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是个菜狗
★不太会用lof,弧长

作梦

-1-

“您也迷路了吗?”

如果要找什么作为比喻,那么她的声线大概是风。轻盈的风。

“不是哦小姑娘,”他摸摸身旁在黑暗中隐隐发光的灯,“这是老朽的住处。迷路的倒是你。”

这风的温柔带来的春的气息让他感到久违的温暖,原本忽明忽暗的灯光似乎也会因此而亮了几分。

“啊啦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您。”

她身上的清香也如春,只可惜这阴冷的石洞内许是不会再有什么新鲜的期待了。

“不碍事,不碍事。”

忽闪的暗光里,他看着她年轻的面孔,是自由的没有忧愁。而这个终日与蛊虫为伴的自己却也并没有资格谈及什么久违的缅怀。

“谢谢您。”

她扬起的嘴角在灯光里温暖得刚好,有那么一瞬间想把她也收进这饲养的牢笼,由她来散尽这一切的阴晦。

哎呀哎呀,不行不行,这可真丢人。

“睡一觉吧小姑娘,伤势好些再上路。”

他灭了身旁的灯,寂静里也无蛊虫的窸窣。

“晚安。”

哎呀哎呀,可莫要与这般年轻的小妖当了真。

这石洞里,他当是最为清楚的。

怎会有春呢。

 

-2-

“您一个人住在这里,不会寂寞吗?”

如约而至。

“有我的这些小可爱们陪伴怎么会寂寞呢,”他笑起来,轻轻晃晃手中的灯,蛊虫窸窸窣窣地来回爬动,灯光再次忽闪了起来,在壁上映成不稳定的光和影,乱得厉害的图案无法辨认。

糟糕,万一吓到她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啊呀,是虫子,”她竟然凑过了脸去,“我小时候会不会也是这个样子。”

“当然不是,这是蛊虫,会吃人的,”他看着凑过来的她,轻轻笑起来,却也不自觉地轻眯起了眼,“小姑娘,你不害怕吗?”

她没有说话,依旧盯着灯内的蛊虫,抿起嘴唇,也闭上了双眼,轻轻地哼起糯软的调子。

若是她的每一声曲调会唤醒一朵花开……

若是每触动他一寸便会温暖一分……

那这石洞兴许早已成花园,只恨盛不下那必将溢出的温暖。

他甚至有些怀念起记忆中那些名为春的季节。

是蛊虫悄悄爬进老朽的胸膛里了吗,这可真是大事不好。

甚至也想为她独制一盏明灯,指引这迷路的引路人回来到这光里,吟唱时愿她也会奏起那腰间的铃鼓。

 

-3-

“您真是个温柔的人。”

对他短暂的照顾表示感谢。

她在原地转了个圈,裙摆扬起,在空间里划出刚好的弧度。

动起来时有悦耳的铃声,好像要带他进入更深一层的梦境。

“老朽不过是与虫为伴的饲蛊人罢了。”

而此处,分明已是梦,又能被带去何处呢。

“如果早点遇见您,比如……”她思考起来,却也不知该怎么找出适当的形容,“在幼虫的时候,或者还是茧的时候,藏在您的梦里。那会是多久之前呢……”

他嘻嘻嘻地笑起来。

而后却又担忧会被她嫌弃起这般反人常态的自己,只得突然间不再作声。

老朽……

又何尝不是呢。

 

-4-

“兴许……会为老朽的蛊虫所噬,”他咳了一声,起身也举起了一旁的灯,“年轻的姑娘,既然伤势已愈,不如早日上路,未来还有许多的可爱等你探及。”

“感谢您,”她好像想了想,拍拍裙子点点头,却又想起了什么般看着他,“外面的世界,真的会如您和姐姐们所说,那般美好吗?”

壁上的光影扑朔,其中有他的影子,也有蛊虫爬过的痕迹。

他又嘻嘻嘻地笑起来,没有给出回答。

“出发吧,小姑娘。”

为她提灯到洞口,再远的距离已是不适合。

扑朔的翅膀即将出发,万盏飞花尚不及她临别时的一瞬回眸。

哎呀哎呀,这可真丢人。

倒是所能记忆的过去与所能料想的以后,怕是再没有这般丢人的时刻了。

“那么,再见啦。”

那不妨,再许老朽多望她几眼吧。

这灯里的光微弱得很,自然比不及外头世界璀璨的亿万分之一。

她终于模糊在了光芒里。

轻盈也好,糯软也罢,耳畔再无铃音。

“嗯,再见啦,小姑娘。”

提灯终于被熄灭,嘻嘻嘻的笑声渐渐隐匿在了石洞内。

哎呀哎呀,老朽的光呢?

 

-5-

早知她为引梦人

日日他人门前过,却不知是如此温柔的风声。

 

兴许确是这风,吹走了那年于洞口呵护的幼茧。

也是这风,赠予他一夜轻盈,夜夜如蛊的暗香。

 

却是老朽这灯太狭太窄太暗太秽,容不下翩跹的精灵,也许不来一个完美的第五季予你。

误入老朽梦中的蝶精。

若能归来,能否再为老朽舞一曲梦。

 

罢了罢了。

确不如,

且当作是老朽的一场梦已。

 

 

—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首先这不是错别字呀,是当作梦的作梦233。

两个人就像光和影,就这样相遇啦。

小蝴蝶[就像传记里说的]放下那些恐惧的影,出发寻找光啦。

而巫蛊师也挥别了小蝴蝶这光,继续自己像影一样的生活。

 

喜欢小蝴蝶,去看了一下以前的剧情。

[原设]蝴蝶精是梦境的引路人,

那么梦里的蝴蝶精是真的蝴蝶精还是梦到的蝴蝶精呢?

[原设]巫蛊师寄住在别人的梦里,

那么他们相遇在谁的梦里?又要怎么才能在现实的世界与蝴蝶精相遇呢?

[本文背景]误入了巫蛊师的梦。

那么醒来以后的巫蛊师是活在现实里还是别人的梦境里?那个人又会不会梦到巫蛊师的梦?当那个人的梦不见了,蝴蝶精又要怎么在千千万万的梦里找到巫蛊师所寄住的梦?

 

啊啊,昨晚想到这里就睡不着觉,坐起来码了这篇有点乱糟糟的文,写不来那种感觉就当是神经质好了。

 

最后,感谢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27)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