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没什么人气的家伙
★不太会用LFT
☆平时在微博@_你最可爱的勺宝宝丶
☆随便发点东西

【拟人】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正文]

 

 

>>>>>>>>>>>>>>>>>>>>

 

暼了一眼马路对面的红灯下身着格子外套挥舞手臂的小米,魅族缩了缩脖子,将自己僵硬的下颚藏进年代久远的黑灰色毛线围巾。


孽缘吧。
魅族这么想着,捏紧手中的咖啡。
包内冰凉的可乐传来阵阵凉意。

 

 



>>>>4


「啊啦,你就是小米吗,真可爱。」


三星半弓下腰,伸出右手捏了捏小米脸上的肉,意犹未尽地笑着,露出明亮的牙齿。


「火腿肠你也来捏捏看嘛,明明就很想……」


「都说了不要叫我这个名字。看你折腾就够了。」


不太流利的生硬普通话,HTC一袭白裙,在三星的右后方站定,温柔地微笑着注视三星对小米的所做所为。


「啊啊,快点说点什么吧,可爱的小米~」


三星摸摸小米的一头黑发,其中一根橙色也随之颤动。


不远处的黑莓笑得沉稳,双手插在裤兜里默默地给了苹果一个短信息。


「抱歉啊三星姐,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我此时的心情。要知道,睡到中午头才起床原本是一件超级幸福的事情,下午想出门逛逛却发现下起了大雨,回头翻包找雨伞却发现根本就没有带伞,包里只有两本海贼王漫画。好不容易盼到天晴,又被一大群厉害的哥哥姐姐围殴,我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啦……」


三星努力保持住自己呆滞的微笑,黑莓噗的一声笑后又迅速恢复了原本僵硬的表情。


HTC的微笑依然明朗。


「什么意思呢小米先生?」


小米随即陷入了思考模式,兴许是在揣度应如何向大家正常地解释。


HTC则转向了小米身后默不作声的魅族。


「鬼天气。」


魅族吐出这话时,整了一下铅白色耳机,粗细有致的字母在光下闪耀。小米立刻摆出了明朗的表情,扬脸细听魅族有节奏有旋律的吐字方式。


「啊啦,谢谢。真不愧是魅族。」


魅族默默地点点头,不知是接受赞许还是无奈地苟同。


魅族沉稳的有如苦咖啡的声音便在大家乱七八糟的闲谈之中渐渐隐没。


最后的黄昏,他背过身,「小米,饭点了。」


不顾身后向众人高抬胳膊挥手挥得高兴的小米以及在夕阳里微笑着叹息的三星和HTC,他再度整理了一下耳机,发出咔咔的声响。


至于黑莓,则是保持沉默着在众人散去后对着迟来的大声呼喊「小米弟弟在哪里」的苹果淡然一笑。



也许,要早一点。

 

 

 




>>2


阳台外的少年双手用力,双脚轻抬,轻巧地跃进室内。


乱蓬蓬的黑发凝在一起,在光下反射如镜,而那一抹橙黄便也被淡化在了光里。


「谢谢你,我是小米。」


他不在意,坐下在椅上,拿起桌上的书。黑色封皮似乎是吸收了足够的热量,才令他在那一瞬间有一丝犹豫。翻开夹有书签的一页,是密密麻麻的字符。


闯入的少年跳跃到他对面,举起透明色茶几上的瓷杯,拿出其中的勺,紧皱着眉头抿了一口,咂着嘴。


「好苦。」


依然是沉默着翻过一页。


无奈,名为小米的少年穿过他,拉开滑动的落地窗,闯进室内。


魅族拿起桌上刚被侵袭却未来得及放入托盘中的咖啡,轻嗅,皱着眉摇了摇头,又放了回去。


可怜了孤单的托盘,仍未有杯落入怀中。


不,还在这之前。

 

