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CM

久别

阴阳师手游

#书翁 与你

乙女向



#0

这世间所有的相遇啊,都是久别重逢。

 

 

#1

瘴气掩住的神社在蜿蜒山路的尽头,你用手背擦擦额头的汗。

走起路时脚下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他从一旁的树木林中走出来。

白色的长发映上落日的颜色,单边的镜片上沾了些灰,背后是略显笨重的书箱。

他有些不悦地拍掉袖上的叶子,已经脏了的部分不知要如何才能干净。

于是抬眼看到才走一半便累得不行的你。

你想,这是你们的相遇了。

 

你愣了一下,然后笑着挠了挠头。

“都说这神社厉害得很,没想到您还亲自来接我。”

他并不理会你,从面前走过时也不多看你一眼。

脚踩在树枝上发出咔嚓的断裂声,他穿过小路走向另一片树林。

你赶紧追上去。

“考神大人,请保佑我吧!”

他侧眼看你,语气中淡淡的嘲讽味道。

“那求你自己保佑吧。”

这考神说话的方式令你有些不满,但顾及到还有求于人,又不好直接表现出来,你调整语气。

“考神大人,什么意思呀?”

他挥挥手,又继续走着。

“用功读书,会保佑好自己的。”

你鼓起腮,向着他离开的方向吐吐舌头,一边在心里抱怨着这算什么考神。

 

 

#2

再次来到这山时,你已不是那个求天求地只为考得比上次好那么一点点、能换一句表扬的小孩子。

——却仍然信玄学信得要命。

甚至出门前,还在微博上发了一条状态。

“今天拍张玄学照片,等会水逆的姐妹们转起来!”

 

你看着瘴气中模糊的神社,抬起手来擦掉额头上的汗珠。

一瞬间有些恍惚,手顿在半空。

好像在记忆的某处,有一个小小的你,在这里做了同样一个动作。

而你们彼此无限重合。

错觉吧?

据说大脑皮层产生放电现象时,就会像现在这样,搞不清是记忆还是现状。

你拍拍脑袋,感慨着不多运动就是不行,大脑这么容易就累啦。

“嗯?”

台阶上传来柔和的男声,带着疑问的语气。

你抬起头来看他。

从雾中走出的男子背着笨重的书箱,清俊的脸上什么都没有写。

半边镜片反射出的光看起来甚至有点诡异。

他垂下眼来看你,却停住脚步不再靠近。

表情依旧有如山中清冷的风,开始挟些不屑。

好像在笑你登不上这小山,好像在无奈于你依旧是个听天作主的过于随意的人,好像在思考着如何驱逐出这个呆呆看着他的你。

于是又用他的方式问了一遍。

“嗯?”

你挠挠脑袋。

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尴尬的小动作,被他看到又收进心里。

他看着你,在心里默默笑起来。和多少年前到来这里时一样,把他误当作是住在这山中的考神,说些他不太爱听又有些好笑的话。

你以为他上扬的鼻音是发现了你的纠结,便老实巴交地回复了。

“我看您有些面熟。”

但究竟是哪里面熟呢,你说不上来。

倒是这好看的脸,若真是见到过,那也不该忘了在哪又是怎么遇的。

难不成,这是在梦中出现过的神仙?

你睁大了眼来看他一下,又缩回来,有些紧张地捂住嘴,开始默默猜测这该是个管什么的神仙。

“怎会不面熟呢。”

他从缥缈的瘴气中走出来,声音仿佛糅进这白蒙蒙的雾里。

“这世间所有的相遇,可都是久别重逢。”

嘴角隐约的笑意转瞬即逝。

声音并不弱,却亦不强硬,让你听得清楚明白却又好像一脚踩进了沼地里。

你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这么大的人了,可不能乱。

你看他垂下白发,发梢墨染。

书箱内的光亮幽幽。

你恍然大悟地敲敲脑袋。

“您是考神吧!”

他看着你自以为聪明得不行的样子,想起在多少年前那个攀到半山腰与他相遇的小孩子。

扯住他的袖子,满嘴都是考神大人,却完全不知道那份不信任与不满意早就暴露得完全。

他不说话。

“您说的久别重逢,是不是在千百年前,我还为您研过墨?”

