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是个菜狗
★不太会用lof,弧长

若梦

#蛊蝶#



#1

 

“好像做梦一样。”

巫蛊师的手抚上放在一旁的面具。

似乎已经吸收了足够的热量,面具上传来温暖,灼在他的指尖上。

庭院内盛蛊的罐子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他像没有听到般依旧阖着双目,让习惯了黑暗的苍白的脸暴露在阳光下。

枕在她的腿上的他微微勾起了嘴角,以一个意外能够察觉的弧度被她捕捉到。

他听到传来的她的声音,仿佛是在脑内直接奏起的铃鼓,他甚至以为自己听到了“沙啦啦”的声响。

“您在说什么傻话呢。”

她的语句中带着毫不掩饰的笑意。

若是那笑颜也映在庭中的水池,便会是双份的快乐了。

这么想着,他嘴角的笑意也加深了些许。

“是、是。看老朽说什么傻话呢。“

阳光打在两个人的身上,连花香也真实得似乎不该以梦作比喻。

“您已经从梦中醒来了啊。”

 

 

#2

 

惊醒的巫蛊师睁开眼来,看着宁静的庭院尚滞。

他看着宁静的庭院内,并没有蛊虫的窸窸窣窣。

只有阳光与树上落英打在粼粼的水池上,他苍白的脸上亦是温暖。

耳边沙啦啦的铃鼓声持续了一小会,他听到熟悉的声音正讲述他所并不熟悉的话语,让他觉得自己恍若置身现世。

“您醒啦。”手鼓在一旁被放下,发出短而小的声响,与曾与他触碰过无数次的面具紧紧靠在一起。

“是它吗?”他问。

“是的。您忘了吗?”她笑起来,上扬的语调与方才一样,只是她并不知道他所经历的刚才罢了,“怕您被过往的梦靥烦扰,我一直在梦外为您指引呢。”

——原来她知道。

他也笑起来,好久没有这么温暖而自然地笑过了。

“好像做梦一样。”

他感到她的手覆在了他的唇上,即使不抬起头去看,他也知道她是怎样快乐的表情。

“您在说什么傻话呢。”她的声音再次传来,而他却愣住,去回忆这句熟悉的话。

“老朽……在说什么傻话呢……”

巫蛊师的手抬了起来想去抚摸唇上的纤指。

“您已经从梦中醒来了啊。”

 

 

#3

 

巫蛊师的双眼睁开初却意外的适应此时温暖的阳光,仿佛已置身于此许久了。

一只落在唇上的蝴蝶扇动起翅膀飞离。

原来唇上的并不是她的指尖。

面具靠在枕边,已然同样的温暖。

庭院里没有蛊虫窸窸窣窣的声响,更无那饲蛊的罐子。

却有她背转过身的样子,在落英的树下留出斑驳的影子。手中的铃鼓举起,发出沙啦啦的清脆声响。

即便是转身的时刻,刺眼的阳光也让人看不清她的笑容。

裙摆旋出好看的弧度,倒可惜庭内没有水池做些影子出来陪伴,只她一人怕会孤单。

像是也忘了多久前,她第一次奏起铃鼓,请他聆听一曲她独有的音乐。

那时已是多久了呢。

庭院中的她依旧转着圈。

“好像做梦一样。”

终于停下,向他过来。

“您在说什么傻话呢。”

她的身体遮挡住了阳光,却仍未能看清楚逆光的表情。

“老朽,在说什么傻话呢。”

他想抬起手来去握住她所递来的右手。左手上的铃鼓发出并不似尾声的沙啦啦。

“您已经从梦中醒来了啊。”

 

 

#4

 

上空的云飘散了去,重新露出阳光。

原来那不是她的影子。

庭院内空无一物,连枯木上最后一只蝶也失了踪影。

他伸出手去摸面具所该在的位置,却只有空空的榻榻米。

枕旁什么也没有。

他在那里望着,张张口却不知该呼唤谁,叫一声“小姑娘”吗,会不会软弱得太丢人。

是否还应附上他所曾习惯的笑声。

他盯着庭中的枯木,暗自嘿嘿地笑起来,好像仍未走出他所寄居的谁的梦境般,好像不曾与她相识般,好像仍有面具的伪装般,抬起手覆在自己的脸上。

什么都没有。

就好像回到了那里。

或许并没离开过吧。

或许只是中了什么令自己也迷惑的声音的蛊。

“您醒啦,”是她的声音,“怕您被过往的梦靥烦扰,我一直在梦外为您指引呢。”

他没有转身,回想着这话中的指引。

“好像……做梦一样。”

他站在原地,听到她的声音在靠近。

“您在说什么傻话呢。”

他转过身去,口中默默低语着。

“老朽……在说什么傻话呢。“

想去追寻那个声音,却看到屋内的光芒骤亮,他不禁停住了脚步。

“您已经从梦中醒来了啊。”

 

 

#5

 

阳光打在树叶上。

树叶与落英落下粼粼的水池。

水池边饲蛊的罐子没有声响。

没有声响的巫蛊师任他习惯了黑暗的苍白的脸迎接着阳光。

阳光晒在已温暖的面具,就在手边上。

他却并不想拾起。

感受到正枕在谁的腿上,他眯起了双目,也久违地自然地扬起嘴角,发出细小的不易被发现的笑声。

“好像做梦一样。”

他听到头顶传来浅浅的笑声。

铃鼓在尾声的沙啦啦中,被放到他已温暖的面具旁,紧紧地靠在了一起,发出短而细小的声响。

感受到她的笑意。

“可否,让老朽……“

她的声音终于真实可闻,不再混杂在模糊不清的铃鼓声里,以轻如蝶又静如蛊的节奏停下了他要继续的话。

“当然,”她弯下身子,“您在说什么傻话呢。”

像那只仅活在梦里中的蝶留落在此,她的唇点上了他的额头。

他阖上双目。

“老朽……在说什么傻话呢。”

她的手轻抚他的面庞。

像一不小心便落到了粼粼的池面上泛起水波的花与叶子般,像穿过叶子与花间的空隙的阳光般,像阳光下落出阴影却毫不阴暗了的曾饲蛊的沉默的罐般,像罐主人终于平静所似的水池般。

“您已经从梦中醒来了啊。”

 

 

 

#后记

 

这是一个小蝴蝶与蛊爷从梦中私奔(并不是),小蝴蝶指引蛊爷走出重重梦境终于来到她身边了的小小的故事。

特别喜欢梦中梦的梗。有一次早上醒了三次才真的醒来2333每一层中还是总有点小区别的,每出一层梦境的时候庭院里都会少点什么东西,直至回到现实,本来存在的又全都回来啦,不论是庭院内的布置还是身边的小蝴蝶,再也不会飞走啦!

自己读了第一遍的时候感到气氛莫名的恐怖所以改了改哈哈哈,但其实结局是暖暖的在一起【笔芯~

之前想过蛊爷会住在谁的梦里呢~这样的问题,想出来那就从自己的梦里走出来吧(不二家.jpg),小蝴蝶全程都没有露脸但是蛊爷写成了露脸(字面意义上的)……

蛊蝶这么萌,真希望大家能吃我安利都来产粮呜呜呜。

感谢读到这里,顺便祝大家端午节和儿童节牛逼/抱拳


评论(6)
热度(29)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