>1


魅族在自家阳台上挂断了三星的电话,戴上耳机,用搅拌匙轻转。


还未来得及翻开手中的书本,便感到背后的凉意。


那个趴在窗台上的少年用一副无害的表情盯着他,扬着几乎要咧到耳朵后面去的笑容。一头乱发被夏风吹得颤动,露出底下藏的一撮橙黄。


「我是小米。」


他这么说着,两颗虎牙上的光亮几乎要把人刺穿。


魅族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翻开了手中的书本。


「你在看什么?」


魅族低头抿了一口咖啡。


「好喝吗?」 


魅族折好衬衫的领口。


「哇你穿白色衬衫好好看。」


 魅族将手中的书本翻过一页。


「哎你看得好认真啊。」


「是因为戴着耳机所以听不到我说话吗?」


「哎好冷淡喔……」


「有咖啡的话,有蛋糕吗?」


「哎我饿了……」


「嗨嗨~看来是真的听不见啊。」


魅族放下手中的书本,将米白色的书签放好,平静地合上,起立,转身,离开阳台。


趴在窗台的小米将脸埋进臂窝,嘟嘟囔囔地絮叨了一些自己都听不清楚的句子。有风吹过时,一撮橙黄色的发暴露无遗。


「……果然,敲错门了吗。」


他的脑袋沉沉地埋着,呜噜呜噜不明状况。


魅族再次出现在阳台的时候,小米从颓废状态中兀然挣脱,目光炯炯地射向他。


魅族左手仍在兜里瘫痪,右手缓缓抽离,捏着透明的水晶袋,其中的杏仁叠在一起,正如那日阳台上打落的光斑。


「蛋糕就免了,蛋糕的精髓还在。」


自此,后来被三星称为「小米光波」的灼热视线便再也没有从魅族的生活中消失。


至于后来怎么样了,魅族在小米的纠缠下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噩梦」。

 



>>>3


突然消失的耳机令魅族终于皱起眉头。


「什么啊,原来没有声音,这个装帅的家伙。」


小米从绿包装中抠出两颗杏仁扔进嘴里,吧唧得大声。


「所以说你叫什么名字啊,只有我报上大名,未免太便宜你了。」


小米少年又一次凑了上去,啜一口咖啡,将面部扭曲到一起,「还是好苦。」


「任你这么乱来,才是便宜你了。」


小米呆滞地手捏杏仁,放下手中苦得要命的咖啡。


「哇你的声音好好听,再多说几句话吧。」


而后继续进行着对杏仁的大肆攻击。


魅族沉默着翻动书本,再没搭腔。


而对于小米的声线,魅族始终找不到什么辞藻去形容,他说太平常。


的确,如他每日午后所享受到的阳光一般的声线,于他,的确是平常了。


当然,OPPO那些莫名其妙的比喻句暂且不提,她对魅族所有声线的描述也可以搁置一边。

 



>>>>>5


诺基亚承认自己没有像那天般慌张过。


踏进门后费力地扯着夹在门缝中衣角的诺基亚满头大汗,夸张的动作在静默的空间内分外起眼。


「喂喂喂,魅族你这混蛋快来搭把手,你哥哥我快要死在你这破门上了。」


诺基亚看着自己即将撕扯破裂的布料,眼眶中的泪水即将失控。


「主人不在家喔,这位先生请留言吧。」


诺基亚呆滞,机械地转过头,看到的是蹲在他面前扬脸笑得灿烂的小米,头顶的一撮橙黄跳动得诺基亚无力描述自己的尴尬。


他站好身体,右手攥拳置于唇前。干咳两声清清嗓子。


「所以说魅族他……」


「不在家喔。」


「那你这可疑的……」


「这个季节穿着燕尾服随便进别人家门还蠢到夹住自己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这个勤奋又可爱的我可疑。」


