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是个菜狗
★不太会用lof,弧长

安文逸,你听说过荣耀吗[1]

0)

全职

安文逸×你

傻白有,甜不甜就不知道了




1)

又被点名站起来发呆了。

你埋怨着自己几日来为何又蠢了几分,眼神瞟到坐在你前面却一直没什么大风大浪的男生。

——安文逸。

你是知道他的名字的。

想着如果自己也可以像他一般冷静成熟的话该有多好。心里却又有些不服气,在坐下时为了缓解尴尬般的,你戳了戳他的肩胛。

「安文逸,你听说过荣耀吗?」

他随着整个班级的步调翻动书页,细长的手指在新的一页记录下一行干净的笔记。

——好清秀的字。

你这么想着。就像那天收卷时不小心瞥见的他所写下的名字一般。

「网游,很有趣的。」

你又敲了敲他的后背,却仍未得到回应。

无奈之中,你有听到自己的名字被点到,站起身的过程中,你冲他哼了一声来表达自己被无视的不满。

也不知道讲台上那中年男子在说些什么,你看到前一排的他微微偏头,你看到他高挺的鼻梁划出了好看的弧度,是他在用余光瞥向你。

你不自觉地扬起嘴角。

 

2)

他还是那么平静,你也还是总是犯傻,常因盯着他翻动书页的白净手指出了神而差点摔倒,在他看着你时平静的眼神中你揉揉脑袋。

你仍会在他的身后低趴着身,小声谈着荣耀的二三事,比如偶遇了大公会的小分会的某某新成员。

直到那天的他头也不回地对你说。

「高中女生,整天只想着打荣耀。」

你看到他桌上比你高出一倍的分数和多出一倍的正确答案,你突然觉得老师的批改都是对他字迹的侮辱,多余得厉害。

你的心理咯噔一沉,再也没有什么谈及荣耀的心情。

于是从此沉默。他的耳边终于落得了安静。

你看看手中冰凉的账号卡,将它夹在了书中的某一页。

在那一页上,你试图模仿他的字迹,在那个位置写下与他相同的笔记,却看着歪歪扭扭的字体重新合上了书本。

前排的他仍那么安静。

分班后你们再没怎么相遇,你也不敢再去问那一句

「安文逸,你听说过荣耀吗?」

是返校看望老师的学姐揽着他的肩亲昵地问着,你抱紧怀里的复习资料,埋着头从他身边溜过,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你。

 

3)

大学里的空气清新得令你感到陌生,你不知道高中时坐在你前排的那个安静的男生去了哪里,又会报考怎样的专业。

甚至于他的样子你都已记不清,只是隐约中好像有种清凉的心跳。

——高三,总是会让人忘记很多事情啊。

你这么想着,一不小心看到那个在看公告栏的背影。

——安文逸。

你想起来这样一个名字,也想起来那个熟悉的背影。

「安文逸。」

你开口喊他。他回过头来看你的时候眼里是惊讶。

你心中一阵骄傲,「怎么样,我不是一个只知道……」

你一时想不起来那款游戏的名字,而他还在等你的下文。

「只知道游戏的女生吧。」

你磕磕绊绊地说完这些话,他竟也有些无奈。

 

4)

你仍坐在他的身后,却不再用手指戳他的后背。

「你没必要报和我一样的课程。」

「没关系,我可以修两个学位嘛。」

「你连一科数学都学不好。」

——原来他都还记得。

你没有说话。如果这时的讲师也会点起你的名字该多好。

你闷闷地想着,看他拿笔的姿势却什么也回忆不起来。

「安文逸,你怎么总是不理我?」

「因为没有必要。」

他的冷静令你心寒,你看着眼前的冷冰冰的他重新沉默了起来。

 

5)

你以为你们会继续维持这种不远不近也不冷不热的关系,至少可以在寒冷的季节里买上去往同一个目的地的车票。

于是那一天的清晨,你的视野以外的开阔,那堂本也不是因为兴趣而参加的专业课程变得再无吸引力。

坐在你前排的安文逸没有出席。

你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来,只是像他还在时一样趴在桌上望着他应该在的地方出神。

但你仍然不会缺席。

——万一他只是生病了,过几天又回来了呢。

你开始每天最早进入教室,期待着那个清秀的男生重新踏入教室。

「安文逸?他休学了啊。」

终于,你鼓起勇气去问了。

——原来,这门专业已经不再适合学习了。

你这么想着,又听过了一堂毫不感兴趣的课。

 

6)

大学生活比你想象中要清闲得多,你开始想为自己的生活找点娱乐。

大学附近的网吧永远吵闹,那天所转播的节目吸引了很多人,你也凑过去看。

「下面的问题请兴欣战队的治疗安文逸选手回答。」

你听到这句话,拨开人群探过头去看。

镜头落在他平静的脸上,你看到他的镜片上承载的光芒,他高挺的鼻梁让你想起某一年夏天的某一个回眸,你听到他冷静自然的回答

「因为没有必要。」

你好像回想起来一切,却又不知道这乱成一团的毛线该从哪里抓起。

你问身边的人,「这是什么的转播?」

那人震惊地偏过头来看你,「排位赛。」

「什么的排位赛?」

——「荣耀。」

你终是无视了他人异样的目光,盯着屏幕出了神。

你听到胸口的咯噔一声,想起了两年前被夹在书页中的那一张账号卡,那一页的某个位置留下了你高中三年最好看的一行字。

你仍想不起那一行字的具体内容,只是在这个已经到来的假期里坐上火车返回家中翻出了那本书。

你再一次抄写,是远比那时的他写得漂亮得多的字,却怎么也写不出那种感觉。

——安文逸。

你写下他的名字,却怎也没有在那个慌乱的下午收卷时匆匆一瞥的一半令你怀念。

你想起那日的自己在他的身后,轻轻戳戳他的肩胛,你问他

「安文逸,你听说过荣耀吗?」

你想起他记得你所不擅长的数学和最后一天你跟在他身后离开教室。

你想起一行行清秀的字和一句句冷静的言语。

你听到自己的鼻腔内充斥着奇怪的呜噜声。

——原来自己终究不是一个冷静的人。

 

 


7)

HE被我删了。


评论(18)
热度(11)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