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名是昵称,叫勺子
☆站名是身高
★写同人的
☆是个菜狗
★不太会用lof,弧长

路过

  • 社团作业-三月






各走各,寸相隔。

 

 

-

 

 

那是二小姐送的烟斗。

他在院里的晨雾中深吸了一口,望那已落的樱树。

“老爷,天凉了,披上外套罢。”

他没有应声。

抬头看墙外雾蒙蒙的天,似乎是要穿透墙壁去往对面的李家宅。

我将外套放他身后。

他吐出烟圈来,融进雾里,消散了去。

他站起身来。

我端起石桌上的凉茶跟上。

他又路过我眼前,走他的路,却只有寸寸相隔。

 

 

-

 

 

那是二小姐丢的手帕。

他亲手洗后挂在树旁。吸一口烟,向反方向吐出烟圈。

薄薄的丝帕,隔在我们之间,却厚得令我看不清他,也厚得令他看不到我。

他又路过我眼前。走他的路,却只有寸寸相隔。

 

 

-

 

 

“老爷,天黑了,回屋歇息罢。”

他手捻着丝帕一角,相互摩擦。

细微的沙沙声在空气里传入耳中。

他深吸一口气,难得没有烟的缭绕。

面对的方向,仍是对面的李家宅。

他又路过我眼前。走他的路,却只有寸寸相隔。

 

 

-

 

 

那是二小姐给的玉镯。

他用矮平的匣子封起,装进贴身的口袋,藏起了原本发亮的青葱色。

“老爷,饭点了,用餐罢。”

他将手掌停在胸口,轻阖上双眼。

院内鸟鸣断断续续,他的颜也难得地放平静。

他又路过我眼前。走他的路,却只有寸寸相隔。

 

 

-

 

那是二小姐的父亲。

那些气势汹汹的对话在二人之间擦出火花。

李家宅的大当家,在它们所在的那个黑暗的世界里无人不知。老爷初入那个世界也势必造成了影响。

那人眼神锐利如鹰,二十年前兴许也如今日的老爷般雄霸。

“老爷,请用茶。”

青瓷茶托与红木桌面相触时发出咯噔的声音,我退下身去。

来人抬眼一看,仅是一瞥,竟站起了身。

 

-

 

离开宅之日,老爷在房内静思。

其中一定又是烟雾缭绕,若不为他通风,那喉下的气管之病又会不定地发作。

可怜这一走,便无法为他做些什么。

听李家人的催促,我将步子从他门前移走。

有踩在基石上的声音。

若他开门,只能见着一树粉白的樱,在对面二小姐的府邸前开得正盛。

而院里空无一人。

我又路过他眼前。走我的路,却只有寸寸相隔。

 

 

-

 

 

那是二小姐的样子。

明白了大当家领我进李家的原因。

从此蒙上一层薄纱,是与老爷院内的樱相同的颜色。

在房间外的隔断上,抬头便能看到老爷院里的樱树。

在四月天里将要落尽,怪北方春天晚又短。

李家宅比原来的住处热闹得多,可惜我从不明白他们在谈些什么,也无从而知。

老爷此刻也在看着这个方向吗。

天凉下来,谁来为他泡梅子茶呢。

他未路过我眼前。走各自的路,却远不止寸寸相隔。

那是我的新名字。

它们叫我二小姐。


评论
热度(1)
©168CM | Powered by LOFTER