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是个菜狗
★不太会用lof,弧长

民国

社团作业-五月


 

空气中的是陌生又奇特的味道。不是烟味。

他见我拉开门帘走入,放下烟杆,吐出最后一口浓烟,在浅色的窗帘周围翩跹。

我抬手掩在口鼻前,步伐仍旧轻缓。

他的眼神未离开我的脸,我在他一旁坐下,挽起窗帘一角,徘徊的烟也由此散开。

抚上他侧脸上新鲜的划痕,他不以为意地握在我手腕,唤我去看窗外的景色。

那是他的人们在他的闹市,受他的庇护,流转着他的资金。

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手中的烟杆,烟斗内的残渣跟随他的节奏微颤。

正如街市上喧闹的市民。

正巧,他也是偏爱这份卑微的随波逐流。

我微微勾起嘴角,他也满意地停下手中的动作。

太快,太狠,又太准。

他这么说着,放下窗帘转来望着我。

往往不是他们这等坏事的人,是时代,是年号,是上头莫测的时辰在作祟。

他干净冷清的领口沾了一滴梅红,我移开眼神。

窗下依然吵个不停,报上的两个字是当今的年号。

他垂下眼。

没听说过是哪个皇帝,起了个不同的名字,不如上个好听,竟也不许再叫皇帝,说是有个新名字。

启齿。

——“民国”。

 

 

-

 

 

 

空气中的是陌生又奇特的味道。不是花香。

拉门一阵哗啦声,门前的樱开了一树。

我透过晾晒的丝绢手帕看到另一侧手持烟杆的黑影,在樱树后的墙上看这一树的樱。

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观察这樱,比上个季节的苦干可要强得多。

他吐出一口浓烟,我抬手来随手摘下丝帕掩住口鼻,浅浅地点了头。

他放下烟杆停止自娱自乐,却并无跳进庭院的意味。

能见他身后,是对面住宅的阁楼,窗台是一盆娇艳的驼色植物,似即将出现来的朝阳的颜色。

晨风里丝帕被吹了飞起,在他身边荡漾。

我抬头看他用烟杆一挑又落回了手里。

墙下有呼喊声,他回头向下看了一眼,对我无奈地招招手,几个细微地移动,飞来的子弹从他身侧几乎贴着擦过,打在我身后高高的房檐上,啪啦啪啦地掉落瓦砾。

而他也在新升起的红日之下失了身影。

叫喊声一路渐弱。

家丁们担忧的问候我没有听清,只是怔怔地盯着上空新升的太阳。

我知道,李家宅的当家在一旁笑了,既而又甩手给了我一巴掌。

对面那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总有一天会在正义的氅下跪地求饶。

他身后如犬的仆人没有一个敢发出声音,

我说我知道什么是正义。

当家的又笑起来。

我回头看看天边,心中开始感慨这晨怎么来得这么急躁。

于是又是一巴掌落在我脸上。

启齿。

——“民国”。

 


评论(2)
热度(3)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