诺基亚多希望自己的眼神可以有小米一半闪亮,然后将对方削成小米粥。


如此想着,诺基亚一个不稳跌倒在闪亮的小米面前,脸都贴在了门内地毯上。


「喂蠢蛋你在这里干什么。」


轻巧地门开,魅族拎着手中的便利店购物袋,以一副睥睨的表情俯视燕尾服尾碎裂的诺基亚,将耳机转移到脖上,随即便是如苦咖啡的声。


小米一个跃起,接过魅族手中的袋子,一蹦一跳地奔进厨房。


「魅族你也太对不起哥哥我了,在家里养宠物竟然都不告诉哥哥我,哥哥我要哭了啦呜呜呜……」


魅族皱着眉头从口袋中伸出手。


「虽然帮我带可乐和蛋糕回来很开心,但是不要扶那种可疑的燕尾服变态起来啦,他都没有留言!」

 



>>>>>>6


诺基亚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被甩,抱着印有企鹅图案的抱枕睡死在魅族家的沙发上也不知是第几次。


小米在体感游戏机屏幕前大肆挥舞手臂,立体音响的声音在诺基亚的鼾声中震耳欲聋。


桌上三具白瓷咖啡杯,一盏红茶见底,一盏咖啡仍醇,一盏可乐四溅。


魅族在厨房摘下围裙,拇指轻划过新画上的猫咪图案。


「小米,饭点了。」


小米放下手头上兴致正浓的游戏,奔到桌前坐好,回头鄙视地望了一眼仍未起床的诺基亚。


「那个燕尾服变态呢?」


魅族将耳机摘下,固在脖上。


「不用管,他没那么弱。」





>>>>>>>>8


诺基亚的消失对魅族来说不知是福是祸。


「啊啊,顺便帮我带可乐~」


小米躺倒在沙发上痴痴地笑着,看屏幕里的白鲸一个飞跃,溅起的水花几乎能甩到他的脸上。


魅族将耳机戴好,转身走出了家门。


小米翻了个身背对屏幕,阖上双目。


「……还没来得及多问问燕尾服变态……」


——关于他的事。


窗外的阳光打到小米明显大了一号的衬衫上,室内的空调机嗡嗡作响。


魅族大得过分的家令小米自由得不适。


待到魅族将可乐啪嗒一声放到桌上时,分明听到在电视节目巨鲸的怒吼中,小米平稳的呼吸泛着暖意。


魅族拿起桌上的电视遥控器调至静音,将空调设置成睡眠模式,捡起地上的毯子盖在小米身上,而后带走了桌上的可乐,进入厨房着手准备一杯柠檬茶。


小米又翻了个身,盯着满是蓝色的晶莹水面的屏幕没有放开,他将脸埋进领子里,深吸了一口气。
  

 

>>>>>>>>>9


小米并不是个任性的孩子。


魅族抿一口咖啡,加好月白色书签,不自觉地将柔和的目光投入房间内。


是小米在屏幕前大声叫好的样子,头顶的一撮橙黄色跳动不止。


「好浪费啊,明明这么厉害,最高记录好难破啊,你都不来玩。」


魅族揉了揉睛明穴,考虑是不是该配副眼镜。


屏幕上通关的画面魅族再熟悉不过,小米放下手中的操作柄,一路小跑到阳台。


「所以说你究竟是在看什么啊,放着游戏不玩。」


小米拿过魅族眼前的书本和咖啡,翻开时抿了一口,狠狠将眉皱在一起。


魅族伸出手指指一旁的装有深褐色饮料的玻璃杯,其中的气泡在光下几乎要噼哩啪啦地在眼前爆炸开。


小米拿过灌了一口,放下时与玻璃几面碰撞发出刺耳的声响。


书中被1和0占满,小米晕头转向地嘟嘟嘴,翻开夹有书签的一页,从口袋中掏出笔,在米白色中央写下一个橙黄色的「Mi」,咯咯地笑了起来。

 

 


用OPPO后来的话来说,「魅族先生的生活终于不再是黑白灰了。」



说到黑。

 



