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没什么人气的家伙
★不太会用LFT
☆平时在微博@_你最可爱的勺宝宝丶
☆随便发点东西

无妨

=1=

椒图怕生。

不论是曾经那些好奇的人类脸孔,亦或是现在摇晃着尾巴向自己表示欢迎的鲤鱼姑娘。

不论是曾经鱼缸内有限的空间,亦或是现在水中不曾熟悉的温度。

她只能急急忙忙地收起自己的尾巴,阖上蚌壳,蜷缩在这一方狭小的空间里。

主人一定会来的,会把她带回家,会让她重新露出长长的、会在光下闪闪发亮的尾巴的。

等他便是。

无妨。

 

=2=

椒图怕生。

瑟缩在蚌壳里,只露出一丝丝缝隙,足够窥到一斑便可。

她听到人类的感谢声,在蚌壳内也微微晃动起尾巴。

只是经过的一张张脸孔里没有主人罢了。

那滩上的却也似乎并非人类。

轻摇手中扇,足下游鱼潜。

那会是张怎样的脸孔。

——啊,回头了。

最后一丝缝隙也急忙关闭了上,她重新瑟缩回了壳内。

下次再看清便是。

无妨。

 

 

=3=

椒图怕生。

鲤鱼姑娘吹出一个圆圆的泡泡罩住她从缝中探出的手指。

荒川流域平静繁荣的故事与河童的清流一同进入到蚌壳里。

每天都能听到的感谢,那一定是位温柔的君主。

——不不不。

他们的表情里有点小尴尬,却也不会破坏她的幻想。

或许是位轻摇着手中扇的君主,那时连这川中游鱼也会在他脚下游动吧。

啊啦。

曾在这蚌壳之中偷偷看过他也说不定。

川水翻腾之中,身边的新伙伴迅速游开。

不明状况之中也赶紧关闭上蚌壳。

最后一秒的光明里,那抹如川流的青色便是吧。

待到勇气到来自己身边便是。

无妨。

 

=4=

椒图怕生。

主人不再需要她了。

泪珠啪嗒啪嗒掉在尾鳞上,又顺着鳞片的排列方向向下滑。

鲤鱼姑娘摸摸蚌壳,为她吹出捧在手心的心形泡泡。

——可不要让悲伤惊动了那位大人。

暗流涌动,波澜之中身边又四下游走。

川流之中冷峻面容,手中纸扇轻摇,裳上游鱼闪动。

莫不是当真惊动了那位大人。

再次赶紧阖上了蚌壳。

躲在蚌壳里便安全。

无妨。

 

=5=

椒图依旧怕生。

唯有阴霾天里方敢稍将蚌壳开大,倒也是他出行之日。

语句每每发问,身旁鱼头之妖便稍稍瑟缩。

扒在壳边,眼看他渐行渐远,向着人类的方向。

守一方水土的大人啊。

权力之上,笑容却要去何处呢。

纸扇上兴许也该多两行诗文,却又该是什么样的字。

去往人类居住之处,会不会也被怕生的情绪所困扰。

多余的关心尚且不会被任何人听到。

无妨。

 

=6=

椒图兴许还是怕生。

与人大抵是那位大人所并不乐意之事。

字句之中尽是愚蠢之流词汇。

屡次挥动手臂之间,那鱼头之妖也再无言。

目光在人类走后便投了过来。

确是暴君的眼神,睥睨之中几令她窒息,是作要吞噬。

阖上阖上。

迟几秒罢了。

无妨。

 

=7=

椒图并无曾经那般怕生。

迟几秒却是使蚌壳阖上的力道不同从前。

——啊呀!

她叫了出来。

夹在开口处的手掌力大至一举撑开。

细长的眼里是说不尽的目光。

这蚌壳,今日看来是阖不上了。

无妨。

 

=8=

椒图念道怕生也是怕生。

万千妖魔所避怕的目光在她的面前吞噬。

——在此窥探有些时日。

蚌壳里的秘密暴露,似有珍珠终见日光。

无妨。

 

=9=

椒图似乎不再那么怕生。

——大人可愿留椒图在荒川。

漂泊便是。

百年如万千川流终是归洋,彼此遇见前罢了。

无妨。

 

 

=10=

椒图再没感怕生。

看他嘴角泛起一丝微妙。

任谁能察觉。

启口时皓白锯齿引她轻笑。

如水如川如澜。

在此荒川。

——无妨。

 

=后-荒川之主=

——若是水涨接潮落,此蚌尚不知漂驻何处。

——不如。

——随吾归去深处,方得庇护。

——无妨?

 

=后后-椒图=

——那便被大人吞噬便是。

——椒图无妨。

 

 

=记=

一个可爱的小故事贡献给组织。

偷看川川的羞羞的椒图被川川发现然后拎回家嘿嘿嘿的故事。

之前看了一个撬贝壳的小水獭的短视频,好可爱呀,再加上在式神里点椒图的话她会躲到壳里说“请不要这样盯着人家看”,妈呀真可爱!

啊啊还有看过一条长微博,讲的是趴在男神班外偷看,有一天男神不在,他回来的时候在背后问“你在看什么”,妈呀太可爱啦!

就想到了这个梗。

以及其实最后想开起车来,这样算开车了吗2333


评论(8)
热度(81)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