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是个菜狗
★不太会用lof,弧长

蕤宾

〖零-空城〗

 

这城从不是个小而秀丽的地方。

自来到这座城,岁杪便放下了手中的剑。

她绝不承认是因为尚未有花开。

而只是因为剑上的锈痕。

 

 

〖壹-蕤宾〗

 

蕤宾第一次要走进下弦宫的时候,岁杪正在门口。

那是蕤宾第一次见着岁杪的剑。

她在门前的石阶停住脚步,问。

你那剑有名字吗。

岁杪瞥了她一眼,没有。

岁杪是一贯瞧不起这种弱不禁风般女子的,蕤宾却从石阶上退下来。

那你有名字吗。

岁杪拔剑,脚下风起,周围有青色的叶飞到剑锋上。

剑锋指向蕤宾的左脸,没有继续下去。

蕤宾一笑,脑袋向左一偏,对着剑锋吹了口气,落叶被吹回到岁杪的眼前。

岁杪轻眯起了眼,将剑回鞘。

岁杪。

好听,蕤宾说,那给剑也起个好听的名字吧。

不用了,岁杪将剑挂在下弦宫前低矮的树上,朱色绕了树杈两周,与蕤宾唇上相同调子,不觉得给自己的武器起名字太蠢了吗。

 

 

〖貳-寻〗

 

不论什么季节,下弦宫的院内永远有花香。

岁杪便是寻着这花香,再遇了蕤宾。

蕤宾轻抚古琴的背影里,藏有岁杪读不懂却也并不想去读懂的故事。

她抬起手抚摸了树上的朱色,回忆里是剑上的锈迹斑斑。

人皆有所生,亦有所归。

蕤宾的声音空得厉害,岁杪轻轻皱起了眉头。

我的……不知也罢。

蕤宾笑得轻朗,似风拂过她的古琴。

岁秒依旧是不知花香的来源,只得看蕤宾咧嘴笑开的样子。

寻它便是。

 

 

〖叁-飘〗

 

江上便随水流动,风中便与之起舞。

何来归处?

又有何所去?

那你呢。

岁杪启齿,看蕤宾的手没入水中,也变得模糊。

是呀,那我呢。

已看过太多次蕤宾笑起来的样子,岁杪几乎已经读不出什么言语。

这个季节里,本也是应有芳菲的。

今却尽是葱绿。

蕤宾的眼神落在岁秒的剑上,他在那枝上,也已随着又向上了几个年头的高度。

她问道。

你可曾嗅见过花香?

 

 

〖肆-归〗

 

下弦宫依旧飘着花香,岁杪却再没有听过蕤宾的古琴声。

她便也再没穿过那紧紧闭锁着的门,再没踏进过那隔绝般的下弦宫。

蕤宾娘娘被禁足那么些个年头,却谁都没有再见过她。

岁杪停下了脚步,抬起头看看高过墙头的枝杈。

朱色的缠绕。

斑斑的锈痕。

剑柄上,一朵不属于这个季节的金英。

她终于阖眼轻笑。

 

 

〖伍-后〗

 

何以归,归以何。

金英终落。

风吹我衣。

飘飘。

 

 

〖零-空城〗

 

这城是个小而秀丽的地方。

自离开这座城,岁杪便重拾了手中的剑。

她绝不承认是因为剑上的锋刃。

而只是因为芳菲已开。

 

 

〖我说〗

原谅我已经两年没写过这种作文了【哭哭

一个活了大半辈子已经忘记自己是朵花的花

*金英-就是菊花的别称

*蕤宾-农历五月的别称(暖日大大的阴历生日),也是歌律的名字(所以弹了古琴)

*一个别的娘娘的保镖妹(岁杪)误入冷宫遇见寂寞的娘娘(蕤宾)帮她意识到原来自己是一朵fafa呀的设定【←说到生日就想到这种“麻麻麻麻我是从哪里来的呀”的这种噗

虽然已经并不混同一个圈(好像也没混过同一个圈2333)但还是(在这个没有课了的考前复习周)码了渣文给大大表达我的祝福(?)

暖日大大生快~

 @陌尘暖日 

评论(2)
热度(3)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