>>>>>>>>>>>>12


小米一边大喊着「好凶,不要」一边被魅族提着衬衫后领甩进浴室,咔嚓一声锁上门时甚至连无线游戏手柄都掉落的那一天,谁都不会忘记。


「计时结束门就可以开了,快点。」


他弯腰捡起地上的无线游戏手柄,坐到空无一人的沙发,叠好被踢掉后散乱在地的毯子,清空了桌上的垃圾。


点击了「继续」按钮。


静音模式下,浴室里哗啦的水声成为了绝无仅有。


屏幕里的僵尸成排倒下,脖上挂着的耳机里无声传出。


「New Record」字样之后已有段时间,小米胡乱地擦着湿漉的头发,在沙发后一脸认真地盯着屏幕。


魅族放下手中的无线游戏手柄,似乎是没有看到屏幕上逼近于零的HP值和紧跟其后的「Game Over」,接过小米头顶的毛巾。


「哎你不玩了吗?」


小米胡乱地蹭着,发上的水珠甩了魅族一脸。


「嗯。」


「真可惜,明明把我好不容易超越的新记录给打破了……」


魅族依然是沉默着,一点一点地擦拭着小米发上似乎干不透的水。


小米一副可惜的样子嘟着嘴也安静下来,闭上双眼。


宽敞的空间又只剩下沙沙的摩擦声音。

 



>>>>>>>7


魅族不太习惯夜间出门,而对于诺基亚突然到来的短信息,他只有无可奈何。


出门去把他接来吧,那个家伙一到晚上就迷路。


小米在魅族身边拽着自己的头顶的一撮橙黄,「啊啊,真是麻烦啊,那个燕尾服变态。」


魅族双手插在口袋里,走路时发出沙沙的声响,一旁的小米跟着吹起有节奏的口哨。


于是在这个莫名其妙的夜晚,小米窜进了垃圾堆,从里面揪出了满身垃圾却仍穿着燕尾服的诺基亚,头顶的半个青苹果正向下淌着黄水。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啊,哥哥我迷路了呢~」


「这怎么看也不是迷路啊好吗燕尾服变态……」


「我会反应然后把这附近的猫解决好的。」


小米噗地一声笑起来,捡起诺基亚头顶的烂苹果扔到远处。


「竟然还怕猫,这可有愧于你燕尾服变态的名号啊。」


回去的路上诺基亚未停止哭诉,不听也知道一定又是被甩了。


魅族低头看了看小米的黑瞳,反射出月牙和光斑。


「意外的明亮。」


「啊,难得夸我,这是我仅有的优点了,亏你能发现呢~以后燕尾服变态再来骚扰的话,就由我来清理吧哈哈哈哈……」



很可惜,小米少年自此再未有机会见魅族被他口中的「燕尾服变态」骚扰。

 

>>>>>>>>>>>>>>>>16


魅族将牙刷放回,咯噔一声。


从浴室走出,客厅的茶几上散乱着零食包装袋和可乐罐,沙发上的毯子未叠好依旧卧倒得张狂。


他坐到沙发上拿开无线游戏手柄和遥控器,将毯子叠整齐摆在一旁。


去到厨房沏了一杯柠檬茶,放到桌上,仍是白瓷的咖啡杯,其中茶水轻颤,泛起细微涟漪。
将茶几上的垃圾收拾干净,他难得地出门一次将其倒掉。


茶杯柄上的「Mi」是橙黄色。


他瞥了一眼电视屏幕,仍是个高分,只是未超越他那日所落的数字。


关闭屏幕,他进入阳台,轻闭上眼,将耳机戴好,耳机内未有任何声响。


茶几上的茶杯柄仍有橙黄的「Mi」,他翻开书本,书签上整条米白色之中穿插了橙黄的「Mi」。
魅族终于无奈,将目光转向窗外。


整齐的窗,有一扇敞开着,魅族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了谁、为了什么,徒留如此一扇,在他扭头便能使目光触及的方向。


隐约之中,似乎有位黑色发丝的少年,发间一抹橙黄,在光下伏在窗框,眯着双眼扬起微笑看他,嘴唇翕动着,却无声音。


兴许是自己的耳机声开得太大,他想着,摆正脖上的铅白色耳机,从右边口袋中捏出水晶袋,其中的大颗粒杏仁在光下闪耀着堆叠在一起。


他沉默,低下头抿一口咖啡。


将手中的水晶袋放在静置的盛有可乐的玻璃杯旁。



是秋天时候的事。

 



