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是个菜狗
★不太会用lof,弧长

极昼-[剑灵相关]

[前言-孽缘花]

 

遇见并没什么预兆,别离不过是简短的道别。

他极少问我在哪里驻足,却总降临在她身边。

以绿林盗驻地开始,一起看过红叶山庄的落叶,经过绿明村流浪的商人前,踏过江流市高傲的石狮子,在风月馆前道一句简单的晚安。

感谢你或情愿或无奈的陪伴。

如果可以,我只期待下一个遇见的人能够有几分像你。

 

 

 

[迷失]

 

奈何绿林盗驻地的阳光太耀眼,透过叶间的空隙,在他的发间镌下好看的光斑。

如他开口的温柔涓流,让她仰起脑袋后仍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

唯有微垂的瞳仁,是与光斑相同的色彩。

他的下颌对在她的额钱,胸口挡住了所有的视线。

之后无数次地回想,那是他第一次穿过半个大陆遁到她的身边,寻找着树木中的长耳的她。

那一晚,八点半。

 

 

 

[月光]

 

昏暗的光线下,他的发色被渲染拿出阴影的深。

门被大开的巨响里,船外涛声凶猛依旧,乌云依盘旋着不愿离去。

光斑与唇形,皆是她锁喜欢的形状;赤瞳与皮肤,亦皆是她所喜欢的颜色。

移不开视角,希望把这个他永远留在此刻的镜头里。

他侧头浅笑,问“睡着了吗”。

“才没有!”

——我只是,看你看得忘了。

 

 

 

[青星]

 

陆孙的白褂在他的身上格外宽大,她的颈上从此多出一抹青色,泛起的浅光让她有些无措。

三点钟的南部地区光明如常。

台阶上的他背着光,却轮廓清晰,好像伸出手就能摸到,却总有光斑会落到彼此之间。

“不好看,换成银龙吧。”

她这么说着,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得不到的事实。

他走向风月馆的方向,“不懂银龙有什么好看的。”

再次回到视线里时,她已迈上台阶,和声的裙角被风吹起了弧度。

他从光里走来,在她的面前停下了脚步。

是那件最喜欢他穿的银龙。

她第一次觉得白清山脉夹雪的风竟是如此温暖,那是与他音色相同的触感。

“不早了,晚安。”

 

 

 

[和声]

 

他的背影没有电,却隐约透光,他不须一言,她便紧跟追逐。

时针掠过最高处,没有人消失。

他站在龙脉前,听她有一句没一句的抱怨。

启齿时伴一口白雾,是与那个沉默着的他所相似的清冷。

雪兽的尸体已消失在视线内,她“好了,你忙吧。”

“忙什么?”

她不知如何回应他的反问,看他的身体旋转了一周,在眼前乘龙脉消失。

追上去仍能听到他说。

“你就在这里。”

于是她什么也不再说。

将脑袋埋在他的胸口,大大的兔耳抵在他的脸上,他别扭地移开目光,落在冰窟又黑又壮的守门人身上。

那句“谢谢”还未说出口,他已动身前往下一目的地。

无奈地撇了撇嘴,又一次启程,去追赶他故意放缓甚至停住的脚步。

 

 

 

[烦惑]

 

回忆的色彩鲜艳,他轻功跑起时在起点留下凛冽的电光,她觉得自己跟不上他的脚步。

言语间是理解不能的词句,是所见或未曾所闻的人的名姓。

他一味地向前奔着,她笨拙地前进,却只能愈行愈远。

“慢死。”

几乎是想退出的。如果在他身边让一切都变得勉强与尴尬,不如只变成一寸完美的留念。

“不是说你。”

这种宠溺并非所求,特殊的呵护与她的感情相悖,越发苦痛。

“没事,他怎么会对你说这种话呢。”

陌生女子的话锋利如刃,宛若了解致深,他没有反驳,殊不知正是这种关怀让她难受得忘了手上的动作。

只是与召唤兽一同,在原地呆滞着像仍在待命。

终于,他也像是别人的他了。

那个即使偶遇也不会驻足的他。

 

 

 

[青春]

 

风月馆上空的云自我依旧,在Nx脚下落下会移动的投影,像初遇时的绿林。

他曾在这块砖的位置蹲下身,银龙上夸张的腰带几乎垂到地上,用他毫无棱角与锋芒的音色讲述一两句故事。

现今她踩在那上面,咯噔咯噔的响声未曾有过什么改变。

她阖上双目,听得江流市树叶的摇动,彼此靠近着摩擦出句子。

她终于听清了那句子,不再因为过于专注他的声音而忘了所在。

那声音告诉她

——不用等了,他不会回来了。

 

 

 

[后记-黑日]

 

写的是一个被封号的小灵剑。

纵使有一天我也离开,他也还是会以那个一如既往的姿态,穿一件黄了吧唧的回忆,在我的好友列表里永远地活着。

直到那个世界也不再。


评论
热度(3)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