中的画册又一次掉落,正中脚背,之后便在地上散了开。她又慌忙地蹲下身去,按住红肿的脚背,却也不敢说出短短的请进。

——明明不会有人来的。

她听到窗外森林里传来的声音,那是她从小便最熟悉的内容。

——不能再往森林深处去了,那里有魔鬼的小木屋。

窗外的声音越来越大,她顶住脚背的疼痛拉回窗帘,背对着窗户紧盯着房门,一时不知该往哪里去。

吱嘎——

是门开的声音,她几乎要叫出声来,急忙缩进了窗帘后面,露出白如象牙的发色,在窗帘的一角颤个不停。

是爽朗的笑声,她默默地从窗帘后探出脑袋。推开房门的少年犹豫了一会,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向她伸出手来。

森林是箬竹的颜色,在阳炎映成青葱,带着森林的味道。白衣的少年走进来,带着森林里的味道。红肿的她的脚丫上,也带着森林里的味道。

弥漫了整间小屋。

她从窗帘后走了出来,光着的脚丫与地板相遇时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书架旁摊开的画册上,绿油油的少年也带着森林的味道。

他拉过她的手,走入了阳炎的森林。

他说,走吧。

 



 

>>Christmas

 

叮咚——

烤箱与门铃同时发出响声,她在桌前的浅眠中快速抬起头来,站起身却带倒了身后的木椅,与地板碰撞发出哐啷一声。

身体在左右方向转来转去的犹豫中,终于在决定右转并扭转身体的一瞬间接触到椅腿,又是啪嗒一声,面部着地。

此时已是门开。少年拎着手中的盒子,挠了挠脑袋。

有卡通图案的OK绷在膝盖上随着她的起身而泛出褶皱,他未来得及制止,她便起身小跑进了厨房。

面对一坨黑灰色的柔软物,她垂下头,口齿不清地用细小的声音说了什么,其中不乏抽鼻涕的声音。

他笑开,摸摸她毛茸茸的脑袋,打开了带回的盒子。是礼物。

圣诞树形状的发卡,别在发间。她终于停止抽泣,凝出一脸笑容。

——即使什么都不说也没关系。

叮咚——

又是门铃。

门开后是熟悉的聒噪与他寒暄,偶尔探进头来搜索着什么似的猫眼少年自开门前就乱叫个不停,外套被门外的冷风刮得猎猎作响。

桌前的她拿起盒子底部的圣诞贺卡,面部蹿红,握紧了手中的卡片塞进书架的某个角落,不敢回过头去。

冲进门的猫眼少年拍拍她的后背,说了几句调侃的话便被连帽衫的少女击中腹部。她紧张兮兮地捏着裙子一角,听她讲,却没有回应。

——其实只是没听懂罢了。

他又笑起来,拍拍猫眼少年的后背,挠了挠脑袋。

——总之,就是会很热闹。

圣诞卡片被夹在了画册里,画页上蜡笔的痕迹转移到了卡片上,在画着两人名字的那一面,名字并排地列着,是极夸张的卡通字体,几乎占了平面的三分之一。

木色书架上有木的味道,书架上的画册有木的味道,画册中的卡片也有木的味道。

房间内已找不到连帽衫的少女,却是灰色外套的猫眼少年在自顾自地一边说个不停一边向着门外走去。

他揉揉她毛茸茸的脑袋,牵起她泛着冷汗的搓裙角的手,走入即将到来的阳炎。

他说,走吧。

 



 

>>>Valentine

 

叱啦——

是窗帘被拉开的声音。

窗外是熟悉再不过的色彩。在惨淡的季节里映成青葱。

她不需再踮起脚尖,只是伸出手臂,从书架的某个角落抽出一本普通的画册。某一页被自然地开启,是笑着的少年,少年的周边都是荷茎绿,那是森林的颜色。阳光从窗外冲进来,落在画中少年的脸上。

少年的一旁,是不大的卡片,所能看到的是深芽绿色的圣诞树在茉莉的背景下挂满闪烁的礼包。她将卡片反过来。

想起什么似的,她又一次踮起了脚尖,任赤裸的脚丫与地板安静地摩擦。

片刻后放平的脚开始点出节奏,她坐上窗台。此时仍寒,鸟鸣未启,光照如衾。

着眼窗外的森林,像那时第一次眺望一样,只是这次再没什么不安。

握紧手中的卡片,像那时第一次拿到一样,只是这次再没什么颤抖。

吱嘎——

门开的声音,像每一次一样。

他挠挠脑袋,提起门边的鞋,坐在了窗台的另一侧。

仍是瘦弱的小腿,抬起时却意外的有力。将她赤裸的脚丫塞进手中的鞋内,他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水晶的颜色,将阳光承进室内,在地板上形成一圈明显的光亮。

她跳下窗台,细跟与地板相触发出咯噔的一声。从身后递出一张茉莉色卡片,有深芽绿色的圣诞树在卡片上挂满闪烁的礼包。他接过来,将另一面朝向自己。

他终于又笑起来,也跳下了窗台,鞋底与地板相触发出咯噔的一声。

像桌上摊开的画册一样,像别在那一页的圣诞树发夹一样。

卡片之中,用红色的马克笔写下了一个大大的YES。

他牵起她的手,去迎接不久的阳炎。

他说,走吧。

 



 

>>>>Tomb

 

哗啦——

是风吹过花瓣的声音,它们在风里翩跹。

她放下手中的花束,摸吹落的花瓣。

从口袋中拿出那张圣诞节的卡片,她放在花下。

她阖上双眼,做出抬起胳臂做出迎接的动作。

她说,走吧。

 

 


-------
>>顺便一提
是准备投稿至校刊的短文。
Cp SetoMarry
因为官方有讲Marry的正确拼写是Marry,于是想到了Seto递上写着Marry Seto的贺卡,Marry在结婚那天递回写有回复Yes的贺卡。
用节日串了起来,最后的清明用两个单词实在是掉价于是改成了一个单词的////

以上,第一次写阳炎相关,虽然是上个周五跑回家生赶出来的有些不太流畅, 投给校刊又不能太直白Sad…

评论
热度(17)
  1. 温靥越洋情书 转载了此文字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