 

>>>>>>>>>>>>>13


「早上好啊~」


睁眼是小米头顶的一抹橙黄,他在窗前流畅地拉开窗帘,伴随着清脆的沙啦一声,魅族抬起左手挡住该死的光线。


开窗后吹进晨风,小米头顶的橙黄一同舞动。一同闯进的还有院内方才变色的落叶,无声地停留在窗棂。


小米一屁股坐了上去,魅族眯了眯眼,窗内的小米周身泛着浅薄的光亮,却模糊在了中央。


「啊,不要看了,一睁眼就这么努力看光的话,本来就远视的你说不定会就这么瞎掉喔~」


魅族收回视线调整了一下卧姿,左手伸长去找寻失踪的铅白色耳机,小米依然咯咯地笑着。
质感不对,魅族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哇我就知道骗不了你~真不愧是你~」


小米仍是乐呵呵的表情,跳下窗台蹦到魅族大得要死的床中央,立刻下陷,印出小米膝盖的形状。


「节日快乐喔~」


小米盘起腿坐在床铺中央,抱起黑色的礼品盒,在床边眯眼的魅族脸前晃了晃,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缝隙之中用力,撬不开盒子的他欲哭无泪。


魅族坐起身子,似乎是短暂眩晕而皱了眉。


轻巧地开盒,魅族将其散放在被上,起身离开了床铺,抄起床头的铅白色耳机走向的浴室。
小米听着传来的水流声,清清嗓子大声地说起来。


「因为秋天到了想要送礼物所以就只好借着重阳节的名义了,不要嫌弃啊这可是好不容易相中的!」


浴室中的水声未停,小米抱着盒子细细研究,拿出其中说好的礼物,跳下床守在浴室门口。


魅族脸上的水未干,缓慢地下淌,在浴室门口的垫上被小米袭击。


「锵锵~怎么样~」


是围巾,黑灰色的粗毛线有规律地纠缠在一起,被小米硬套在魅族的脖上,沾上未干的水。




>>>>>>>>>>10


小米是从什么时候突然迷上唱歌的呢,魅族说他也不知道。


是春天的时候。


小米少年对着电视墙上静止的画面怒吼了几乎一个下午后,颓然地躺倒在沙发上。


「又不陪我玩,好无聊。我是在美好的春天里孤单寂寞冷但是依然最可爱的小米,我要无聊致死了~」


阳台上的魅族放下书本,抿了一口咖啡,动动手指送出了一条短信息。


惊讶的沉默是小米在魅族家沙发上起床后第一眼看到索尼时仅有的字词。


「你就是魅族的新玩具?」


索尼垂着眼俯视小腿搭在沙发、脑袋搁在茶几、屁股坐在地毯上的小米,从发间取下一根孔雀毛插进茶几上的可乐玻璃中。


「特地从舞会上放了第58个男伴的鸽子,你就让我来陪小朋友?把我当成金牌月嫂吗?怎么说最后也要陪我跳一曲啊,说话不算数的魅族。」


索尼身上的香水味道熏得小米打了个喷嚏,索尼扯着自己拖地礼服的裙角嫌恶地一个转身。
小米侧了侧脑袋,看着阳台上坐得舒坦的魅族。


「难道今天晚上又要多出来一个蹭饭的老女人吗?」


回答他的是走出更衣室的索尼甩出的厚重礼服。


「下次就是高跟鞋了啊,小鬼。」


小米悻悻地盘腿坐在地毯上,用一副怨恨的表情盯着被Naruto印花T恤衫和破洞牛仔裤包裹的与方才全然不同的索尼,看她紧紧握着手中的麦克拼命陶醉。


终于按耐不住,小米从电视柜的抽屉里掏出了珍藏的新麦克,毫无自觉地挡住了索尼眼前的歌词,插入,嘶吼。


阳台上的魅族合上书本,看室内癫狂的二人组,抿了一口咖啡。




>>>>>>>>>>>>12


魅族自己也记不清索尼驻了多久,只记得离开是在那个小米昏睡在沙发上的午后。


她一口灌下茶几上整整一杯的红茶,将T恤衫和牛仔裤整整齐齐地架好,塞进魅族家更衣室的小角落里,新增了两包樟脑球揣进口袋和胸口。


