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是个菜狗
★不太会用lof,弧长

安文逸,你听说过荣耀吗[2]

7)


前文>安文逸,你听说过荣耀吗[1]


全职高手

安文逸×你

开头一节是接上次的说好的HE

往下看的话就不知道了

跑题(自己家姐姐要出嫁的产物


8)

毕业那天,你站在校门口抬起头来看大门上那几个烫金的大字,入校那天行李箱与地面摩擦而过的咕噜声仿佛还在耳边转个不停。

你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你的名字。

你回过头去。

镜片上的阳光清凉依旧,像四年前的他回眸时一般。

高挺的鼻梁仍是那个好看的角度。

他向你扬起手,之上的指节分明,你发现他纤细的手指仍会吸引走你的目光,像某个时候落下的好看的字。

四年之后的你的视线总会在光下模糊,你甚至有一种对方融进了阳光中的错觉,你开始找不清楚他的身影,更别说是逆光的表情。

你清楚地知道他名、他的姓。

即使你已无从知晓此刻的他背负着什么样的名号、什么样的担,又在怎样的房间中怎样地度秒如天。

你启齿,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你听到他的声线依旧,却与那时「因为没有必要」的语气截然不同。

你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盛夏,那时你还只是个在课桌上手撑侧脸望着前方发呆的备考生;

又好像回到的是那个初秋,你在人群中一眼便看到了他背影上的闪光。

平静依旧,是你最羡慕的属于他的特质。

他回来了。

你听到他说。

「你听说过荣耀吗。」

 

9)

为了一个并不太懂得的人,你来到这座并不熟悉的城市,也开始寻找与自己专业毫无关联的不熟悉的职位,偶尔在一家不熟悉的网吧观看一场并不熟悉的电竞赛事。

只因在这不熟悉的空间中,有一个你所熟悉的名字。

 

10)

冬季时总会给那个名字去一条消息。

或许是关于去往另一座城市的车票,亦或许是一句半温不凉的问候。

回复是有的,你却找不到其中无关于你的任何内容,仅是就问题而回复的几个简单明了的通知或肯否定句式。

你看着最近联系人名单中被清得只剩下被置顶的他的名字时,会想起来曾经在深夜所期盼的愿望,「多说一点你的事情吧,让对话不再只关于我」。

你发现,在那里有三个加粗的字,的确频繁地出现着,却不曾属于你。

你突然觉得回老家去开间小卖部也比在这座毫无依靠的城市无目的地寻找和等待要强得多。

你看着那三个字,被子中手机所映出的刺目光线令你的左眼胀痛,你念出了那三个字。

「安文逸。」

 

11)

渐渐地,你不再那么频繁地叨扰他,甚至你特地为了联系他而安装的社交软件也被忘了许久都没有更新,保持着那个过时已久的版本直至你在同学的介绍下赚到第一桶金,入手一款新手机,也重新在这个没有任何记录的新机上用新的手机号注册了新的账号。

你甚至忘记了曾经的自己还有过在网吧捧着罐装咖啡和一群年轻的大学生挤在一起看电竞比赛,还一边想象着自己的角色站在他的角色身边不停冒着文字泡的样子,那时的他一定会什么也不说地进到副本里去,却像你提议过的一样。

 

12)

你与同学们聚会,她们围在你的身边。

在热闹的氛围中听到有人谈起一个名字。

「安文逸呢?」

「以前坐你前面那个。」

「他……也许很忙吧。」

你握紧了口袋中的手机,想起了旧的列表里那个沾满了灰尘的置顶的备注,也是这样的三个字。

 

13)

你渐渐习惯了在这座城市生活的节奏,也习惯了在某些网站上传自己的照片和认真填写个人资料的新的生活方式,你时常接到父母的电话,比起问生活、更多的是催促的电话。

女同事们也爱凑热闹地向你或打探隐私或寻求建议。

你的微笑也越来越自然地出现在已变质的皮肤上。

每晚打开的电视上播放着的电竞节目似乎成了你用来在手机上回复陌生人的询问时的背景乐。

甚至有时你消消乐的音乐声太大,也忘了今天的赛事已结束了许久。

比起这个,还是某些真人选秀或是最适合你的相亲节目更能吸引你。

你又忘记想象那时的对方是用什么样子的表情回复你,兴许是于你现在相同的冷淡吧。

 

14)

节目里有嘉宾在埋怨着兴欣中某几位队员的不再,你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这样的名号。

——或许曾经很重要吧。

你这么想着,听电视屏幕里的那张老脸一遍遍地重复「兴欣的某某不在了我都没有兴趣看这样的比赛了」的话,终于也是换掉了频道,开始听女嘉宾们对于或房或车或年终奖的要求。

你低头看看自己日渐粗糙的手,却想不清楚曾经是为谁而悉心保护着她们。

而那一手特地练成的恰到好处的温柔字体,也再也没有办法流动在纸张上。

你想到回忆中应该有个与你年龄相近的人,他安静地坐在你的记忆里,表情平静依旧,兴许也是到了这样的一个年纪了吧。

更或许是比你早退休个四十来年,此时也该和你一样守在电视机前研究女嘉宾了吧。

 

15)

你还是应了父母的要求回到老家,去与从小住在隔壁或对门的异姓男子见面,谈论一些与彼此都有关的终身大事。

而那个电竞频道的庞大数字,也在你还未走到便被化作无影的黑屏。

你想,生活如此,自己浪费过的青春已该是消失在了人群中。

 

16)

即使是在老家,你竟也产生了一种陌生感。

你打开自家的电脑,那个被勾选了记住密码的帐号还在下拉菜单里,你登陆后看到屏幕右下角闪动的未读消息。

光标移动,你看到了一个布满了灰尘的名字。

 

17)

「安文逸」。

 

18)

「今年不回家。」

「下周三的车票。」

「今年过年晚,一月底走。」

「今年不回去。」

「12号的车票,3号台,上午九点半。」

「今年比赛,在S市。」

……

……

 

19)

你看着未读记录里时间差极大却字符极少的话,鼠标上的右手冰凉地令你双眼模糊。

 

20)

你点开他头像中的个人空间,看到一旁的去年今日正展示出一张几年前的截图,那时的画面还老旧,模糊之中你仍辨认出了那上面的字。

是你的鬼剑士。

是你所接触到的第一个网游所创建的第一个角色,是那个令如今的你念出来都觉得羞耻难堪的ID,也是对于那时简单易懂的你来说正好的职业。

一旁是匆匆走过的美女牧师。

你的回忆中突然千万次地想起电竞节目上的嘉宾们疯狂叫喊这几个字时的样子。

你看到两个彼此错过的角色各赶各自的路,目标是不同的NPC。

你想起自己曾在这空间主人的身后轻敲他的肩胛,你畅快地谈着自己偶遇某某大公会的某某小分会的某某新成员。

直到后来在节目中都没有想起的几个字。

「小手冰凉」。

 

21)

你想起那一天的你,在这个灰暗了的头像的主人身后伏着身,你听到回忆中的那个你的声音。

 

22)

「安文逸,你听说过荣耀吗?」


评论(1)
热度(5)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