你觉得自己的猜测靠谱得不得了,甚至想要鼓起掌来叫个好。

他看着你,语气无奈。

“我不是考神。”

你并不打算放过他,就像你已记不起的那年一样。

“那您是怎样的神明呢?”

他看你的脸满是诚意。

好像在某个轮回里,还真的有个为他研过墨的人。

 

 

#3-1

书童为你砚了多少年的墨,终于在那一天收拾好了行囊。

你看他由孩童至于成人,不及案高的个头长成将行的男儿。

不变的是那句先生,望你时眼里的虔诚。

你请他坐下,着手也为他研一次,当作是告别。

他看你推来抹去的徐缓动作,听你不自觉哀婉的叹息。

看砚下的浓色,听磨时细腻。

你说这年纪是天定的,走的便走吧,走不了的便走不了吧。

倒是希望在某一世,也该轮到你为他打个杂,像他被你收留时一般,在案边踮起脚来,问一句:

“先生,此字何解?”

 

#3-2

“先生,此字何解?”

你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来问道。

对着空荡的屋内,听得自己的余音。

这一世,你为他研了数载,却还是敌不过他的一句别离。

你说他无所不知,说他笔下生花。

他却道山川草木,道未曾行过的路。

你常仰望着他平静的面容,听他讲述他的先生。

奇怪的是,你所追随的这位先生,自相遇那天就未曾改变过。

一张清秀的脸上没有岁月,不轻易夸奖的口中倒是不少陈年往事。

你喜欢他喜欢不起来无知,看他看山看水看天上云之聚散。

却也只能对那在日出而去的背了书箱的剪影,挥一挥衣袖。

这一世啊,永不得知,他究竟是位怎样的神明。

 

 

#4

“那您是位怎样的神明呢?”

你仰起头来问他。

他看着你的脸,想起某个轮回里,小小的姑娘在案旁踮起脚尖,也是这样问他。

回答上来时,会看到满脸的崇拜,好像眼里布了星辰。

他放低了声音。

“我是路过这里的妖怪。”

你笑起来。

这位自称妖怪的神仙大人,虽然讲起话来有点冷,但一点都不可怕。

他没有长长的獠牙,没有血红色的双眸,没有锋利如刀的爪子。

“骗人!妖怪干嘛要路过这里?就不怕神社里的真神明把你给收了?”

他的眸子里映出你的样子。

想要对你笑,却又收了起来。

“我在这里等人。”

你问他,“等什么?”

像是想起了某一个你。

也许是年幼的,也许是苍老的,亦许是正当最好年纪的现在。

也许对未来充满着好奇,也许对以往载了不容更改的回忆,也许是刚刚挥别幼稚却还距离成熟差了那么一步的当下。

他柔和了声音。

“等一个久别重逢。”

你想了想,还是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那您还要等多久?”

你看到山中的瘴气浓了些许,浓到开始看不清楚近在眼前的他。

你眯起眼来,看他的样子渐渐消失在眼前却无能为力。

你向前追了几步,除了瘴气什么也找不到。

唯有通往山下的长阶明亮着,连泛了绿的边缘也一清二楚。

你听到他的声音,像冬日在炉旁吃了一口薄荷糖,像夏季咽下一口冰奶棒。

他说。

“已经等到了。”

 

 

#5

有力的“急急如律令”之后,符咒光亮褪去。

烟雾消散,男子从中走出来。

墨染了梢的雪色长发,笨重的书箱,并没什么表情的清俊的脸。

他垂下眼来看着你。

 

“你问我去过的最美的地方是哪里?”

你所不知的整齐书房,某山清水秀的小居,神隐的瘴气山林,还是……

记得或是不记得,总之是有你在的地方。

可能是大脑皮层放电产生的错觉吧,又也许是真的在某个轮回里听过。

你脑内响起那句好像在哪里听到过的话。

 

——这世间所有的相遇啊,都是久别重逢。

 

 

#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一个关于轮回的小小的蒙太奇故事。

感谢平安京,与大家相遇真是太好了。

以及,希望在漫长的岁月里永远善良。


【终于回归老本行了x

【喜欢的式神这么冷门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xx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