出门前换回那件明明被自己遗忘已久却由魅族洗干净晒在光下直至失了令人厌恶的化妆品味道的礼服,抽出一根孔雀羽毛插进空了的红茶白瓷杯。


「不过好在,黑白灰系好男人的魅族终于也多了点别的色彩。」


魅族将手习惯性地放在脖上的耳机处。


「你的说话方式越来越像OPPO了。」


「哈?!都说了别拿我和那种绿茶作比较!」


魅族深吸一口气,手插在裤兜把脑袋倚在门框,耳机也咯咯地转变了姿势。


「结果还是没能跳个舞啊魅族,说话不算数的男人。」


索尼的礼服太耀眼,在光下反射得令魅族脑袋微痛。


索尼离开时没有回头,微笑着将门关上,魅族在满目原木色之前瞥到的是索尼上扬的嘴角。


屋内的小米挥舞着手臂一个翻身,撞落了茶几上的红茶杯,孔雀羽毛掉落在地上。





>>>>>>>>>>>>>>14

 

「你认识苹果吗?」


那日提问的小米举起书架上的单反相机,蹲在魅族对面的椅子上,将镜头对准魅族,嘻嘻地笑着,发出咔嚓一声。


「其实你们看起来很像喔。」


小米低下头,鼓捣着手中的玩具。


「当然他更爱说话。」


放下手中的单反,小米举起桌上的可乐灌了一口,顺便捏起盘中的一颗杏仁。


「他邀请我去他家里玩喔~」


小米含着杏仁盯了魅族半会,魅族依然是毫无反应地将目光停留在书页上。


小米想到了前阵子来串门的步步高小姐,当时的她便是用不可思议的在小米看来是略带尖锐的甜美嗓音说出了「魅族你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这本书永远都看不完、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学不完一样。」


虽然之后的三星也说过「这世上的东西本就是学不完的哟」的话,HTC还友好地加上了一句「听三星姐姐的话,书也是读不完的。」


小米将杏仁别扭地夹在两齿之间,略微磨动。


「好浪费,这么好的相机都不用,会长毛的喔~」


小米又盯了魅族几秒,对着他平静的表情撇了撇嘴。


「唔……又不理我,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再消灭一窝僵尸吧~」


小米从座位上跳下。奔进客厅。


魅族合上手中的书本,未抿一口咖啡,淡然地闭上双眼,窝进椅子。


室内来自立体音响的惊叫震耳欲聋。

 



>>>>>>>>>>>>>>>15


魅族的手仍在口袋安好。


他扬起头看着眼前的洋楼。


大概是在犹豫该不该冲进门去,或者安静地在原地响个电话。


「哟,魅族啊。」


大门开,苹果用食指转动手中的鸭舌帽,黑色皮革在布外包裹片段,角落上一抹橙黄是汉字。


「怎么,有事?」


魅族眯了眯眼,院内的纯白天使喷泉不知疲倦地喷洒,外围的矢车菊开得正艳。


他在短暂的几秒对视后双手插兜离开。


「路过。」


魅族将脖上的耳机端正地戴好在发侧,或许是想要甩掉唠叨狂绿茶OPPO曾经说过的某些话。




>>>>>>>>>>>>>>>>>>>>


又将是一个温暖的冬季。


如此,眼看着对面的倒计时走向溃灭,胭脂色的徘徊的红在一瞬间转成了跃动的青葱。


包内的可乐中又一颗气泡炸裂。


魅族翕动几下唇,含住接触到的一根粗毛线。


挪动脚步。


苦咖啡的颜色。




评论(4)
热度(3)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