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没什么人气的家伙
★不太会用LFT
☆平时在微博@_你最可爱的勺宝宝丶
☆随便发点东西

王者荣耀 #药鱼#

扁鹊 × 庄周


#1-今年

仍是记忆中的他的样子。

好像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

声线也不曾改变。

他说,“子休,你醒了。”

“我醒了吗?”

他问。

伸手接过他递来的药汤,闭上眼一口灌下去,又轻轻扬起嘴角对他笑起来。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苦。”

对方接过已空的药碗,“良药苦口。”

他依旧笑着,看他回转过身去忙碌的背影。

还是那么瘦削,好像他才是那个需要救治的病人,好像下一秒就会听到他粗糙的咳嗽声,有如房前许久没有打理的石阶旁长满的杂草。

倒是他从不许说那是杂草。

“也许有一天,它们会变成进入你肠胃的药汤。”

——那今天,我有没有喝下它们呢?

他笑出声音,对方并没有回过头来看他,只是那么静静地用背影听着,像以前一样。

“越人,我好像都能想象出你成为病人以后萎靡的样子,真狼狈呢。现在我都想要取笑你了。”

他拉开窗帘,外面的阳光一下子铺洒进来,坐在床上的他在刺痛感中眯起双眼。

世界被压缩成一条突然明亮的细线,又随着他缓缓睁开的双眼而扩大开。

对方还站在那里。

“那你尽管取笑吧。”

阳光在他的周身闪耀,勾勒出纤细的轮廓,让他觉得久违的温暖。

 

#2-往年

他想起那日的他与自己只隔了半寸,他笑嘻嘻地凑上前去,听对方突然沉下来的声音叫他“子休”。

——不论在已知的过去,还是在未知的未来。

都是世上最好听的声音。

他想起那日在自己的身边,每个夜晚的最后一抹月色,每个清晨的第一缕晨光,都是为他而作衬。

 

他想起那日的他在早上醒来,问重新走进房间的他。

“我的鼾声吵吗?”

对方笑起来,坐到他的对面,“不吵,你安静得过分。而且很好看。”

他至今记得清楚,那时将脸很深埋进他的颈窝时,好像把一辈子的温暖都聚在了这一处,心里像有箫声荡起,鼻息间的中药剂味里满是阳光溜进他的身体。

他却没有说出口,沉迷在与他的接触里,好像即使经过了夜晚,他仍没有清醒过来。

“你真是……硌得我脸疼。”

听到他的轻笑,他不抬起脸来看他,只是埋在颈窝里的脸上,浮现出他一定能感知到的笑意。

 

他想起那日的黄昏里,在棋盘前看他的身形由模糊变得清晰,口中是为患者太多耽误的时间而致歉。

他不满地垂下眼帘,望前一日留下的尚未理清的残局。

——我可不希望越人那么悉心地去照顾别人。

他放下包裹,取出一个明亮的圆珠放到棋盘正中。

好像能够清晰地听到他的心中所想,他一下子笑起来。

“遵命。”

是不是这时起,他再也走不出秦缓的棋局,让他每日都肆无忌惮地在梦中横行。

记忆中有一次问过,“越人,我好像走进了你的棋中了。”

那时的他轻阖着双目,听秦缓的声音从身边响起。

“我也是。”轻抚他的发丝,“但是子休的棋局,成为一子倒也是不错。”

 

他想起在他的后院。

 

看过春时花开叶茂,他采摘一片他所叫不上名字的草叶到他的鼻前。

他轻笑,“是越人的味道。”

仍记得那时对方的表情,温柔得像要溢出水来。

蝴蝶落在两人间的叶子上。

他说,“是子休。”

 

听到夏季蝉鸣,他小憩之后饮上一碗他特制的解暑汤,好像就能沿着脉管流遍身体。

他说,“像不笑的越人一样凉。”

仍记得那时的对方,伸手去下留落在他发间的叶子。

拿到他的眼前。

他说,“像子休。”

 

画过秋天里的红叶,在后院落一地的颜色。

他指着画布上的男子,“越人。”

仍记得那时的对方,取过他手中的笔,在画中添一熟睡的身形。

他贴近,“子休。”

 

至冬的落雪纷飞,后院被盖上了白。

他在记忆力搜寻,那个轻唤他“子休”的声音。

在每一个夜晚助他入眠,在每一个清晨引他出梦。

那声声句句或沉或浮或清晰或模糊的“子休”。

雪中的秦缓。

他努力搜寻着记忆,努力想象着被呼唤的情景。

是堆雪人的时候,高举起被冻红的手,笑起来声声叫他“越人”。

 

#3-经年

却迟迟没有回应。

记忆这是怎么了。

他抬起头来看着这个记忆中的对方。

而他只是走过来,伸出双臂轻轻拥住他。

听得他好听的声音,像有他之后的每个夜晚一般。

他唤他。

“子休。”

他说,“我会一直在这里。”

 

#4-归年

当光线再次从狭小的缝隙钻入,阳光重新进入他的视线。

他抬头望去。

没有人递上一碗药汤,没有那个忙碌的背影,没有轻柔的听多少遍也不会腻烦的“子休”。

只有空荡荡的房间里,他怔怔地愣在那里。

——是梦吗?

他张开口,好像声音不是由自己发出。

像瓷勺在碗内划了一圈发出声音。

“我醒了吗?”

 

#后记

他总是问人,“越人……秦缓他去哪了?”

得到的回答亦是不变的。他们说,“死了。“

死了多久?

不记得了。

我又睡了多久?

也是不记得了。

——也许,这才是梦吧。

 

#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拖了好久的药鱼终于码完了。是一个关于嗜睡症的鲲鲲的梦境、现实与回忆的故事。

学中医的真的对鹊鹊超级喜欢!

鲲鲲找鹊鹊.jpg,所以叫《寻》!

祝阅读愉快!


评论(17)
热度(35)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